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陈水扁“新诗”有感
2008年11月27日 11:13华夏经纬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中央日报发表评论文章称,被羁押在看守所的陈水扁,写了一首据称是“新诗”的短文,经由律师对外公布,题为“没有名字”。

这篇文章开头以他自己“来到这个地方没有名字”,文末是“台湾,...咱永远的名字”。全文扣除标点符号,仅三百六十字,文中“名字”两字出现了三十七次,占了七十四个字,也就是全文篇幅的百分之二十,是在写“名字”二字。

如果学生作文是这样的状态,肯定会被老师评为不及格。无怪乎正牌诗人余光中评为“证明他文笔平平,没有文采。”这还算客气的了。作家张晓风即说:“说这是诗?就饶了我吧!别糟蹋诗了。”网友更是指为“对诗的谋杀”。

我们无法理解陈水扁何必自我标榜在写“新诗”,他有许多方法表达他的意思,却自以为在写“新诗”,这也只能再度证明他异乎常人、超乎常态、悖乎常理。

四十多年前,蒋经国先生担任“行政院退除役官兵辅导委员会主委”的时候,曾经以他初抵台湾中部山区的感触,写了一篇“投宿在一个没有名的地方”之文,叙述当时他亲率退除役官兵,披荆斩棘,开山辟路,横断台湾山脉建造中部横贯公路时,到达前人未至之深山里的思绪。文笔不仅流畅,尤其文中所表达的励志意义,令人读后既有感情澎湃,又有斗志昂扬。

也许在看守所内的陈水扁,愤恨、伤痛之余,夜阑人静之际,突然想到蒋经国先生这篇“没有名的地方”,曾经惕励无数青少年(当时陈水扁在念初中,应该看过“救国团”所编印的这篇文章)。所以东施效颦,撷取经国先生文章之题,也写了一篇“没有名字”之文。

姑且不论其令人不敢恭维的文笔,其文主旨又是在谈台湾“独立建国”,可见他还在企图寄望透过鼓吹“台独”,召集敢死队,达到他入狱所前的幻想,即群众能攻入“巴士底监狱”,把他救出。陈水扁与其续做迷梦,不如老老实实地向检调坦承,他做了那他自己于八月十四日所说的“法律不容许的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