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连胜文母亲投书台媒:真相是我们最卑微期望(全文)

2011年02月22日 12:04
来源:中国台湾网

字号:T|T
0人参与 打印 转发

战哥哽咽的说:“要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们紧随着胜文的床,走进加护病房。由于加护病房的规定,朋友们在门口与我们道别,更献上他们的祝福。胜文高大的身形,让小小的加护病房更显拥挤。依珊不停的用棉花棒沾水来润湿胜文焦红的嘴唇,大家焦急的守候着,等待胜文的苏醒。时间在寂静无声中消逝,约30分钟后,胜文眼睛张开一下,嘴角稍稍抽动。我看到他血红的眼睛(医师解释,因为子弹由右颧骨穿出,导致眼下的血管破裂),原来布满血迹的双手已清洗干净,但指甲缝里仍藏着血渍;鼻腔、嘴及两颊的伤口,全挂着引流管,以便让血水流出。望着床上的儿子,我好想抱抱他,但我忍住了,颤抖仍未停止。

回到家,已是清晨四点,我和战哥面对面坐着,毫无睡意;脑海里尽是胜文肿胀、贴满纱布、插着引流管脸颊的画面。我们完全无法相信与接受胜文被枪击的事实。夫妻俩面对面坐着,静默许久,战哥哽咽的说:“要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啊!”无限悲伤、无限哀痛。结婚近半世纪,记忆中在25年前公公去世,战哥捧着骨灰罈、号啕痛哭,而两次“总统”败选,都未曾见其流泪。如今他心目中这位一向与人为善、热爱生命、诚实向上、努力勤奋、热爱朋友,他所挚爱的儿子,竟然遭逢这样令人惊心害怕的经历,怎不让他老泪纵横呢?依珊坚持守候在加护病房、寸步不离,大家也没有勉强她。

第三天,胜文转进普通病房,我看着胸前一串串的引流管,内心十分不舍。他高大的身躯躺在病床上,几乎无法动弹。医生护士来换药,先换左边,揭开纱布,长长的伤痕被密密麻麻的细线整齐的缝合;要换右边纱布时,一位戴眼镜的医师好心提醒我:“你最好不要看,你会受不了的。”我天人交战了几回合,由于深知自己的不够坚强,点点头,默默的走开。如今回想,我应该看看这些伤口,才可以更加体会儿子所受的创伤有多深。

好像是第五天,胜文坐起来,我看着他胸前一排充满血水的引流管不停晃动,触目惊心,我忍不住问医师引流管还要挂多久。医师回答:“大概再一两天吧?现在抽出来的血水已经渐渐少了。”我不是没有耐心的妈妈,只是心疼依珊,依珊自儿子中枪那一夜起,就亦步亦趋、如影随形的陪伴胜文;家里的枕头、床单、棉被全搬进病房,偶尔回家洗个澡,抱抱两个儿子。

我提议晚上请看护照顾,她也不同意,她担心如果她离开,又会有人加害胜文。她的担心害怕,我们均能深刻体会,像我们这种身经百战、见过大风大浪的人都乱了分寸,何况像她这样单纯,婚前只有家和实验室、婚后只有丈夫和孩子,突然要面对如此残酷、丑陋的事件,她纯真的心灵如何承受?在众人面前,她十分的镇定,但当深夜来临,几乎很难入睡,短暂有限的睡眠也是噩梦连连,有时更会惊声嘶叫。我希望胜文的引流管能尽速取下,让依珊感觉到她心爱的人已复元许多,让她久悬的心可稍稍放下,早日回归正常的生活。

各种“自导自演”的无情臆测与评论,让我们伤心不已

终于,胜文的引流管可以拿下了,脸颊依然肿胀,仍必须贴纱布,但看起来好多了。好友介绍颅颜外科专家陈昱瑞医师会诊,他与台大医疗团队诊视、讨论后告诉我们,胜文痊愈后的容貌不会改变太多,他觉得胜文的枪击真是不幸中之大幸,这种机率是几万万分之一。自枪击案当晚始终未哭的我,此刻泪如泉涌、泣不成声,我感谢主的恩典,救回我挚爱的儿子。

胜文的伤势已无大碍,但眼睛依旧血红,鼻子及口腔不时擤出及流出橘色液体;由于脸部肌肉神经受伤、上下齿无法咬合,嘴亦无法张大,只能喝稀饭。我们每天将各种食材剁碎,与米煮成粥,虽然无法吃饱,但我们也无计可施,胜文也因此瘦了四公斤。依珊担心孩子的安危以及丈夫再度受害,整日忧心忡忡,吃得少、睡得浅、噩梦不断,整个人明显瘦了一大圈,我们看了好心疼。往日那个快乐、幽默的媳妇,她心灵的创伤,何时才可以痊愈?

一周后、胜文伤势明显进步,这完全要感谢台大医疗团队同仁精湛的医术。医生表示由于外伤已渐愈合,内伤部分,包括脸部消肿、鼻窦复原、牙齿磨合、疤痕修护,则需要长时间的慢慢调养。为躲避长期驻守院外的记者,第九天清晨,胜文悄悄从医院后门溜出回到家门。一回到家,他紧张戒备的心情明显放松,倒头睡在他熟悉的大床上,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回家后,依珊每天替胜文换贴伤口的胶布,脸依然肿,好像胖了一圈。我们媳妇的担心害怕丝毫未减,让我们十分不舍。

胜文的枪击案,让我们感受良多,许多认识或不认识的朋友,向我们传达他们的祝福,有人提供药方、有人提供补品、有人替胜文煲汤、有人送自家种的水果蔬菜;祝福的信、祈福的卡片纷纷从海内外寄来,让我们感受到无比的温暖;但各种“自导自演”的无情臆测与评论,更让我们伤心不已,谁会舍得让我们挚爱的儿子、依珊心爱的丈夫承受这样的危险与伤害呢?

时间飞逝,胜文枪击案进入侦查审判的过程,但侦结起诉,嫌犯犯案动机部分,检方却定调为“误击”,这样的结果让我们无法接受。当电视重复播放凶案录像实况时,我们见到凶手惨无人道,冷血致人于死地的过程、血腥惊悚的场景,仍然让我们泪如雨下。孙孙定捷不经意看到画面,还会笑嘻嘻的说“我爸爸在电视上”,他的童言稚语更让我们心酸落泪。

我们没有别的要求,只期待真相能水落石出,我们希望似乎已在人间蒸发的幕后主使者能被查出,否则我们如何相信活在宝岛台湾,我们的生命及安全是有保障的呢?我们更衷心期盼暴力事件不要再发生在任何一个人身上。“真相”是我们最卑微的期望。请还我们一个真相吧。(中国台湾网 冯江)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0人参与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