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戈兰高地离战火并不远

2006年08月10日 10:50
来源:环球时报


三月二十一日是母亲节,一些叙利亚大学生在戈兰高地
为他们生活在以色列占领区的母亲送去祝愿。

黎以激战之际,本报记者踏上这片特殊的土地

戈兰高地在国际新闻报道中出现的频率,远远高出许多国家的首都和名城。这里本是叙利亚防御以色列的天然屏障,却在一次战争中被以色列夺取,至今没有归还,并成为叙以和谈甚至中东和平进程最大的障碍之一。就在黎以冲突愈演愈烈,世人纷纷猜测叙利亚是否会卷入这场战争之际,《环球时报》记者踏上了这片特殊的土地。

需要特别通行证才能进入

出了大马士革城,往西南方向开车67公里,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就到了戈兰高地山脚下的库奈特拉城。这座小城在1967年6月被以军占领,1974年又重新回到叙利亚的怀抱。离库城越近,来往车辆就越少,原来,只有当地居民持居住证件和有军方发的特别通行证的车辆才能到这片戈兰高地来。据说,这样做,一是防止以色列的间谍混入,二是避免有恐怖分子企图从这里发动对以色列的袭击。

记者特意看了看这次通过中国使馆帮助办理的“路条”,它由叙军队外事部门签发,上面写明了参观人数、姓名、看什么地方、参观日期和车牌号码等。

对中东形势稍微有点了解的人都不难理解戈兰高地对于叙利亚人意味着什么。这是一片狭长的山地,南北长60余公里,中间最宽约20公里,面积为1150平方公里。其中绝大多数是可耕地和牧场,土地肥沃。由于海拔平均在900米左右,当地的气候比大马士革要凉爽一些。戈兰高地横跨在叙利亚和以色列之间,居高临下,可以俯视大马士革,战略地位之重要可想而知。

在阿拉伯语里,戈兰(Golan)的意思是尘土飞扬的土地。事实上,这里的水资源非常丰富。它被称为中东地区的“水塔”,供应以色列40%用水的太巴列湖水源需要它的滋养。这在水比油贵的中东地区意义非同寻常。

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曾担心叙利亚和约旦会改变约旦河上游的流向,切断以色列水源,于是用武力控制了戈兰高地和约旦河整个河道。

1973年中东十月战争中,叙利亚武装部队曾攻占了包括谢赫山在内的一些以色列阵地,并挺进到库奈特拉城下,解放了城周围的一些村庄,但没有实现完全收复高地的愿望。有统计说,战前当地曾有40万人口,但如今只有1万多人生活在这里。以色列目前占领着戈兰高地上千平方公里的土地,在那儿生活的叙利亚公民约有2万人。是否归还戈兰高地一直是以色列内部争论的焦点,不少以色列人担心如果放弃戈兰高地,会使以北部很容易遭到叙利亚的袭击。

像是一个战争博物馆

进入库奈特拉城后,叙军方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陪同兼“导游”,小伙子名叫马克西姆,一路上给我们讲了很多历史和当地的情况。进城后,我们看到了叙利亚前总统阿萨德的雕像和宣传画,还有的写着“阿拉伯民族团结是永久的使命”、“阿萨德是我们的领袖”等标语。

汽车行驶在一条不太宽的公路上,两旁是一座连着一座倒塌的房屋和建筑。马克西姆说,这条公路是战后修建的,两边被炸毁的房屋都保留着32年前的样子。1974年6月,叙以两国经过近半年的艰苦谈判后,以色列军撤出库奈特拉城,把该城的行政管理权交还给叙方。以军撤出时,把当时城市中的4180所房屋摧毁了4088所。在库奈特拉市中心是一座教堂,走入教堂里面,看到的是满地散落的砖片和墙壁上火烧过后留下的焦痕。

马克西姆带我们来到原库奈特拉市医院——戈兰医院,医院和炸毁的民房、电影院等成了叙利亚政府揭露以军侵略历史教育本国年轻人、让外国友人参观争取同情和支持的重要项目。我们的司机说,1973年战争时,他只有12岁,对战争有依稀的印象。1978年,他第一次来戈兰高地的时候就是学校组织的爱国主义教育活动。

戈兰医院的大门上挂着一块蓝色的牌子,上面用阿拉伯文和英文写着:“犹太人摧毁了医院,并把它用作射击和训练的场所。”这是一座3层建筑,曾是当地最大的一所医院,但如今像一座废弃的老城堡,见证着历史。医院外墙和内部的墙壁上留下了很多弹孔和一些参观者写的感言。医院的楼梯依稀可见是用白色大理石铺的。马克西姆说,参观者只能沿楼梯上下参观,楼道两侧的房子有的是叙士兵值班的住所,不允许参观。

以色列占领山头的雷达和监视站清晰可见

从戈兰医院顶部向南眺望,可以清晰地看见被以色列占领的阿布·纳达山头的雷达装置和监视站、蜿蜒在山间的路和路上跑的车。山脚下,犹太人定居点的庄稼地绿油油的,以色列在这儿修建了不少农庄,酿制以色列最著名的葡萄酒。

一道长长的铁丝网成了叙以新的边界,一边是叙利亚所称的被占领土,一边是叙利亚的库奈特拉城。据介绍,以色列实际占领的一边埋了很多地雷。

由于受到黎以冲突的影响,我们没有能去看被破坏的库城电影院。马克西姆指着一座建筑说,过了叙利亚的边防哨,就是联合国维和部队的营地,再过去就是以色列占领区了,但是,一般人是不可能从这个地方进入以色列的。

我们随后来到了烈士陵园。大约1000座烈士墓碑分布在一座高耸的纪念碑两侧,静静地竖立在苍松翠柏之中,墓碑有的是穆斯林式样的,有的上面还竖着十字架。两侧墓地各有一块大方碑,上面写着:“纪念那些在1973年十月解放战争中的烈士们”。据说,当年在中东战争中,很多叙利亚的战士在牺牲的一刻会高声呼喊“为阿萨德而死”。为了纪念这些烈士,1974年在收复了部分戈兰高地后,阿萨德总统亲自到库奈特拉城升起叙利亚国旗。

当地人还在盖新房子

烈士陵园对面,是一个果树园,里面种满了各国政要来戈兰高地参观时栽下的果树,其中大部分都是象征和平的橄榄树和苹果树。马克西姆特意把我们引到时任中国外长钱琪琛种的果树前拍照,这是一棵长得十分结实的橄榄树,树旁的牌子上写着:“中叙友谊树”。

驶离库奈特拉城区,我们的车又向西驶去,准备去看当地用来灌溉的人工湖。沿途看到一些小房子和用大石头块垒成的院子,有一些穿着大袍子的妇女忙着家务活。在不远处的山头上有一排大风车,马克西姆说,那是以色列搞的风力发电设备。这让记者想起,一位从叙利亚和以色列两侧参观过戈兰高地的朋友的介绍,他讲到以色列这一边,戈兰高地建设得非常快,而叙利亚这边则更多的保留着历史的原貌。

不过,当地人还是在不断建设着自己的家园。在名为“鱼湖”的人工湖岸边,几个当地人正在盖新房子。他们告诉记者:“这里的生活没有问题,比较安全。以色列和黎巴嫩打起来后,我们曾担心这里也会受到攻击,幸好没有。”他们告诉记者,很多人还经常回忆起戈兰高地被占领的那段历史,有的亲人至今失踪,不知死活。

尽管在“鱼湖”岸边的大牌子上写着“禁止钓鱼和游泳”,但还是有四五个人在湖边悠闲地钓着鱼。人工湖虽然不大,但景色优美,把戈兰高地这片红土地点缀得非常宁静,让人几乎忘记了这里曾经发生过数场惨烈的战争……

战火其实离得很近

已经延续了20多天的黎以战火让记者在戈兰高地上看到的宁静场面显得非常珍贵。8月4日,以色列飞机空袭黎巴嫩与叙利亚交界的贝卡谷地北部的一个村庄,造成33人死亡,12人受伤,其中有26人是在那里打工的叙利亚平民,当时他们都在吃午饭。

6日晚,我们又到了曾经入境黎巴嫩的“杰迪德——马斯纳阿”关口附近,随行的叙利亚司机阿德南说,这个关口已经关闭,以色列这几天3次空袭这个关口黎巴嫩一侧的道路,当地人填了3次,但还是被以军炸毁。叙利亚过来的车都无法直接通过,乘客只能下车,徒步走过被炸路段,再搭乘黎巴嫩的车往贝鲁特走。

在叙利亚,这场战争带来的巨大影响随处可见。8月4日,记者刚走出航空公司办事处的大门,就看到有1000多名示威游行的叙利亚人从门前走过,他们举着各种声援黎巴嫩和巴勒斯坦人民、谴责以色列、要求停火的标语牌,高喊着口号:“黎巴嫩胜利,黎巴嫩胜利!打倒美国,打倒美国!”

一位年纪约40岁的出租车司机告诉我们,他只能上午10时出车,因为早上还要服3个小时的兵役,据了解,他是参加预备役的训练。 (本报赴叙利亚特派记者 谷棣)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