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林益世为何做出马英九不可容忍之事

台湾《中国时报》3日发表社论说,少年得志大不幸,“行政院前秘书长”林益世卷入索贿弊案正是最佳例证。包括他的辩护律师赖素如看到相关卷证都不可置信,劝林益世以认罪争取自新机会,此案对以清廉为最高标准的马当局不啻是一记重击,而林益世也确实辜负了一路栽培提拔他的马英九。

社论摘录如下:

林益世出身政治世家,父亲林仙保是前省议员、更是岛内地方派系重量级大老,尽管基层政商生态远比台北更复杂也更纠结,选民服务包罗万象;但在他父亲从政历程中,从来没有听说乔事情闹出这么大的索贿收贿事端。作为年轻一辈的新生代,林益世是以“形象牌”行走政坛,初试啼声当选“立委”表现不俗,捍卫国民党政策不遗余力,因此跻身马英九最信赖的马家军之列,尽管年初“立委”连任失利,却未影响执政高层对他的信赖,旋即“入阁”出任最年轻的“行政院秘书长”。

这样的经历让人不解,林益世为什么会做出马英九不可能容忍的索贿情事?而且,照爆料厂商陈启祥的说法,林益世索取高额款项不是先例,而是多年前“立委”任内即开始,熟悉地方生态的人都知道,中钢作为南台湾火车头产业的公营事业,不分蓝绿伺候“立委”多年,不论是地方回馈金、或者部分人事和工程关说,乃至其子公司、孙公司的供料,都有“立委”插手的可能;但是,根据厂商爆料内容,林益世索贿金额非同小可,6300万不够,还要8300万,身为马英九最信赖的子弟兵,林益世怎么有胆妄为至此!

更夸张的是,林益世身为民代拿钱办事已然非法,民代容或有政治献金的灰色地带,转任政务官之后,操守是黑白分明不容模糊的最低界限,怎么还敢开口索贿?民进党失去政权最主要的原因就在贪污,陈水扁家弊案爆发时,林益世是如何痛批贪污不法,他不会不知道政务官胆敢开口,即使贪污未遂还是不法,根据爆料的录音光碟,林益世竟说出,“(炉渣铁合约)谁变,谁就是不尊重我,谁变,谁就是违背我的命令!”他还讲,“(行政院)其实就只有3个人在上班,院长、副院长跟我而已,其他人都是我们的幕僚。”“中联董事长的人事,是我上上星期批出去的,现在换这个郑的(郑宗仁),人事是我决定的,我批的。”“国库的印章是我盖的,也是我管的。”

这番完全失格的言词,是无限放大了自己的权限,忘了自己是谁,还真自以为是“三巨头”,举凡被他点到名的,不管是不是倒楣,都值得检讨。案件经媒体揭露后,林益世多次声明,先说不熟识爆料的厂商陈启祥,又说如果有录音带赶快送检调,让他一刀毙命,还讲自己陷入政治谋杀工程,7次强调自己没索贿,声明不够更叩应政论节目,反复强调自己的清白无辜,更向直属上级长官陈冲强调绝无钱的事,事隔一个周末,案情大逆转,尽管林益世部分认罪到底是认了哪些还不清楚,但从没收贿到愿意捐出不法所得,痛心疾首者岂止马英九、陈冲“院长”!

这一次特侦组明快办案,马英九从第一时间就不护短,间接让林益世在最短时间内请辞获准,再痛也得切割,焦头烂额的马当局如果连清廉这最后一块招牌都保不住,做什么都将无法取得人民的信赖。权力使人腐化,没想到会腐化得这么快,马当局岂能再步扁当局的后尘,让连任的开始竟真的成为贪渎黄金期的开始,马个人的清廉不够,还要严格要求团队的清廉,检方以违背职务、不违背职务收贿两条贪污重罪侦办此案,案情或许比预期更大、更严重,唯有一次扫清毒瘤,才能重建马当局的清廉形象。

 
[责任编辑:PN007] 标签:林益世 社论 辩护律师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