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民进党变成了“乡村政党”

这次“大选”,蔡英文的得票虽然较上届增加,民进党的“立委”席次也有成长;但整体观察,民进党的版图局限在南部农业县市的形势也越发确定,在台岛北部和大城市则失去了开拓和翻盘的能量。

民进党俨然沦为“乡村政党”,从社会意义看,显示它说服进步选民的力量越来越弱;从政治意义看,则显示它的政党纲领与现实脱节。

这样的发展,和早年民进党从城市地带向国民党攻城掠地的走向,恰好相反。在草创年代,民进党凭着少许形象清新、雄辩滔滔的人才,从台北向南席卷各大城市,掀起台湾地区的民主改革浪潮;最迟“变天”的地区,则是受国民党派系、农会及水利会掌握的南部农业县市。而今天,民进党把南台湾守得固若金汤,却反而日渐失去台中北部地区选民的支持和信任;这样的趋势,民进党不觉得是个严重的警讯吗?

从票票等值的观点看,乡村选票和城市选票当然都一样重要,没有高下之别。问题是,不同的选票成份,却能反映政党的质地。论政治性格,城市选民的开放性较高,所以更容易接受新主张;对政见的识别能力更强,所以不会盲目崇拜;他们综合判断形势的复杂度较高,所以不会被简单的利多放送所诱。当年,民进党仅凭理念和形象就能撼动国民党的百年根基,靠的就是城市选民追求民主改革的动力;而今天民进党无法再感动城市选民,一则是它的形象已不再清新,二则是它的理念也已流失了进步意义,甚至已经跟不上岛内社会的现实脉动。

民进党政见的退化现象,从它20年来政治主轴的转变可见一斑。早年民进党以散兵游勇对抗国民党的“大怪兽”时,打的是具有高度的“民主牌”及“改革牌”,因而能激发城市进步选民追随力挺。陈水扁掌权后,打的是“本土牌”及“族群牌”,这虽有助于巩固岛内农村及传统城市区的选票,却也把台岛推向撕裂、对峙的状态,这是民主的倒退。这次,蔡英文舍不得放弃本土牌,更打出“反中牌”及“阶级牌”;这种切割、分化策略,不仅失去民主进步的精神,也把岛内民众推向焦虑的恐惧。

事实上,经历过两次政党轮替的洗礼,许多台湾选民已经锻炼出高度的理性,很难再被津贴加码、乌贼战术、或其它华而不实的口号左右。更遑论,在两岸关系步上坦途、台湾地区经济正恢复生机之际,民进党却还标举反对“九二共识”,企图要用它狭隘的意识来羁绊台岛的脚步。这样的自闭战略,如何能获得见多识广的城市选民认同?

败选后的民进党内“中常会”提出了一些反省,不少人认为有必要诚实面对“九二共识”,这是方向正确的思考。“中常委”陈明文则问:民进党现在是要“顾腹肚”,还是“顾佛祖”?这不失为一个有趣的比喻。问题是,“佛祖”是你民进党家供奉的,“腹肚”却是岛内民众自家要照顾的;你的佛祖无法保佑民众填满腹肚,谁要拿香跟拜?

事实上,民进党没有诚实面对的,何止是“九二共识”。包括掌权八年的失能,面对蔡苏宇昌案、农舍案质疑的避重就轻,对台湾地区经济、岛内社会福利、族群议题的天马行空,乃至党内初选的民调诈术、到伪帮宋楚瑜连署的欺敌法,都是不同形式的欠缺诚实。民进党失却呼唤城市选民的能量,除了论述的窄化和空洞化,更在政治道德底线的无限下降而不自觉。

民进党曾经推动台湾地区民主改革,那时它洞烛先机、引领潮流;但当台岛民主步上轨道,民进党却迷失了自己,徘徊在历史的牌坊及认同的错乱中,无法再为民众指引方向,从而也失去了进步选民的追随。民进党沦为乡村政党,既是个事实,也是个隐喻:民主就像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民进党可以从过去国民党的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身影。

城市选民与民进党疏离,诚应警惕;但民进党其实不必仇视城市选民,因为他们许多都根出台中南部农业县市,或像蔡英文一样是南部移民的第二代,也都想追求更好的生活。除非能走在他们前面,否则,民进党凭什么召唤这些人追随? (联合报)

 
[责任编辑:PN007] 标签:乡村政党 民进 选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