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台湾一周重点:为避抗议人群 国民党全代会改在中山楼

2013年09月30日 13:44
来源:凤凰卫视

'正在加载中...'

凤凰卫视9月28日《台湾一周重点》,以下为文字实录:

黄家腾:欢迎收看台湾一周重点,我是黄家腾,这礼拜台湾发生哪些大小事,先带大家快速浏览。

解说:马王政争持续延烧,检查总长黄世铭坦诚,两度就关说案向领导人马英九报告,引发政坛哗然,马英九本周前往民进党执政的云林县视察,遭到上百名绿营民众抗议,甚至有人丢鞋泄愤,场面相当混乱。

台湾军方为了强化海上侦搜战力,提高反潜作战效能,2001年通过采购计划向美国购买12架P3C反潜机,首架P3C在本周抵达台湾屏东空军基地,其余11架预计在2015年会陆续完成交机,成为台湾空军新战力。

明年台北市长选举,选情渐趋白热化,国民党内以荣誉主席连战的长子连胜文呼声最高,民进党方面被称为扁家御用律师的顾立雄宣布代表绿营角逐台北市长,另外长期呼吁马政府释放陈水扁的台大医师柯文哲也表示正积极备战。

台湾行政院主计总处本周公布8月份的人力资源统计,受到应届毕业生投入职场影响,失业率上升到4.33%,8月失业人数有49万多人,同时另外一项统计数据显示,台湾30到40岁青少年去年平均年所得水准倒退16年。

熊猫宝宝圆仔出生两个多月,天天吃好睡好,体重已经突破5公斤,成长状况相当不错,近日开始练习爬行,除了越来越活泼好动,圆仔也长出牙齿,很爱咬东西,预计明年初可以公开露面。

黄家腾:回到节目现场,现在介绍两位来宾,第一位是大家都很熟悉的资深媒体人陈凤馨,风馨姐。

陈凤馨:家腾好,大家好。

黄家腾:第二位是熟面孔,张友骅,友骅哥。

张友骅:主持人好,各位观众大家好。

黄家腾:欢迎两位,这部分来聊聊马王政争引发的人民怒火是越烧越旺,据传国民党主席马英九打算要把国民党的全代会移到阳明山的中山楼来举办,为什么选在中山楼,马英九又有什么样的想法,先来看我们的报道。

马英九:请誓,宣誓人马英九。

解说:国民党原本预定九月二十九号举行第十九次全代会,但就在全党上下忙着筹备工作时,党内高层却毫无预警,在开会前五天宣布原订举行全代会的地点时间全部取消,重新计议,这个史无前例的决定不仅震惊党内,更引起政坛侧目。

曾永权(国民党秘书长):经警方建议,基于社区秩序的安宁及民众安全的权益,决定将全代会延期举行。

解说:国民党秘书长曾永权把话说得明白,就是因为当天有许多团体要上街游行抗议马英九,甚至要包围全代会现场,警方估计最少会涌入上万人,担心有人趁乱制造冲突,只好另寻地点,但延期消息一传出,原订当天要举行九二九包围马英九活动的民间团体相当不满。

吴永毅(929社运连线联盟联络人):马英九,有种别落跑,你勇敢地出来面对我们,不要改时间地点,你就九二九在这里好好地面对我们,如果你落跑到十月二十六号,我们照样会去包围,好,我们就会改成一0二六万人威胁国民党。

视频片段:换掉,换掉,阿九把他换掉。

解说:有的团体扬言,不论马英九躲到哪里,一定如影随形,但也有团体不改初衷,仍要在当天走上街头,要让执政的国民党看到人民的愤怒。

嘉宾:我们活动绝对不延期,不会因为国民党而有所改变,因为国民党的家务事情不是我们要管的,我们要管的是全体老百姓的事情。

葛树人(929怒吼马英九活动发起人):如果是因为公民的力量要让它改变的话,我觉得应该直接换掉党主席。

解说:国民党史上头一次考量游行可能带来冲突,宣布全代会延期,但地点要选在哪众说纷纭,据说最有可能的地点就是台北市知名的观光景点,阳明山上的中山楼,中山楼是在1965年蒋介石执政时兴建,当年国民党许多会议都在此召开,国民党高层属意的原因是看上中山楼的地形,三面环山,入口处只要稍加布置就易守难攻,抗议团体只能望楼兴叹,就算真有民众闯入外围警备,也还得走上两公里的山路,而且阳明山是观光景点,不能够申请路权,若有抗议团体集结,将会面临非法的指控,另外阳明山属于郊区,交通不便,也能够一定程度降低抗议人数,国民党机关算尽,以为躲到山区开会就能万无一失,但没想到引起舆论嘲笑,马英九只想逃避民众,不敢面对问题,国民党赶紧澄清,全代会的地点和时间都还没有确定,就怕被说成是鸵鸟心态。

黄家腾:这个东西应该说国民党当然是要否认到底,因为这个脸实在丢大了,作为一个执政党竟然被人民给逼到山上去,这部分我要请教一下凤馨姐,您怎么来看这个事情?虽然国民党说或者马英九并没有做这样的决定要把全代会移到阳明山上去举行,但事实上这个消息我们在刚刚追的时候的确是来自于国民党,国民党确实有做出这样的建议或者是这样的决定出来,现在收回去了,您怎么来看这个事情?

陈凤馨:我当然相信原始的建议也许是来自于安全单位,因为原本所希望开会的那一个地点他位于台北市最闹区,而且这个国父纪念馆如果大家曾经来过台湾看过这个国父纪念馆的话,就会非常了解,他几个大门通通都是对外完全开放的,而且围墙其实是蛮低矮的,同时他整个的建筑物四面八方通通都有门,所以其实就安全来看的话,他在安全的整个的处理还有安全的防备上面确实困难都是相对比较高的。

但是这里面其实也反映出来,现在从马英九一直到国民党,在处理所有事情的时候的慌乱没有准备以及没有设想到所有的局面,那么国民党其实这一次的全代会他的议题其实是简单的,尽管有很多人讲说可能有什么几个大家族要一起要求说明年的七合一选举如果国民党选出的话,马英九就必须要负责必须辞掉党主席的职务,而坦白讲,其实如果说真的明年的七合一大选是失败的话,那么那个时候再来要求马英九负责,那整个舆论都是会逼着马英九来请辞,更不需要在这个时候就立即的集结,好像你希望在明年的七合一的选举会选输一样,不要忘了,事实上这几大家族里头也有很多他们亲近的人士和他们自己的人马,都要参与明年的七合一选举。

所以那个推测其实是有点过度的推测,但是无论如何,在国民党史上第一次出现了延期改地点这样子的决定,凸显出现在马英九不只是声望低落,更重要的是他在处理很多的政治决策的时候,越来越倾向于单线、威权、直接而没有办法听进任何的声音,因此当安全单位提出这样子的事情,那么我想马英九在这件事情上面也许还没有真正很认真的思考过,可是所有人就开始直线思考,安全既然有困难,对,现在正好是在新闻热头上,所以干脆就撤掉算了,刚刚所提到的这几批社运人士,坦白说有一批虽然是来自于官场工人阵线,但他们过去来看,有一些稍微激烈但从来没有危害他人身体安全,你就安全的角度来看,他们其实并不具有真正的威胁性,另外一批当然从媒体界出身的一些人,他们的动机如何外界还有很多的揣测,所以就因为这样子,让外界不觉得特别有威胁的团体,然后就立刻的退缩,我觉得马英九现在恐怕他最严重的问题就是他怎么样才能够定下心来想清楚他面对的敌人其实是他自己。

黄家腾:不过凤馨姐,从您的讲法来看,可以看的出来,他这一次的决定,而且是开会前的5天前突然宣布要延期换地点,可以想见他应该不是防自己家务事,是防外人,就您刚才说的抗议团体,是为了所谓的呛马活动去延期,他也说了,因为担心公众利益受到损害,因此一个负责任的政党要做负责任的事情,换地方。

陈凤馨:这样子很像的感觉。

黄家腾:讲到彻守两个字问一下同时也是军事专家的友骅哥,我们媒体在看这件事情的时候,也到中山楼去,我们用了彻守两个字,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把他当做是个军事要塞来看,因为那个地方媒体用了几个字叫做易守难攻,以你军事的角度来看,这个地方是不是真的像媒体所讲的这么难攻进去,所以马英九在里面开会可以很安心又听不到民众的抗议声?

张友骅:各位要知道整个中山楼它的地形,它是四面环山,只有一条小路通往仰德大道,当然要进入中山楼大概也有四条路,一条是羊头公路,羊头公路是从后面这样子转上来,还有一个叫战备道路叫做羊筋(音)道路,羊筋道路通中山楼后面有一条小的战备道,但是那个地方只要派十个人你就进不来了,通通是羊肠小径,那个是叫撤退路线,就是战备道,前面就是仰德大道,仰德大道到中山楼大概1.8公里,你走路的话假如走路的话我们一公里算12分钟好了,1.8公里也要20分钟,那20分钟的话,你不可能散步进去,他外面一卡里面一卡的话,外面人进不来,里面那些党代表根本出不去,所以他只要在中间1.8公里的地方处处设防,但是还有一条小道,大家是忽略了,从故宫旁边也有一条羊肠小径,也可以通到那个地方,但是那个只要在山下你派适当的人,差不多20个人,你放在那边,他就根本进不来。

所以那个地方叫做固若金汤,这个地方是谁选的,是蒋介石选的,当时很多建筑师都劝他,他说我有个火山口,又有硫磺坑,这个地方非常不适合建筑,因为硫磺对建筑的主体的摧残是非常的厉害的,但是蒋介石为什么非要建这个,就是第一个军事方面的需求,那个时候中国大陆已经发展出原子弹了,1984年原子弹,他认为说如果在台北市那个时候只有中山堂在开国民大会,那个地方容易成为一个轰炸的目标,这是第一个,第二个,他怕我开全会党国大佬都在,那上面万一有人投炸弹下来怎么办,所以他又决心迁建中山楼,以庆祝孙中山百年诞辰的名义去做了一个中山楼,他果然从空照图上面,他只能够照到一半,他空照图上面只能够,各位看,全部都是绿色墙瓦,因为从空照图上面看你是绿油油的一片。

黄家腾:对,过去的在台湾他所盖的宫廷都是绿的。

张友骅:都是绿的。

黄家腾:就是为了要防空袭。

张友骅:防空袭或者防导弹攻击,所以蒋介石盖那个中山楼除了他个人因素以外,那更重要安全因素还有一个,对于这些党代表比较容易控制,就怕你们串联,所以像当年蒋介石蒋经国,只要这些党代表开会,文化大学、格致国中还有一个阳明山的一座小学,三个地方都是有宪兵把手,你们党代表就在里面,然后你们也不能互相串联,这个时候除了安全理由,他也怕这些党代表或者党国元老造他的反,所以他才选择盖了这个中山楼。

黄家腾:所以要开会之前,先把他们赶进去住。

张友骅:一个礼拜,一个礼拜前学生就要把那个区域给腾空,让这些党代表住。

陈凤馨:刚刚友骅所提到的不管是文化大学那几学校都是距离中山楼最近最近的三所学校,除此之外也就没有了,所以等于是把这个大楼这栋楼附近,而且其实距离都还蛮远了,因为不要忘了,中山楼的建筑物主体要走到大门,因为以前国民大会在那边开会的我去采访过,我有一次真的是用走路的,我真的走了将近半个小时才从那个建筑物一直走到门口,你要走到门口之后才是一般阳明山正常的仰德大道。

我们虽然讲仰德大道,事实上仰德大道他也并不宽,他也不过就是两线道,所以来往的车辆也不太可能太多,所以第一要上山本身就困难了,因为他不但是位处郊区,而且他的车道并不是很宽,你就算要用游览车载运人士往山上走的话,那你光是停车都有很大的困难,但是你真的到了门口之后,要到里面的建筑物,友骅刚刚很清楚知道那附近还有三条羊肠小径,可是这三条羊肠小径非常窄小,很容易守,距离主体建筑更远,所以你就算从大门进去也至少要走25分钟到30分钟的路程,其实是要走蛮远的,而且还有很多爬坡的路。最重要的是,我们刚才拍的是建筑物,其实曾经进过里面就知道,他里面有很大的腹地是可以安排军队进驻的。

黄家腾:其实国民党在哪边召开党代表大会是他们的家务事,但台湾的媒体很介意的一点是,中山楼这个地方,我们看到在标题上面写着,见证了半世纪的权斗竟技场,指的是中山楼内有许多国民党内斗的历史,下一节我们就带你来看一看蒋介石时代的中山楼,当年中山楼可以说是蒋家威权的象征,半世纪以来,中山楼见证了国民党新风细雨的斗争史,国民党要成为中山楼也勾起了威权复辟的想象。

欢迎回到台湾一周重点,传出国民党有意要把全代会回到阳明山上的中山楼来举办,为什么中山楼会被视为威权的象征,这中间又有哪些(00:15:43),先透过影片带您一起来看。

解说:1965年十一月,一栋以纪念孙中山百年诞辰为名的中山楼正式启用,这栋紧邻草山行馆的大楼原本是为了替蒋介石祝寿而盖的。

狄德荫(时任中山楼馆长):1959年,那时候国防研究院一个研究员毕业生叫黄仁霖上将,他们一班几个将领他们计划要合赠就是当时兼国防研究院院长的蒋介石总统一个寿礼,一个房子,那当时他就准备,当时命名就是叫松寿楼,松寿楼,那最后他把这个他同时也请了修泽兰建筑师给他设计两层楼,那之后蒋介石总统就召见她,召见修泽兰,就跟她讲,他说我不要房子,我希望就是说这个房子就是希望就是能盖一个八百人开会的房子就可以,同时我要把这个不要叫松寿楼,叫中山楼。

解说:最后蒋介石决定,由政府出钱在阳明山盖这栋大楼,启用后的第一个活动就是陆海空暨政战四所军校联合毕业典礼,从此以后,国民党中常会都在一楼的大礼堂举行,进出中山楼的皆是党政军高层,但鲜有人知道,中山楼的二楼别有洞天。

邱玲慧(中山楼文史工作者):二楼主要的规划就是蒋先生跟夫人的起居室,蒋先生跟夫人起居室的西侧设计了一间兵棋推演室,里面于西元1970年的时候现地制作了四座大的兵棋模型以及两面大型的地图墙,当年只有重要的将领才可以进入到兵棋推演室跟蒋先生去做军事的报告。

解说:除了开会办公之外,蒋介石夫妇起居室里的摆设都仿造士林官邸,只有一个特殊设计是宋美龄的主意。

邱玲慧:在二楼蒋先生跟夫人起居室可以发现他的卫浴间竟然是设计在房与房中间,这是非常特别的,当年建筑师修泽兰女士也非常也蛮有疑问的,为什么夫人跟蒋先生要把卫浴间设置在房与房之间,其实一直到她后来去参观过凡尔赛宫之后,她才恍然大悟。

黄家腾:说起来这个中山楼如果说是蒋家的权利核心,蒋家政权的权利核心,我想这并不为过,请教友骅哥,你对中山楼也非常了解,我们看一个很有趣的事,我以前一直以为中山楼是一个开就是当年的国民大会或者是国民党开全会的地方,二楼原来还有玄机在,他是一个军事要地。

张友骅:过去中山楼的前身叫做国防研究院,国防研究院实际上负责院务推动的叫张徐云(音),而后就改成了刘安奇(音),他们就是一个做过国民党的秘书长,一个是做过国民党的陆军总司令,那换句话说,所有党政要员只要进到这个地方,联合作战我们简称叫做联战一期,联战二期,联合作战的联战。

他总共创办了12期,这12期包含李国鼎包含孙运璿,连李登辉都不在里面,就是说那些是我国民党我需要培植我通通都把他放在这个地方,放在这个地方就教他们两个,第一个一般的叫军事尝试,任何的施政你要配合军事,然后第二个他要教他们的就是说如何去了解权利中心的运作,所以中山楼的历史对国民党来讲你尤其对蒋家来讲,应该是他一个权利的中心,然后我们再到二楼去看,他很多的兵棋室,那个兵棋室就是刘安奇他们那个时代留下来的产物。

黄家腾:是为了反攻大陆用的吗?

张友骅:除了反攻大陆,你仔细去看那个兵棋室,我们参观过,就是说中国大陆在福建正对面所有的兵站,所有的机场,所有的铁路火车站,就是铁路运输枢纽,那更重要的军医院的仓库,军医院或者后勤的仓库或者部队驻扎的地方,二楼上面都有小小的用绿颜色的东西插在那个地方,然后上面都有不同的数码,你把数码给解读以后你才恍然大悟,这原来是厦门医院,这原来是厦门大学,这个原来是鹰厦铁路等等的一些,都是那个时候建立的。

黄家腾:为什么那个地方要这么详细的资讯跟咨要在那个地方?

张友骅:因为他要反攻大陆,反攻大陆那个三峡作业是被美国知道了以后蒋介石就把他迁到中山了,毕竟你美国人是不能自由进出这块绿颜色的,上面一点一点,这个就是兵棋推演室,所以他是按照真实的比例尺做的,从这一点我们可以看的出来,中山楼的兴废其实跟蒋家的命运甚至于国民党的命运是息息相关的。

黄家腾:我们也看一下,我们刚刚聊到的是军事方面的东西,但在政治上面,在中山楼里面也发生过很多国民党内的内斗,我们来看一下,中山楼被称之为是国民党的权斗的竟技场,在1988年的时候,蒋经国逝世,李登辉要接党主席受阻,受谁阻啊?宋美龄,当时是阻止他接党主席的,但是显然是失败,7月份的时候爆发的所谓主流跟非主流之争,李登辉当选党主席,1990年,二月政争,当时的台湾领导人选引发争议,主流派胜出,这主流派是谁呢,就是李登辉跟宋楚瑜,1993年1月份,国大代表要求当时的行政院长郝柏村下台,郝柏村是被迫下台了,这部分要请教凤馨姐,您当时也参与过那段时间。

陈凤馨:说自己有参与这段历史,突然就把自己年龄给泄露出来了。

黄家腾:真的,80后应该都没有听过中山楼这三个字。

陈凤馨:先讲一下中山楼是逐步逐步的退去他党政军的色彩,比如说刚刚讲的军事色彩是最早退出的,然后接下来是把党的色彩退出,大概一直到1992、1993年之后,才把整个党的色彩给退出去之后,国民党的全代会就移到山下来举行,就没有在山上去举行了,接下来把国民大会虚级化了之后,再把政的这个色彩再把它给去除掉,他接着才有机会可以真正的对外完全的开放。

这几段历史其实刚好就是从经国先生过世,然后李登辉接任之后,李登辉曾经自己说过他在接任的前两三年他常常是寝食难安,因为他觉得他的基础是不稳定的,他很担心军事上会叛变,他也很担心会被党内的人士斗垮,所以整个他在1988年1月从他开始接任以来,他其实有大概两年的时间他都是不安稳的状况,所以一直到1990年2月那一次的国民党的政争当中,他获得了胜利之后,他才真正的能够安心,不管他在接任党主席的场合或者是他能够经由国民大会选出他就是总统这样的一个职务,这两个重要的场景都是发生在中山楼。

当时其实有几个很戏剧化的场景,譬如说在当时的全代会为了要不要通过李登辉接任党主席,是应该要鼓掌通过还是要举手这件事情就引发了极大的争议,那么第二个最重要的场景就是在1990年2月的政争,这两个场景曾经出现过一个什么样子的画面呢,在台湾当时都视为党国大佬级的人物,当过院长级的人物,那些都是可能一辈子他们都是有随护跟随在四处,出入都是有黑头车的这些党国大佬级的人物,现在讲名字可能很多观众也不见得记得了,他们为了要发言反对李登辉,那么就排队等着发言,可是又担心李登辉所发动的发言部队会抢了他们的位子,所以整个中午通通都不敢离开,就派人去拿一颗馒头,然后就站在那边排队啃馒头,只为了要上台发言反对李登辉,所以那个是当时把整个的国民党内的斗争拉到最高峰就是那样子的一个画面。

那么第二个很重要的场景,其实就是国民大会,国民大会因为在台湾没有办法直接人民选总统的时候,唯一能够选总统的就是国民大会,因此所有的整个的总统这个职务他最大的斗争场合就是在国民大会里头,这个国会大会里头那时候曾经最有名的当然就是李洋港(音)跟他之间的竞争,那个竞争的场合其实底下的这些代表们在彼此串联的那些过程,不管监听,或者后来当然有一位(00:26:31)死在附近的宾馆里头等等等等的,也都是发生在中山楼以及他附近的宾馆。

最后是国民大会把自己虚级化的会议,那一次的会议当中也同时要把整个台湾动起来,然后把宋楚瑜给虚拟掉,这一个场景当时又是引发国民党内最大斗争的一个场合,在那一个场合里头,我们亲眼目睹了彼此之间的串联、勾结、勾心斗角,甚至于我们曾经看到有一位党代表在我们记者面前接起了电话之后,一挂电话就掉了眼泪,因为他们家被查税,所以他家。

黄家腾:因为他挺宋楚瑜对不对?

陈凤馨:因为他挺宋楚瑜,然后他反对李登辉,所以他就被查税,家人打电话来苦求他可不可以赶快下山,不要再待在阳明山上了。

黄家腾:所以也难怪,现在国民党如果真的回到中山楼的话,会让人觉得回到威权时代那个想象,中山楼里面有太多人性丑恶跟政治黑暗的一面,这部分我们要留到下节继续聊,下节带你来看台湾领导人马英九宛如是全民的公敌,不仅民调是屡创新低点,各式的活动更是如影随形,台湾人民真的已经抛弃马英九了吗?

欢迎回到台湾一周重点,在上两节我们聊到了阳明山的中山楼在台湾的政治发展或者说对国民党的重要意义,这部分回来再请教凤馨姐,我们刚才聊了很多的故事。

陈凤馨:太多了。

黄家腾:聊了一个很有趣的词叫上山,那个时候听到说你要不要上山,是代表另一个意涵在里面的。

陈凤馨:刚刚这个友骅特别提到了,其实他除了台面上的开会之外,他平常在不开会的时候他其实由当时的蒋介石先生跟经国先生,他们都有办国防研究院,国防研究院听起来感觉上好像是军事的,其实不是的,他们这个国防研究院是为了要培养国民党的明日之星所设立的,一共记得是12期,最后一期的成员里头包括了连战,连战当时是第12期当中最年轻的成员,然后还包括了他后来很重要的副手徐立德,然后以及后来在政界非常有名的王召明(音),他们当时的安排是一半文职,在文职里头呢可能有一部分的人是政界,就是在行政官僚体系里头挑选出来的,有一部分是来自学界,当时连战加入这个国防研究院的时候他是学界,他是在台大政治系教书的教授,另外一半全部都是军职,他们一旦进了这个研究院,整个的研究院上课的三个月的期间是不可以离开的,所以所有的学员全部吃住各方面都在一起,军文交流的结果让他们能够建立革命情感,这个其实当时是一个非常重要培养国民党未来明日之星的一个安排,因为地点是在阳明山上,中山楼。

所以呢他们就戏称这个叫做上山,那上山的意思在国民党里头就是已经要刻意培养你成为政坛的明日之星了,我过去曾经有一位老师,他后来担任那所大学的校长,他曾经跟我们讲过一个故事,他也是被看好的明日之星,所以才会有当时国民党的大佬级的人物,就来问他说你要不要上山,但是我那个老师他是一个比较自由派的学者,然后他说我还没加入国民党,你认为我可以上山吗,可是你从这里面就可以看出来,不管你有没有加入国民党,在那个时候的学界政界军界都知道上山就等于是国民党的明日之星。

黄家腾:您刚才说的时候我脑袋浮现出很像武侠小说里面的山上的武林高手下去找徒弟上来,就是要栽培你的感觉,不过讲到武林这件事情,我要请教永骅哥,中山楼故事非常的多,我们刚才聊到政治上面的或者是一些符号上面的,风水这个事情在中山楼上据说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因为蒋介石很信这个的。

张友骅:因为中山楼各位看,整个的台北府城,我们以台北府城就是现在的中山堂做一个中轴线,就是帝王线,从抚台衙门一路对着是什么,七星山,刚刚好这里是七星山标高1112公尺,他前面就是纱帽山,纱帽山就是官帽,所以这里是七星山,那下来这里中山楼,纱帽山下来再过来是什么地方,再过来是士林官邸,蒋介石住的地方,蒋介石过来以后就是圆山饭店,圆山饭店再一转过来的话就是当年满清政府的叫抚台衙门,现在还在。

黄家腾:所以在地图上他是一条线划过去的。

张友骅:对,他的中轴线就在这里,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各位晓不晓得他那个火山口,他那个整个火山口虽然他是一个死火山,你可以想像火山在翻腾的时候像不像一条龙,还有硫磺坑,是黄色是天子的服装,除了这个以外,那更重要的蒋介石命令他们在前面有一个叫做金龙池,中山楼前面还有一个金龙池,这个地方是停车场,他是正对着中山楼的,中山楼这里是停车场,停车场的斜对面刚刚好是一个金龙池,就是说他用水来化忌,水来化一些邪气的,所以我们看整个中山楼的格局,各位去看台阶,刚刚好一百。

黄家腾:你说里面的台阶都是一百,为什么?

张友骅:就是孙中山一百,一百年。

陈凤馨:诞辰纪念。

张友骅:然后这也跟蒋介石百岁,他也希望活的越久越好,所以整个中山楼是一个风水楼,这个风水楼就命令当年的修泽兰去修的时候,当然各位去看二楼,门、窗都很多,况且门,你觉得这个门可以通到你的卧房,没有想到那个地方是什么,是浴室,卧房就在浴室的旁边,那个是居于安全,就是蒋介石在西安事变的时候,双十二事变的时候,他只有一扇窗户他要逃,就很难逃,所以你仔细去看,中山楼的二楼真的是很好玩,又有兵棋室,门、窗都很多。

黄家腾:所以他是有禁闭恐惧症的感觉是不是?

张友骅:不是,就是安全考量,你只有一扇门,我只要堵住这一扇门你永远出不来,可是我有五、六扇门,你不知道我从哪一扇门,这个完全居于军事跟安全的考量,然后中山楼的后面各位上去,还有一个蒋介石的行馆,虽然那个行馆非常的小,就是说如果中山楼发生有任何的危险,他从战备道路可以直接上去,那个是暂时的地方,从这个地方他可以转进羊筋、羊头、故宫等等。

黄家腾:就是逆道还是?

张友骅:没有,战备道,都是战备道,从空中看下来看不到的,旁边都是树木,所以你以为是树木,其实他有一条战备道,差不多一线道。

黄家腾:有军队吗?

张友骅:有。

陈凤馨:里是有驻军的。

张友骅:因为他旁边就是国防部总政战部的叫做青春干训班,如果你要到这个地方,他是从校官到将官,刚刚凤馨讲的,就是说连战班是文官可以做到政务次长,武将可以做到上将,旁边那个是中将少将,他旁边还有一个青春干训班,所以他是文武两个单位放在那边,就是青龙白虎通通都帮他在镇守大门的。

黄家腾:这个中山楼意义这么多。

陈凤馨:其实你要知道,就是整个台北城当年在清朝的时候,盖台北城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刚刚讲的那一条中轴线了,就是以七星山为中轴的这一条线,因为第一个建城的清朝官员原本是以北斗星然后作为他的建城的方式,所以后来台北城他就有一面墙是歪的,其他的都是方的,就是因为其他剩下的三面墙是对着七星山的。

黄家腾:这个说法我听过,从满清时代,然后日据时期。

张友骅:还有一个你们忽略了,台湾三年一小乱,五年一大乱。

黄家腾:我正想问。

张友骅:这个地方叫虎踞之城,他容易出现割据诸侯,所以清朝的抚衙没有建在,跟中国的官衙相比,中国的官衙一定是建到市中心的中央,但是他反而弄到南口,偏南,就是我们讲的叫做虎口,虎口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说你只是虎踞,你不能变成真龙天子,你最多只是一个割据诸侯,这个地方不可能让你产生帝王,所以蒋介石他也了解这一套。

黄家腾:可是据说中山楼的那一块地,因为他是硫磺池,你刚刚说的金龙翻滚,又有个黄,我在查资料时,那块地就是风水师说那个地方是一个出天子的地方。

张友骅:他们那个叫做真穴,蒋介石认为是龙穴。

陈凤馨:很多人有不同的看法。

张友骅:他说真穴是为蒋介石延年益寿的,当然现在因为蒋介石他是帝王所以大家讲他是龙穴,他主要盖那个是帮他延年益寿,因为圆山盖好以后,蒋介石就开始生病,中山楼先盖才有圆山的建筑群,他以为是盖好了这个东西可以去压圆山,因为圆山刚刚好压在他的龟背上面。

黄家腾:不过风水师就说我们听听就好,这个不是回到要来看,中山楼对国民党来说确实是一个权利斗争场,马英九如果真的做这样的决定,我想这个恐怕不会是一个。

陈凤馨:我觉得他应该要考虑就是中山楼他的折纸历史就让他回归在官方上的价值就好了。

黄家腾:今天谢谢两位来宾来到我们节目带这么清的分析跟见解,也谢谢您的收看,我是黄家腾,我们下周再会。

[责任编辑:PN045] 标签:全代会 国民党 台湾一周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