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红牌祭出立即出场 林益世的狼狈谁之过?

经过彻夜侦讯,前台当局“行政院秘书长”林益世以贪污罪嫌重大,遭到台特侦组声押获准。台湾《联合报》3日发表社论说,顶着国民党最年轻副主席、“立院”大党鞭、“行政院秘书长”等光环,林益世一路受到国民党和马当局的宠信与提拔;如今,他却像在足球赛中恶性犯规的球员,红牌祭出,立即被逐出了球场,狼狈万状。

社论摘录如下:

在本案中,特侦组的表现值得肯定。6月27日,周刊爆料见刊,特侦组于第一时间立即剪报分案,然后马上将相关人等限制出境,展开传讯、拘提、搜索,至第4天即传至林益世,讯完即声请收押禁见。

“立委”或民代滥权关说,时有所闻,蓝绿阵营均有多人仍在接受司法审判,而林案却格外让人感到痛心疾首,原因是:一,他涉嫌索贿的时段,正在陈水扁贪污受审入狱之后,社会憎恶贪渎的气氛高涨,他却不知自爱,刀口舔血。二,马英九高举“清廉执政”大旗,林益世历任党政重要干部,非但不能以身作则,竟然自甘下流。三,林益世选举失利后应命出任“内阁秘书长”要职,显示马英九对其的信任;但经过此案,不仅“内阁”形象受到重创,更暴露马英九“昧于知人”,令人扼腕。

观察来龙去脉,陈启祥对林益世的种种指控是否全然属实,仍有待检调仔细查证。其中,例如陈启祥指林益世今年初因索贿未遂,因而指使中钢公司停止对其供应炉渣一节,实情可能是因地勇公司违法堆置炉渣,遭高雄环保局连续开罚并要求中钢停止对其供货;而陈启祥因无法进料,要求曾经收贿的林益世协助关说却未能如愿,认为林翻脸不认人,于是利用前次交付6300万贿款之把柄爆料,不惜与林益世偕亡,而使一个光鲜的“政治金童”就此跳进了自掘的坟墓。

从目前透露的案情中,林益世的言语之狂悖,实在令人难以置信。例如他说,“中联董事长的人事,是我批出去的”,“一定处理到让你很舒适(平顺)”,“现在国库印章是我在盖,也是我在管的”,“行政院只有院长、副院长和我在上班,其他人都是我们的幕僚”。听听这种口气,仿佛整个“行政院”都翻覆在他林益世的股掌之间,一副土皇帝的姿态。

林案也暴露了中钢之类的“官营上市公司”的黑幕不堪闻问。林益世自己辩称,地勇两年总工程款才7千多万元,说他索讨一亿多元未免“太夸张”;然而,如此夸张的事竟然是确有其事,即可见中钢已是政治秃鹰的猎场。试想,中钢还要设“国会连络人”,这连有些当局的单位都没有的编制,里面究竟有什么文章?而中钢若在本案中确有违失,恐也应有人必须承当法律责任;倘能让中钢人员吃上官司,是否反而能成为未来中钢、中油、台电之类的公司得以拒绝关说的正大光明的理由?

目前因关说案被起诉的“立法委员”,早超过一个巴掌之多;从关说盗卖砂石、土地违法开发或租售,到为不法客运业者关说或为医师团体游说而索取报酬,不一而足。林益世稍早辩称,他和地勇的关系只是在“服务选民”;但选民服务而索取报酬,那就是把“立委”的服务商品化、交易化,甚至假借服务之名压迫行政部门或公营企业曲解法令,侵害台湾的利益,以遂行图利私人之目的。从这个角度看,如何防杜政治人物假借“服务选民”或“反映民意”之名来图利自己及他人,正是林益世案所留下的最大课题。

林益世原是国民党苦心栽培的明日之星,如今证明这是个失败的实验。蓝营人才库之捉襟见肘,与马当局之识人不明,皆因本案而成了重创形象的锥心教训。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又再度证实,在法治日趋中立严谨的今日,任何政治人物,只要红牌祭出,就必须出场,绝无侥幸可言。毕竟,台湾是一个“总统犯法与庶民同罪”的地方,何况只是一个林益世?

 
[责任编辑:PN007] 标签:林益世 行政院秘书长 红牌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