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林益世:天之骄子的傲慢与堕落

2012年07月16日 17:29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韩福东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牙医从政

时间回溯,林益世的政治生涯,开始于他13年前职业转型的冲动。

林益世出身政治世家,他的父亲林仙保是原高雄县红派的掌门人,曾任台湾省议会议员。高雄县有三大派系,林家的红派,王金平(“立法院院长”)的白派,以及民进党内的余家黑派。

红、白、黑三大派系主导了原高雄县的政治经济资源,主要力量分别为水利会、农会与行政系统。

但林益世从小似对政治不感兴趣,他毕业于台北医学院牙医系,开始医生从业历程。但家世的背景,还是在1999年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林仙保的扶持下,他初试啼声,参选“立委”并获成功。而后,他飞黄腾达的速度,远非一般国民党政治人物所能比拟。

“林益世的崛起在国民党体系内非常少见。民进党内很多人自己打江山,不依靠父母而爬上来的比较多,国民党不同。林益世不是以能力和才干见长,也不算显赫的政治世家,父亲林仙保连‘中央’级官员都没做过,只是个小的地方诸侯。林益世能有今天的地位,全因马英九的器重。”黄创夏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林益世1999年起,能连选连任四次“立委”,固然有父亲高雄红派掌门人的支持庇护,但他能够不止于“立委”高度,而再上一层楼,则和马英九息息相关。

媒体人出身的黄创夏,此前与林益世十分熟稔。在他的印象中,林益世因出道晚,对有资历的新闻人都比较有礼貌,相当随和。包括他任“立委”时,跑线记者可以在他办公室抽烟、喝茶和打牌。

“用台语讲,他很会‘看风筝’,就是只向上看,不向下看。对自己的助理和随扈,他有时就比较凶。对有地位的人——包括在马英九面前,就很恭敬。再加上他长得很憨厚,有股土气,形象很好,又年轻,还是本省人,符合马英九的需求。”黄创夏认为,除此之外,2005年马英九与王金平党主席之争时,林益世表态挺马,也是马英九重用林益世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李登辉执政时代,国民党中央与地方派系结盟,爆出严重的黑金腐败现象,最终导致2000年执政权易手。此后,出身高雄的“立法院院长”王金平成为国民党内地方派系中最有实力的政治人物。而林家的红派,恰是王金平在高雄的竞争对手。

深受器重的青年政治领袖

在马英九击败王金平,出任国民党主席之后,开始组建青年团。而林益世则成为国民党首任青年团总团长。

青年团参加人员必须40岁以下,马英九的目的在于保障青年权益,扩大青年参与,并提供青年参与决策的空间,期望透过青年团使青年增进对国民党的认识与认同。目前团员约2300人。

当时规定,青年团团长同时出任国民党中央副主席。这是2006年,林益世38岁。

“当初成立青年团时,吴志扬(国民党荣誉主席吴伯雄之子)等人也有兴趣,但马英九认为他是‘太子党’,不合适。后来有人推荐周守训(“立委”),但他是外省人之子。马英九力拱林益世。在这之前,国民党内没有三十几岁就出任副主席的。”黄创夏说。

到了2008年,林益世角逐“立委”连任,与高雄黑派的余政宪拼得激烈。马英九站台为林益世助选。有一张照片流传甚广,马英九坐在摩托车上,在林益世身后揽住他的腰,林益世回头与马英九对望,显得相当默契。

也是在这一年,国民党政策会执行长曾永权出任“立法院副院长”,空缺的“大党鞭”职位开始出现竞争。台湾坊间称国民党中央政策会执行长这一职务为“国民党大党鞭”, 负责政策协调和与“立法院”的沟通,权力相当之大。

黄创夏说,当时“立法院”资历仅次于王金平的洪秀柱等人都在争取这个职务,但马英九暗示林益世更为适合。

这只是林益世一路扶摇直上的一个片段。2011年,林益世再披战袍,争取“立委”五连霸。今年1月揭晓的结果,对他是一个打击。但正应了“塞翁失马,焉知祸福”的古话,“立委”败选刚过半月,他就被任命为“行政院秘书长”。

黄创夏说,“行政院秘书长”的实际权力,在某种意义上比“副院长”还大,仅次于“院长”。

没想到贪这么多

“其实就只有3个人在上班,‘院长’、‘副院长’跟我而已,其他人都是我们的幕僚。”这是今年春天,陈启祥偷录的林益世讲话。

“现在‘国库’的印章是我盖的,也是我管的。”林益世还说,“‘中联’董事长的人事,是我上上星期批出去的,现在换这个姓郑(郑宗仁)的,人事是我决定的,我批的。”

台湾“中联”是一家资源矿产公司,隶属于官方拥有股份的公营事业“中钢”公司。

林益世在涉嫌索贿的过程中,不断强调自己的权力之大。“一定处理到让你很舒适!”他要求陈启祥将8300万台币贿款,逐次给他:“基本上分成3份,3、3、23(3000万、3000万、2300万)。”

陈启祥何以偷录音,将林益世爆出,原因目前还不是特别清楚。一种说法是,他无法忍受林益世过高的要价,而林益世在索贿不成后利用权力使陈启祥的公司受到环保处罚。但这个说法遭到环保部门的否认。

还有说法称,林益世得知另有民进党籍“立委”宣称仅要价4000万元新台币,即可为陈启祥争取到炉渣采购合约,遂电话怒骂陈启祥,甚至爆出台版三字经,导致陈启祥下定决心举报他。这个说法同样没有得到确认。

唯一得到确认的是,林益世的确收了钱。两年前实收的6300万新台币,和今年要价8300万新台币,他自己都承认了。

“很多人为此傻眼。以前认为他即便有贪,也不会贪这么多。”黄创夏说。

林益世的确令很多人跌破眼镜。几天前他宣称自己陷入“政治谋杀工程”,而今却只有认罪伏法。他两年前因陈水扁贪腐案有感而发写就的博客《从政第一要件,清廉!》,也被媒体翻出,现在看只是一个笑话,反讽意味强烈。

在林益世辞去“行政院秘书长”职务后,国民党第一时间开除了他的党籍。他的母亲、妻子都受此案牵连,列为被告,据说索贿8300万时,他父亲也在现场。高雄红派林家,堕入此劫中,已难出离。

虽然林益世目前还大包大揽,并没将其他政商人物拉下水,但此时对此案牵涉程度预下判断,还为时过早。(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责任编辑:PN007] 标签:林益世 南部政治 院长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