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郑村棋:吴淑珍若坐牢 绿营选举将添筹码

2011年02月19日 11:08
来源:凤凰卫视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正在加载中...'

郑村棋:吴淑珍若坐牢 绿营选举将添筹码

任韧:好,承武兄特别从人道的角度来谈了谈吴淑珍的最后,今天案件的这样一个结果,村棋兄,我想请教您的是,吴淑珍案件在今天我们看来,她有什么样的政治的效应?

郑村棋:我想对于台湾人民来讲,就是又上了一课政治法治教育,吴淑珍如果是一般百姓,犯了同样的罪,判同样的刑,经过这么一个所谓的法律的评估程序,不必入监服刑,所以老百姓觉得可以接受从人道的角度,严格讲,我们应该以平常心把吴淑珍当一般老百姓来看待,可是为什么很困难呢?老百姓会觉得说,你有掌握这么大的权力,犯了这么大的错误,竟然可以某种程度的逍遥法外,我想对于老百姓心里的感觉不是太舒服的,这是一般来讲。

但是一定程度对于台湾市有一定政治的进步效应,为什么呢?绿营的民众看起来是蛮高兴的,所以他们对于年底的选举的时候,绿营的政客,如果要操作鼓动他们群众的情绪,并且说是政治破坏,政治打压,看起来是少不了这个借口。对蓝营的群众来讲,也许心里依然愤愤不平,但是因为扁家一家里面已经有一个陈水扁关在里面了,所以我想对绿营的群众来讲,虽然不满意,虽然愤怒了,但是勉强觉得还是可以接受。

当然现在爆出一个料说出这里面恐怕是有一种政治算计,对吴淑珍的这种处理,我们老百姓只是关心两个。第一个她有没有特权,她有没有一个政治算计,政治界的介入,我想看起来,一般老百姓对于这样一个事件,很难有一个比较经验,因为我们生活经验中,类似吴淑珍这么一个身心伤害者,重度身心伤害的犯罪,到底该不该入监,严格讲好多老百姓平常生活中,没有太多的经验可以对照,所以不免还是有说,是不是因为吴淑珍曾经是第一夫人,她享受的特权,所以对她法外开恩,老百姓的这个疑虑并没有完全去除掉。

第二个,虽然因为这个囚已经开始这样执行,而因为法务部长曾勇夫跟民进党的大牢有个密谋,所以换了一个新的台中的监狱长,同时也换了一个新的医疗团队,让吴淑珍经过评估之后,照片计划回去,但是我第一个要先质疑的,吴淑珍搞不好有点自打嘴巴。因为今年1月5号,台湾的媒体界曾经传出一个新闻,说国民党的五人小组在最高讨论的时候,曾经做了个决定,说就是要让吴淑珍技术性的避开这次的服刑,邱毅跳出来说这是民进党特别是扁办的阴谋就是要栽赃马英九是个假新闻。

但是今天这个假新闻看起来成真了,而邱毅又出来讲说是早有阴谋,我想邱毅在这个地方,到底有没有一个具体的证据,就是我刚才讲,除了吴淑珍是特权之外,有没有一种政治算计。那么政治算计对绿营的统治来讲,他们少掉一个操作的借口,但是对于蓝营特别是马英九,他们是松了一口气,因为涉及到年底的选举,如果说吴淑珍今天被关,万一不幸,在监狱里面病重,甚至是病危,甚至因为这样病死的,那绝对是对于年底选举来讲,绿营的很大一个鼓动情绪的筹码。

那么现在遮护她的儿子在家里面等于是一种间接的囚禁,少掉一个政治操作的空间,对于蓝营来讲,他可能是松了一口气,但是这里面到底有没有政治算计呢。还是应该平常心看待,我认为不管怎么样,总的来讲,年底的时候,如果不以这个作为一个选举的操控的焦点,比较能够回归到政治的辩论,政策的辩论,政界的比较。对台湾的民主进程还是比较好的。

但是我还是要讲一句话,吴淑珍这么一个最高的领导人的犯罪行为,到底如何被对待,因为她的身心障碍的身份,竟然可以得到近乎免刑,对台湾的老百姓来讲,重新思考我们的法治,重新认识我们的整个国家的法律体系,终究还是上了蛮宝贵的一课。

刘承武:吴淑珍免囚是司法与行政平衡的结果

任韧:承武兄,刚刚村棋兄特别提到了,曾经有传媒说,马英九的五人小组曾经似乎指示过要吴淑珍技术性的避开服刑,您的观点呢?吴淑珍案件当中,真的留下了如此大的司法操作的空间吗?

刘承武:我们可以知道一件事就是说,是否要拒收这个人犯进来,这个是行政权,因为它是监狱保护下的体系,但是是否要把这个受刑人送进监狱这是司法权,因为他是检察官等于判决的确定力,送进去。行政权为什么可以对于司法权的要求进监狱可以拒收,因为它是个事实上的困难点。也就是说不但会影响了监狱的所有教化,甚至会造成任命的损害,甚至造成了更高的就是行政、政府公信力的损害的时候,这个时候生命的最高性会被保障。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只是目前暂时拒收,所以未来仍然还是要继续看她的病情有没有好转,是不是这些并发症有没有慢慢的好转到少了好几项,之后就会变成只是单纯的不能自理生活,那我们所谓的不能自理生活,主要是看什么呢?有没有大小便失禁,如果一个人他大小便没有失禁,只是她双腿成了瘫痪,你仍然可以抱着她把她放在马桶上,让她大小便,目前培德医院是有机会可以收的。但是如果碰到了并发症,严重的多项,加上有生命随时死亡的可能性时,那个风险就不好说了。

所以这个时候才有暂时拒绝收监的这样一个权力,但是检察官仍然还是每个月,甚至每季,仍然还是要派警员定期去访视她,甚至自己去看,之后仍然还可以再送进去,在送进去的时候,一样就会变成一个拔河。检察官送,你还是可以拒收,但是你要有一个医疗团队,告诉检察官你拒收的正当理由是她的生命法医仍然不能保全的时候。所以检察官还是可以继续送。所以这就是我们看得到司法权跟行政权在这个制衡上面的一个巧妙的平衡点。

 
[责任编辑:王尚喆]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