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塑“大火”恐烧掉马英九“大计”
2010年08月18日 08:07海峡导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台塑,一向被人们视为台湾传统产业的标杆企业。

但其下属企业“六轻”,7月份的两场大火,让台塑在台湾民众心目中的形象受挫。大火带来的环境污染,对当地农、渔业造成巨大损失,因赔偿谈判破裂,8月17日,云林县麦寮、平西等地乡民上千人到 “六轻”围路抗争,并与警方爆发多次激烈冲撞,警方当场逮捕7人。双方矛盾与分歧悬而未决。

“六轻”的大火也再次点燃岛内环保人士的激情,受此牵连,最近台湾多项重大产业投资案因环保问题停摆。环保团体称“这是环保的黄金时间”;而投资企业界人士则心灰意冷,感叹台湾投资环境并没有因政党轮替得到改善。

台塑当然是最大的输家,马英九和他的“政府”也为此焦头烂额:要环境还是要发展?环境与发展,难道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有专家表示,环境与发展这个人类社会进入工业时代所面临的普遍难题,在台湾因为政治力的介入而变得更加棘手。马英九当局如果无法找到妥善解决的办法,其雄心勃勃的 “全球招商计划”可能落空,台湾十多年来经济持续走向衰弱的局面也将无法扭转。

一个月内 两次大火

台塑受巨损,周边民众亦受害

整个事态的演变,缘起于7月份六轻厂的两起大火。

据台湾媒体报道称,7月25日晚8时20分,台湾云林县麦寮工业区,台塑集团第六轻油裂解厂(简称“六轻”)炼油二厂因重油外泄突然爆炸,顿时火光冲天,火苗高达50米,数十公里外都看得到。大火烧了两天两夜,厂区内的24辆消防车根本无法控制火势,云林县、嘉义县和彰化县消防局,一度共出动多达30多部消防车前往支持,直到27日傍晚,火势才被扑灭。这是继7月7日之后 “六轻”第二次发生火灾。

火灾后,炼油二厂被勒令停工。台塑经济损失自不必说,相关人员透露,7月7日的轻油厂火灾损失高达30亿元(新台币,下同),25日大火直接经济损失就有100多亿元。有业者估计,炼油二厂停工台塑石化每月营业收入将减少200多亿元。此外,这两次火灾,也冲击到岛内石化中下游产业。

因为重油燃烧产生的浓烟夹带的氮氧化物、硫氧化物、粒状污染物,造成当地环境污染,农、渔业受重创。“养殖场水面布满黑色污垢,捞上来的大文蛤,不是开口死了,就是传出怪味道”。还有台湾媒体报道称,麦寮一处养鸭场上千只鸭子在喝水后,突然暴毙,业者损失高达40多万元。民众也担心空气受污染而影响健康。

谈判破裂 民众抗争

云林县和当地民众提巨额赔偿并停厂,与台塑谈不拢

“六轻”的两次大火引发附近民众不满。在第一次火灾后,就有民众多次抗争,要求 “六轻”全面停工,并赔偿损失。

7月26日晚间,200多名麦寮居民包围工厂,警方则出动约250位警力维持秩序,双方引发激烈冲突。抗议民众丢掷水瓶、鸡蛋,警方则以盾牌阻隔抗议民众,并挥舞棍棒驱离。在冲突中,无论警、民都有人挂彩。最后,在云林县长苏治芬出面协调下,冲突才告缓和,而台湾“经济部长”施颜祥等人当天也紧急南下处理后续事宜。

第二次火灾后,云林县环保局也立即裁处 “六轻”100万元的罚款。7月29日,苏治芬更带领受害民众到台北,上演了 “惊天下跪”、“为民请命”的好戏,并将死鱼、文蛤丢向 “行政院”,要求台湾当局对 “六轻”进行工安总体检。

苏治芬的这一举动立即引起舆论高度关注,马英九也亲自过问,当局为了化解压力,7月30日,“行政院长”吴敦义亲自率相关官员南下“六轻”工业区,试图“解决问题”。在与台塑7人小组、云林县政府代表座谈后,达成台塑“六轻”厂全面停工,对全乡民身体健康检查,依照县府评估农、渔、牧损失进行全面补偿等共识。

但台塑与云林县政府、当地民众的协商并不顺利。据台湾《经济日报》报道,台塑副总裁王瑞华8月16日率7人小组成员南下,苏治芬提出包括农业安定基金等320亿元补偿案及 “六轻”20年关厂等要求,但台塑方面无法接受。此外,麦寮乡另要求赔偿、补偿金共17亿元,但台塑同意的赔偿金上限为5亿元。这次协商破裂,就直接导致8月17日民众千人围厂,警察千人戒备,并进而引发冲突。台塑集团主管强调,乡民围厂、封路后,对外交通中断,内销产品无法运送。直到当天下午4点多,民众才渐渐离去,并扬言还会继续抗争。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六轻”大火牵动环保议题敏感神经,“国光石化”、“中科四期”等重要项目受阻

有台媒认为,如果封路、围厂的时间无限期持续下去,情况会一直恶化下去,甚至可能会衍生全麦寮“六轻”停炉的严重问题。以台塑麦寮每年1.2兆元的营收推算,全区停产一天的营业损失高达33.3亿元。

台塑损失自然惨重。但更为严重的是,这两次大火已经重创了台湾民众对石化业的信心。石化业在台湾本来就饱受争议,“六轻”就是例证。1987年,“六轻”最早选址宜兰,遭到强烈反对。为此,台塑集团创办人王永庆亲自上阵,与当时宜兰县长陈定南举行公开电视辩论。尽管王永庆拿出台塑设在美国的石化企业环保资料作为证明,陈定南一句 “为子孙保护好环境,不当千古罪人”,让王永庆碰了软钉子,无从着力。最终,“六轻”1994年落户农业大县云林。

台塑一向以管理严谨著称,被誉为石化业的“模范生”。但“六轻”两次大火,让“六轻”预估总投资额达1250亿元的四期扩建计划受阻。苏治芬就公开表示,“六轻”扩建别想了。

不仅如此,受此牵连,台当局后续推动的重要投资计划也面临搁浅。8月3日,岛内1100多名学者联名反对兴建“国光石化”,带头的是“中研院”前院长李远哲。总投资额达5800亿元的“国光石化”项目,是台湾“中油集团”用以对抗台塑“六轻”的重大投资。面对这样的变数,台湾工业总会理事长陈武雄7月30日在马英九面前直言,“我要为业界讲一句话,没有哪一个投资案子可以拖这么久,我个人是死心了”。

台湾民众因环境疑虑要求暂缓投资,并非只涉石化业。友达未来将投资2000亿元的中科三期 (台中后里),与友达预定投资4000亿元的中科四期 (彰化二林),也相继被法院裁定停工。若加上郭台铭预定在苗栗的大埔工业区土地征收受阻,台湾这一场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争执,恐怕不知要持续到何时。

有人欢喜 有人忧愁

环保人士齐声叫好,民进党添油加醋,马英九的“全球招商计划”面临挑战

面对一系列重大投资案受阻,岛内各方自然有人欢喜有人愁。环保人士和相关学者自然视之为一次胜利。而看到国民党和马英九当局的窘境,民进党更添油加醋,暗里偷笑。

中国社科院台研所研究员王建民表示,“六轻”失火原本只是 “工安事件”的个案,但随着岛内民众环保意识的高涨,民进党政治力的介入,使其变成“环保事件”。“按照台湾相关法规,民进党籍云林县长苏治芬是有责任、有权力来处理‘六轻’失火事件的,但她偏偏要到台北下跪施压,让事件变成了一次政治斗争。”

岛内的政治力与经济、环保问题搅在一起,使得问题更加复杂。王建民说,马英九当局正处在左右为难的境地。“全球招商计划”早被马英九列为最重要的施政方向之一,“若马英九当局找不到一个妥善解决的办法,给外界的印象就会是,台湾的投资环境并不理想,那‘全球招商计划’必然会受到影响。”如此,台湾经济发展不起来,难免继续沉沦。反过来,如果强推投资案,那民众和民进党更会批其不重视环保,在未来选举中,国民党必然会被“教训”。

“‘六轻’事件对国民党的负面影响,可能会抵消因民进党在‘南二都’分裂带来的正面效果。”台湾成功大学政治系副教授周志杰说,民进党可借此批判国民党图利大财团,远离农工大众的印象,塑造出国民党不知民间疾苦的心态。同时,台湾内部的如此乱象,当然会严重损害台湾的招商形象。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吴生林 编辑:解文娟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