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是非成败转头空——悼一位官夫人之逝

“没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件事,不由己是你自己不想!”当年冻废省争议最炽的时刻,身为与台“中央”抗衡的“末代省长”,宋楚瑜讲了这么一段妻子陈万水告诉他的话,但是,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千山独行,毅然脱党投入200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高票败选后更另组亲民党,开创另一个人生的政治高峰,然而,这个高峰期太短,仅仅6年,宋楚瑜的时代,就渐渐步入尾声。  

即使如此,陈万水依旧无怨无悔,陪着宋楚瑜走这段寂寞艰难的政治之路,2006年宋楚瑜参选台北市长之际,是他极难堪的一段过程,对外他争取不到更多票,对内他很难接受陈万水罹病的事实。当时已有传言指陈万水罹患大肠癌,但亲民党方面的说法始终是她系妇科疾病开刀,但手术清理不善导致肠沾粘;宋楚瑜忍痛继续选举活动,并公开宣示,如果夫人开刀情况不理想,他就退出政治。  

宋楚瑜这番“真情表白”,当时甚至被视为假意之举,如今回首让人唏嘘。政治人物败选之后,即使不想退出都必须淡出政坛,但做为一辈子的政治动物,不关心政治生活即无重心,不论如何,宋楚瑜再有什么想法他都得认清现实,2008年他与泛蓝大老们同心支持马英九竞选台湾地区领导人,直到2012年重出江湖,依旧惨然而归,当时又传出陈万水情况不好,选战起跑后,陈万水勉力出面澄清外界传闻,戴着假发的她在梳妆后神采依旧,但看得出虚弱。  

陈万水说天蝎座的她碰上金牛座的宋楚瑜,再怎么刺他都没用,只能适应他配合他,印证陈万水说的一句话,“我比宋楚瑜更爱宋楚瑜!”宋陈伉俪感情深笃,宋楚瑜任“省长”时登玉山,喜孜孜地打电话给陈万水,像孩子般向陈万水献宝,“爱到最高点”,外人看着好笑,这却是宋陈两人真实的相处。  

陈万水是不喜欢政治的人,宋陈两人在美结识携手一生,返台后,宋楚瑜任职台“新闻局长”时,是陈万水最难调适的一段日子,她常和友人感叹,宋楚瑜几乎全天24小时为公,没有家庭与私人的空间和时间,风华正盛的宋楚瑜又是当年的万人迷,陈万水甚至出席婚宴场合都找不到机会与宋同行,后来长辈告诉她,宋楚瑜是大家的,不是她一个人的。从此,陈万水认分了,她回到家庭打造一个安稳的家,公事场合完全不见她的身影,即使偶尔与媒体有接触机会,她总是略做招呼,就把时间留给宋楚瑜和记者们,因为要“让你们好好谈公事”。  

陈万水其实是极有主见的女子,即使宋楚瑜是蒋经国身边的红人,陈万水却不常在妇联会的夫人活动中出没,尔后连战夫人连方瑀女士组夫人合唱团,她亦甚少与之唱和,在她身上没有珠宝装饰,连颗钻戒都看不到,直到200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时她得跟着离岛访问,才特别订制若干改良式旗袍,颈间搭配的是养珠。与陈万水接触过的人,几乎众口一词,她低调、她随和,从来笑脸迎人,她不喜欢人们称她夫人,更不爱“官夫人”一词,于是“万水姐姐”应运而生。  

不论几次选举结局如何,陈万水是大家最喜欢的政治领袖的另一半,却是毋庸置疑。  

“跌到了,要自己爬起来,没有人对不起你,所以不要责怪周遭的人害你如此,要学习让自己更勇敢、更强壮,永远有余力帮助别人,但千万不可老想着要别人帮你。”这是陈万水记忆中父亲的教诲,她身体力行,有苦从不对人言,而别人的苦,她总是贴心地想着能做些什么?可以想像,在宋楚瑜政途受挫的困顿日子里,陈万水如何抚慰与转移了宋楚瑜的抑郁之感。  

“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72岁的万水姐姐放下她的病痛,走了,留给支持者无限怀想,也留给她的老伴无限遗憾,“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此刻或许还是只能用万水姐姐的话来宽慰宋楚瑜,“很多事情是不可抗拒的,来了就去处理,适应命运给你的。”宋楚瑜最不得志的这10年,却是和陈万水最亲密的10年,回首前尘,宋楚瑜应该彻悟,他一辈子追求的政治志业比不上这个女人给他的爱,是非成败转头空,人生永远有比政治更重要的人与事。(中国时报)

 
[责任编辑:PN007] 标签:感情 女子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