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马办反驳连战:没羞辱王金平 连战应明白司法公正

2013年09月10日 10:14
来源:凤凰卫视

资料图:国民党荣誉党主席连战(中)、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左)、台湾立法院长王金平(右)

台湾立法院长王金平涉入关说(注:关说,即代人陈说;从中给人说好话。详细解释见文末),引发国民党风暴。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认为马英九不应用不当方式羞辱王金平,作法有欠周严。“总统府”副秘书长罗智强上午进行了回应。以下为文字实录:

各位媒体的朋友,大家好。

立法院长王金平涉司法关说案件,连战荣誉主席批评马“总统”,对此,我们希望连荣誉主席可以了解民众对司法公正不受关说影响的深切期待。

连荣誉主席说的非常正确,任何政策思考必须周严,要考虑“国家”安定政党团结,但如果立法院长可以关说司法个案,而不必负责,司法公信破产,社会正义溃守,那么“国家”还有安定之可言吗?如果立法院长可以关说司法个案而不必负责,执政团队如何向“国人”交代,执政党如何向党员交代?这样的政党还能团结吗?难道是要团结在纵容司法关说的风气里?

至于连荣誉主席说对“国会议长”不能用如此屈辱的方式,连基本尊重都没有,我们必须说,马“总统”无意于不尊重或屈辱王金平院长,而是在王院长打电话给柯建铭和曾勇夫、陈守煌谈及司法关说的那一刻,司法就陷入了屈辱。不是马“总统”不给王院长基本尊重,而是王院长没有给司法基本尊重。

黄世铭检察总长昨天的记者会里,五度痛陈“这是司法史上最大的关说丑闻”,“总统”还能若无其事默不作声吗?在大是大非的面前,“总统”选择了他对“国家”、对历史负责的态度——那就是他不能也无法坐视司法公信被“国会议长”的关说摧毁。这不是马“总统”一人之事,而是“全国”人民面对民主价值法制信念要做出什么选择的关键时刻。马“总统”不能回避,不能沉默,必须挺身而出,对“国家”对历史承担责任。谢谢大家。

背景资料:王金平关说案发过程

6月21日18:35

柯建铭问律师检察官会不会上诉

6月28日11:51到11:58

王金平连打3通,分别去电陈守煌、曾勇夫关说

6月29日13:34

王金平打电话给柯建铭“勇伯说OK了”

8月31日

两检察官接受特侦组侦讯,林秀涛19:00到20:45,陈正芬21:20到22:30左右关说事证明确,黄世铭在晚间11点到“总统”官邸报告

9月1日到5日

特侦组写移送书、新闻稿

9月6日

特侦组开记者会公开关税案

名词解释:关说

大陆民众对“关说”一词,想必十分陌生。在台湾的语境中,“关说”指当官者利用职权干扰正常执法或行政活动,与我们所讲的“说情”意思大抵相近。

所谓“关说”,乃是用言辞打通“关节”、搞掂某种“关系”。《史记》中已有“公卿皆因关说”的说法了,这实际是现今流行的所谓“会干的不如会说的,会说的不如会送的”之古代版。我们今天评价一个人,常常以“关系多”、“路子广”作为能力超强的指标。梁漱溟在《中国文化要义》一书中说:“中国人的伦理本位者,关系本位也。”会不会搞“关系”,喜欢还是不喜欢搞“关系”,遂决定了一个人的穷通升降。

[责任编辑:PN045] 标签:冀连战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