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刘承武:司法并不能解决所有的政治问题

2011年02月19日 11:10
来源:凤凰卫视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正在加载中...'

郑村棋:绿营政客对扁妻吴淑珍“既爱又怕”

任韧:司法权和行政权这样一个制衡的平衡点很难拿捏,其中的模糊点,也许就会有这个势力的进行渗入,村棋兄你刚才提到了,曾经有传媒说,马英九的五人小组要指示说,在吴淑珍的案件中,要她技术性的避免入刑,但是如果真的有蓝营的政治力介入到了吴淑珍的案件,事态发展到现在,真的会对马英九有利吗?这样岂不是在一定程度上虽然说可能讨好了绿营或者是中间选民,但是却伤了蓝营选民的心,这样真的有利于年底的立委选举吗?

郑村棋:我认为还是有利的,就是说如果吴淑珍真的入监服刑,即使她依法经过评估,本来就按照正当程序就应该进去,绿营有很大的政治操作空间的,但是这个事情变成他年底可以鼓动选票,对马英九来讲是很难应付的,但是倒过来讲,没有说今天吴淑珍不必,但是他讲按照专业评估,一切按照合法程序,至少不管怎么样,贵为第一夫人,今天还是得走完一定程度的司法程序,被送到医院被评估,然后检察官再开庭再遮护好像达到一定程度的惩罚的目的。

蓝营的群众,蓝营的选民虽然有所不满,但是除非邱毅今天的攻击的爆料,掌握到非常非常具体的证据,真的法务部长跟民进党的有所勾结,那只会上升到说,是不是曾勇夫秉承了马英九的五人小组的政治意志,因为五人小组里面的王金平被媒体问的时候,他并没有否认说有谈论到这件事情,但他只是讲说,我们是有交换意见,只是谈谈,并没有做政治性的决定,这个政治性的决定并没有往下来传承,但至少承认有这么一件事情的存在。

所以如果没有更多人的爆料,掌握真正的内幕,看到一个政治算计,包括政治的勾结的话,蓝营的选民虽然不满,可是终究还是会含恨投票,含泪投票,因为他们别误选择,就这一点马英九的阵营绝对是经过精算的,他们与其让绿营有一个很好的借题发挥的着力点,把这个炸弹拆掉,以及内部所谓的蓝营的选民,他们太了解了,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终究还是会投给他们。

所以在这一点情况之下,我认为蓝营的群众,勉强是可以接受,重点是马英九他们到底有没有介入,我是认为这一次,包括医院行政本身,他们觉得吴淑珍真是个烫手山芋,我相信如果今天一般的老百姓,就算是同样的状况,被关进去,也有可能发生意外死亡,会引发轩然大波吗?也不会,所以他们比较有胆量,比较敢去收,可是吴淑珍非等闲之辈,风吹草动,一点点的风险都承担不起,所以从行政部门最好还是不要收这个东西。

第二个我刚才讲过,从蓝营的高层,从法务部本身,最好也是把这个事情达到一定程度的安抚,但是又能达到一定程度象征性的惩罚,最合乎大家的政治目的,我想绿营的群众,在这个时候也松了口气。唯一如果有一点点失望的,也许是年底要选举这些绿营的政客,或者明年要选举的所谓的总统大位,他们扫掉了一个着力点,但是这个应该也,因为这个也是有两面刃。而吴淑珍他们是既爱之,又怕之。所以我是觉得从台湾党内的各方势力的综合一个角逐的结果,除非有惊天的惊人的证据,要不然大概一两天之后,这个就平息过去了。

任韧:好,其实从吴淑珍这个案子,可以看出在台湾任何高度政治敏感的案件,都可能会引发蓝绿双方的对立,进而引发丰富的联想,所以吴淑珍这个案子最终对于台湾的司法独立,对于台湾整个民主进程的影响,恐怕还需要进行持续的观察,以及深刻的一课,广告之后继续请两位解读。

任韧:马英九在接受美国华盛顿邮报的专访,首次提到了2012年台湾领导人的选举,有竞选连任之意,不过马英九办公室的发言人罗志祥在今天上午说明马英九主要是把事实点出来而已,首先要请教村棋兄了,你怎么来看,就马英九竞选连任的意愿向美国媒体所传达的信息?

郑村棋:我觉得马英九要选举,这在台湾就是叫做司马昭著知心路人皆知,重点是他没有先对着国内宣布,先对着外人宣布,这时候真的是很糟糕了,当然这一次有比较进步,他没有用所谓的普通话对外讲,但我相信他也许憋的很不舒服,少了一个卖弄的机会,但是我想这一次在讲的重点里面,是借外面同时传达一个讯息回到里面,因为前一阵子,14个有中华民国国籍的诈骗犯被菲律宾政府以所谓的一中原则遣送到中国大陆去,这个在台湾岛内引起轩然大波。

我想对于绿营,对于马英九来说,是不是能够坚守一中的原则,一中各表,表示的非常非常大的一个否定性,说你看这个事情活生生证明了,我这个一中原则是坚持不住了,所以我想马英九借这次对华盛顿邮报的记者表达这个身份,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间接对着中国大陆领导层讲说,你们不要搞的太过分。如果搞的太过分,他在岛内很难生存,但他依据的又是宪法,好像因而堂之中国大陆,他称大陆,台湾称台湾,在这种情况之下,再次重申说基于中华民国宪法的原则,来支持他的所谓的一中各表这个言论的正当性。

同时也稍微抵挡了一下在岛内绿营对他的铺天盖地的有关丧失主权的攻击,我想他是对于他的政治压力的一个转换的作用,同时对于年底的选举,开始做一点铺衬,要不然是完全无招架之力的。

刘承武:司法并不能解决所有的政治问题

任韧:好,这个部分特别需要请教一下我们的法律专家承武兄了,马英九刚刚村棋也提到,他在接受专访的时候,也特别强调,说了台湾对岸是大陆而是中国,其实主要原因是基于一个中国以及宪法的原则,但这样的表述也招来了绿营的强烈反弹,说他是一路卖台。你怎么看马英九两岸关系的表述上,特别强调对于宪法的这样一个表述?

刘承武:其实我们可以知道,大陆地区它已经是我们的法律用制,简单的说,它本身在我们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两岸联名条例,里面就已经把大陆地区定位一个法律用语,所以也不是他所创,现在大法官会议解释,我们知道曾经有人这种解释,说到底中华民国的领域有多大,法权有多大,大法官说,如此高度的政治议题,大法官不便解释,所以就不受理了。

所以在这种状态之下,就变成了回到了政治议题政治解决,因为大法官能解决的事,普世客观标准下的,比如说自由民族的原则,宪法基本原则,像这一种到底领土大小,法权大小,这个到底是既受一局还是一国,一国政府里面是两政府吗?这种东西没办法,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在这样子的一个高度敏感的议题的时候,原来大法官的权利也是有极限的。

换句话说,司法权跟行政最高权的总统权,甚至统治领域的权,我们从这里面就看到一个感觉,统治领域权的事实的真相如何?果然不是大法官该解释的,大法官所解释几乎都是硬朗面,在领域上应该怎么做,那最高的基本的原则不可抵触,怎么做,所以我看得到的是我们大法官就这个议题退缩是合理的。

退缩之后反而创造了无限的空间,让各自表述,我觉得这未必不好。所以我们可以看到那不是司法可以解决的问题时,我们觉得大法官也不要扩权到想解决所有的政治问题,这就是司法应该要有谦抑,就是谦虚一点,抑制一下自己,不要每个东西都想要去沾一下,按自然的去解决,因为这是历史上该解决的问题。

任韧:好非常感谢承武兄,也谢谢村棋兄,感谢你收看《凤凰全球连线》,再会。

 
[责任编辑:王尚喆]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