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马英九:王金平干涉司法 这是台湾民主法治的耻辱

2013年09月08日 17:07
来源:中国新闻网

资料图:马英九与王金平握手

原标题:马英九开记者会谈关说 称是台湾民主法治的耻辱

中新网9月8日电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马英九8日下午4时召开记者会,亲自说明最近发生的关说(注:代人陈说;从中给人说好话。详细解释见文末)案。马英九表示,“立法院长”为最大在野党党鞭的司法案件关说“法务部长”与“高检署检察长” ,“这是侵犯司法独立最严重的一件事,也是台湾民主法治发展最耻辱的一天”。

特侦组9月6日以“法务部长”曾勇夫、“高检署检察长”陈守煌涉接受“立法院长”王金平关说,指示“高检署”检察官林秀涛就“立委”柯建铭在全民电通案遭控背信获判无罪后,不要上诉,让柯建铭无罪定谳。特侦组将曾、陈分别函送监察院及送行政评鉴。

曾勇夫于9月6日请辞获准后,马英九选在周日(8日)亲自举行记者会,马英九认为若不严正面对这个问题,台湾将走向无限沉沦。

马英九:这不是关说什么才是关说

马英九说,“立法院长”王金平致电表示,只是安慰民进党团总召柯建铭,并请“法务部长”曾勇夫帮忙处理,这个作法谈不上关说。

马英九说,“我们每个人可以问自己,如果这不是关说,什么才是关说”?

马英九8日下午举行记者会表示,他请王金平尽快返回台湾说明,王金平打电话给他,除说明无法立刻回来的原因,也解释没有关说司法个案。

相关报道:王金平涉关说门丑闻

据台湾媒体报道,“立委”柯建铭请托关说案引发非法监听的批评,指特侦组对柯已获判决无罪确定的民众电通案监听,违法滥权;事实上,本案并非因监听民众电通案而起,是侦查另一案的案外案。

特侦组在2010年追查高院法官集体贪污案时,在前法官陈荣和住家衣柜搜出90万元(新台币,下同)现金;由于无法证明是贿款,陈又不愿透露来源,陈的妻子也不知情,特侦组便另签他案追查。

这笔90万元款项最终查无贪污对价关系,特侦组最后发交台北地检署侦办陈荣和涉及财产来源不明罪。

但特侦组在追查陈荣和的90万元不明款项期间,今年初监听一名关系人时,发现此人与柯建铭有交集,意外查出柯建铭受托找“法务部”关说一起知名人士的假释案,同一时间,柯的帐户也有不明资金流入。

特侦组为厘清这笔资金是否为柯建铭关说的“活动费”,因而以贪污罪案由向台北地院声请监听获准,自此开始上线监听柯的手机,同步追查帐户的金流。

特侦组追查后,发现这笔钱不是请托人所汇入,与刑事犯罪无关,因而于本月5日将全案签结。

然而在签结之前的监听期间,今年6月18日,特侦组意外发现柯建铭于涉及的民众电通背信案高院更一审改判无罪后,担心“高检署”会上诉,因而请托检察长陈守煌勿上诉,让案件就此确定。

柯建铭为了买双重保险,另请托王金平关说。王金平在6月28日分别打电话给“法务部长”曾勇夫及陈守煌,确认陈有无指示高检署检察官林秀涛勿上诉。

6月29日,王金平在电话中告诉柯建铭,“勇伯跟我说OK了”,林秀涛后来也没上诉,全案在今年7月8日无罪确定;特侦组据此认定,王金平、曾勇夫、陈守煌涉及关说。

特侦组指出,监听柯建铭过程就是如此,没有非法监听,更无监听民众电通案;至于柯为何没收到监听通知书,特侦组解释,通知书是由开票法院寄送,特侦组尚未将卷证送至法院,法院才未寄发。

名词解释:关说

大陆民众对“关说”一词,想必十分陌生。在台湾的语境中,“关说”指当官者利用职权干扰正常执法或行政活动,与我们所讲的“说情”意思大抵相近。

所谓“关说”,乃是用言辞打通“关节”、搞掂某种“关系”。《史记》中已有“公卿皆因关说”的说法了,这实际是现今流行的所谓“会干的不如会说的,会说的不如会送的”之古代版。我们今天评价一个人,常常以“关系多”、“路子广”作为能力超强的指标。梁漱溟在《中国文化要义》一书中说:“中国人的伦理本位者,关系本位也。”会不会搞“关系”,喜欢还是不喜欢搞“关系”,遂决定了一个人的穷通升降。

[责任编辑:PN038] 标签:马英九 台湾 建铭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