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随着社会进步 工业化问题在世界范围内凸显

2011年06月13日 12:33
来源:凤凰卫视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正在加载中...'

核心提示:近一段时间,台湾被塑化剂毒饮料搞得人心惶惶。香港的一次血液抽查也显示,有99%的被抽查者血液含有塑化剂。这边的食品安全风波还没有平息,欧洲又传出来源不明的大肠杆菌频频致人死亡的消息。目前这种传染性疾病已被带到了美国,虽然至今无法确认病源,但专家还是建议人们不要生吃蔬菜。前一阵子,大陆的食品安全问题闹得沸沸扬扬,有人甚至说出“国人已‘百毒不侵’”、“这种事儿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就不会有”之类的风凉话。但现在,台湾和欧洲都爆出此类事件,足以说明食品安全问题已成为全世界共同面临的挑战。

凤凰卫视6月12日《文涛拍案》,以下为部分文字实录:

市民:现在什么东西还是能吃,还能喝,就不知道了。

市民:我不会买黄瓜和番茄。

马鼎盛:台湾塑化剂风波验出几千种饮料、食品、药品中含有塑化剂成分。香港有没有塑化剂?香港本地的食品和饮料中有没有不知道呢?但是香港浸会大学的调查显示,香港市民的血液里面有。

去年8月、9月,香港浸会大学生物系经红十字会取得两百份市民的血液样本进行化验,发现99%血液样本里边验出有塑化剂。教授解释,由于血液化验无法追查污染源头,但某种程度上,反映这类化学物料有可能一直存在于食品当中,市民吃了多年,也不知道。而且有关物料容易被人类接触和吸收。

其实何止是塑化剂,现在我们吃的东西,有多少不是从石油、煤炭和其他化学工业产品而来呢?从工业革命以来,由于技术的进步,化肥的使用,全世界的粮食产量翻了几翻,这才养活了世上70亿人口。

科技带来进步,同时也带来问题。现在我们发现了塑化剂有毒,禁止添加到食品当中,同时谴责和惩处不良厂商。但是我们吃的东西,现在认为是安全了,就真的安全吗?面对社会进步带来的问题,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呢?

其实很早以来就有人提出,不要科技。有个极端分子叫卡辛斯基,在近20年间,用邮包寄出了十几个炸弹,炸死了3人,炸伤更多人。目前是什么呢?说要发表论文,这题目叫《工业社会及其未来》,洋洋洒洒几万字,写的是前言不搭后语。我们先来听几句,大概了解他什么意思。

资料:文章写道“拥有科技的人类就像章拥有一桶酒的酒鬼。人类应该丢弃这整个糟糕的体制。”他认为到处充满心理学操弄“体制将被迫使用各种有效方法控制人类行为”他预言环境会发生大灾难,并警告“人终将一死,为抗争拼战到死,或许胜过漫长却没目标的人生。”

马鼎盛:这个卡辛斯基从小还是数学天才呢,哈佛大学的硕士毕业,又读了博士。但是有一天他突然自认是参破天机,一个人搬到山上的小木屋去住,同社会断绝接触。而且改行专门造土炸弹。

1996年,卡辛斯基终于被拿下,还给判了终身监禁,现在还关在号子里呢。他提的办法显然离谱,但是还有更多人提出更温和的办法。

咱们北大有个教授,叫王青松。他夫妻两人十几年来一直渺无音信,亲戚朋友只能猜测和谣传着,他们出国了?自杀了?出家了?直到今年,王青松夫妇突然出现在朋友圈当中,还带来了特供的野生鸡蛋,特供啊,芹菜、羊肉等等东西。人们才知道,这对夫妇过了十年的近乎原始的生活。

解说:王青松夫妇在北京和河北交界的深山里,包了2500亩地,承包土地后,他们种上了玉米、高粱、芹菜、白菜等蔬菜,还有一些桃树、杏树、枣树和苹果树,回归到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夫妻俩养了猪,几十头黄牛,几头骡子,几百只黑山羊。

王青松:到那火那边点一点。

记者:呦,闻着就香

王青松:闻着肯定是自然的一种清香,一种香味,你闻一闻,它很窜的那种味道,因为它那个菜不加任何佐料的,就加一个盐巴这样的。所以你闻一闻,很窜鼻的味道。

记者:是不是萝卜,白萝卜。

王青松:不是,一种芥菜。我跟外边的那种粮食跟身体是排斥的,你不得不接受它。它这个喝到嘴里以后,是完全融合在一起的,自然地跟你的身体啊融合起来。那个是排斥的没办法,你不适应不行,矛盾对抗的。它这个自然融合的这样一个观念,照我们说的。

马鼎盛:王青松说了,山里唯一的污染是偶尔飞过的飞机,还有外来者,他顾了10来个工人帮他干活,但是绝不能晚上住在农场。这些工人平时不准抽烟,别人吃过的,用过的东西,每天全都要带出去。他甚至觉得工人头一年在他农场工作会带入污染,他应该给我钱才对。

他们洗衣服、洗手、刷牙都不用洗衣粉,不用肥皂和牙膏,而用草木灰、皂荚等等替代。他们吃得是自己做得桑仁汁,玉米饼,使用秫秸杆制成的一次性筷子,吃饭就在屋外石墨边平台上,除了他们一家,其他人统统不让进他们的住房,因为说是污染太严重,三天都散不尽。

王青松夫妇在隐居期间生了个小孩,孩子还是他亲手接生的。不知道进不进得了户口,王家的孩子三岁开始放羊,100多只羊就是他的朋友。他给每只羊都起了名字,他儿子说,我跑得像风一样,像羊一样快。王教授的美好生活,为什么又要终结呢,又要回到充满污染的社会当中呢?他说更多是为了孩子,原来王家小孩7岁该上学了。

记者:你进过城吗?

王青松的儿子:我进过密云城。

记者:喜欢城里吗?

王青松的儿子:不喜欢。

记者:城里不是有其他小朋友吗?

王青松的儿子:嗯,呛。

记者:呛哈,有味儿。将来长大了想干啥?

王青松的儿子:想,想,想当个羊羔总理,我现在就是个羊羔总理,我长大还想当羊羔总理。

记者:现在管多少只羊啊?

王青松的儿子:一百只,长大管一千只。啊,我们煮饭啦,我们煮饭啦,我们煮饭啦。

马鼎盛:上个月5月24日,就在台湾塑化剂风波惊爆的当天,我看见新闻了。美国有一个名叫米勒诺夫的科学家发明了“试管肉”这米勒诺夫说,他是使用动物的单细胞在试管用培养,这细胞会分裂成成千上万个新细胞,直到产生肌肉组织,大约几个星期后就可以长出足够吃的肉,和市场卖的鲜肉没什么不同,甚至比动物的肉还要安全。但是“试管肉”的成本目前比较高,生产一块肉大约要花上万美金。

米勒诺夫对媒体表示,现在不是需要多久试“试管肉”才能面世,而是缺少后续的研究经费的支持。他说,如果我有1000万美金,预计5-10年后就能投入量产。看来科幻小说当中才有的未来食物早晚要出现在大家的餐桌上。只不过吃还是不吃,这是一个问题。 

[责任编辑:PN013] 标签:塑化剂 世界范围 食品安全问题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