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胜文露面吐心声(台湾在线)

再忆不堪时

遭枪击整整1个月后,连胜文27日首度接受岛内两家平面媒体访问。

体型虽无明显变化,但其脸色苍白,身体看似非常虚弱。连胜文表示,鼻子是他现在感觉最痛苦的地方,不时有血水或血块流出,必须用棉花棒清理;过去鼻子就有过敏,枪伤后情况更严重;由于面部神经受损,导致下颚咬合也出现问题,食物塞进嘴里只能靠左边咀嚼,一小口一小口地吃。他自嘲过去一个月是台湾“吃粥最多的人”。

除了外伤,连胜文“内伤”也很深。出院回家那天,他从父母家出来,爬楼梯上楼回家,楼梯间有人在收垃圾,突然发出“砰”的一声,让他饱受惊吓,几乎喘不过气来。回家一量血压,果然瞬间升高,这时他才了解什么叫“创伤症候群”。

谈到当时枪击过程,连胜文声音仍有些颤抖:“真的是百万分之一的机会。”

他说,凶手什么时候冲上台,他根本没看到。而听声音转头时,就已经对上凶嫌恶狠很的眼神,短短一秒间,枪已经抵到他脸上。

他说,中枪那一刻只听“砰”的一声,随即整个人陷入耳鸣,但未立即倒下,根本不知道发生何事的他,还问身边的人:“我怎么了?”没人敢跟他说实话,只说他是“擦伤了”。没多久,他伸手摸自己的脸颊,却摸到伤口在流血,才觉得事情不一样。当时他告诉自己:“一定要活着看到妻子跟小孩。”

在转送台大医院的救护车里,连胜文一度以为自己“快要死了”。他开始觉得头晕,因为大量出血他一直不断地咳嗽,还咳出大量的血。

活着最重要

连胜文说,枪击案过后家人受影响很大,压力大到不行,非常容易受惊吓。“我死里逃生,差一点变孤魂野鬼,家里没有一件事有交代,要不是我闪了一下,我家人怎么办,难道要我托梦吗?”

他说,父亲连战相当坚强,印象中他没有落过泪。但姐姐连惠心说,父亲在枪击案后,看到躺在病床上满身是血的儿子,硬是撑到手术安全完成。凌晨返家后,可能是心情稍微松懈,突然百感交集,一个人哭得非常伤心。

去往台大路上的那一刻,感觉不妙的连胜文,请身旁友人拨电话给蔡依珊,电话里他说:“无论发生什么事,请记得我爱你。”

他记得11月26日出门前,刚会说话的大儿子问:“Daddy(爸爸),要出门喔?”他还说:“很快,晚上就会回来。”没想到,竟然是10天后才回家,“差点就回不来”。

面对生离死别,连胜文很有感触,也更让他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他若有所思地说:“人过去了就什么都没了,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因为有朋友、有家人。”

连胜文同样清楚,他身体外表的伤虽然愈合,但内心之伤与家人心灵的创伤,都需要时间来慢慢恢复,尤其身为公众人物,这段路将会比一般人更为艰难。

“从今天开始我要恢复正常生活。”连胜文说,自己生性乐观,但他去教会做礼拜,唱到圣歌时还是忍不住泪流满面,感念上帝留住他的生命,让他可以做更多的好事。

分享到: 凤凰微博 人人网 开心网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特约王大可 编辑:郭磊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