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马英九:听完王金平的声明十分失望

2013年09月10日 22:34

马英九办公室副秘书长罗智强今天说,马英九听完立法院长王金平对司法关说(注:关说,即代人陈说;从中给人说好话。详细解释见文末)案说明后,对王金平的声明十分失望。

罗智强今天说,立法院长王金平不但是关说,还是成功的关说,因为后来民进党团总召柯建铭的官司果然“OK”了、果然被“处理”了。

罗智强晚间在马英九办公室召开记者会,回应王金平返国对涉司法关说案声明。

罗智强指,王金平声明把重点放在质疑特侦组法律程序,这部分检察总长黄世铭昨天已有详细说明;但王金平对最关键问题,就是王金平关说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总召柯建铭的司法案件部分,王金平完全避而不答。

以下是罗智强记者会谈话全文:

各位媒体朋友大家好!

今天马英九听完王金平院长对于其涉入司法关说案的说明,对王院长的声明感到十分失望。王院长的声明,把重点放在质疑特侦组的法律程序,这部分,黄世铭检察总长在昨天的记者会已有详细说明,大家可以参考。

但对最关键的问题上,也就是王院长关说民进党党鞭柯建铭的司法案件部分,王院长完全避而不答。

首先,容我在这里提醒大家五个事实,第一个事实,也就检方六月二十八日的监听译文。

(译文略)

从这个监听译文,王院长没有回答。什么叫做曾勇夫会尽力,他会弄?

王院长没有回答,什么叫做“勇伯要处理”?

当柯建铭问:没问题吧?王院长说:“不知道,就让他处理。他就说,他要处理啊。”这是什么意思?

第二个事实是:六月二十九日的监听译文。

(译文略)

王院长没有解释,什么叫做勇伯说OK了。

第三个事实是:王金平在向柯建铭回报关说进度的同一天,也就是六月二十八日,总共打给陈守煌二次,打给曾勇夫一次。

第四个事实是:不管是曾勇夫、陈守煌他们如何极力自辩,他们没有“执行”王院长关心的柯建铭案件,但他们都不否认,王院长有就柯建铭的司法个案来关切。

第五个事实是:7月8日,果然柯建铭涉及的刑事案件,OK了,被处理了,林秀涛没有上诉,案件无罪定谳。

拨开一切语言的迷雾,全国民众,只要问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如果,这不是关说,那么什么是关说?

这不但是关说,还是一个成功的关说。因为最后,柯建铭的司法案件,果然OK了,果然被处理了,果然因为林秀涛检察官没有上诉,而无罪定谳。

这一切,在王院长今天的声明中,完全不触及。只轻描淡写的说:因为立法院曾作成决议,为解决检察官滥权上诉问题,建请法务部高检署等相关单位,应就上诉情形,定期向立法院提出改善报告。所以他打电话给法务部长,是提醒不要滥权上诉。

各位媒体朋友,立法院决议是要政府通案的提出改善报告,不是要“国会议长”,针对一个个的司法个案,去打电话提醒司法机关不要滥权上诉。当王院长针对个案发挥影响力去表达关切,这不是司法关说是什么?当“国会议长”拥有预算影响力、政治影响力,去提醒检察机关对特定的司法案件“不要滥权上诉”,检察官会没有压力吗?

立法委员行为法第十七条规定,立法委员不得受托对进行中的司法案件进行游说。王院长不只踩了司法关说的红线,也违反了立法委员行为法。

最后,王院长问,人民对司法的不信任,政府有感觉吗?真正的问题是,如果“国会议长”针对司法个案进行关说,那么人民对司法还能信任吗?

王院长问,人民期待的司法改革,政府了解吗?真正的问题是,如果“国会议长”关说司法却不用负起责任,这才是司法改革最大的挫败。

谢谢大家!

名词解释:关说

大陆民众对“关说”一词,想必十分陌生。在台湾的语境中,“关说”指当官者利用职权干扰正常执法或行政活动,与我们所讲的“说情”意思大抵相近。

所谓“关说”,乃是用言辞打通“关节”、搞掂某种“关系”。《史记》中已有“公卿皆因关说”的说法了,这实际是现今流行的所谓“会干的不如会说的,会说的不如会送的”之古代版。我们今天评价一个人,常常以“关系多”、“路子广”作为能力超强的指标。梁漱溟在《中国文化要义》一书中说:“中国人的伦理本位者,关系本位也。”会不会搞“关系”,喜欢还是不喜欢搞“关系”,遂决定了一个人的穷通升降。

[责任编辑:PN014] 标签:王金平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