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胡志强:“习马会”难度并不高 可选在钓鱼岛见面

2013年11月13日 09:21
来源:凤凰卫视

'正在加载中...'

胡志强

凤凰卫视11月12日《解码陈文茜》,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文茜:欢迎收看今天的《解码陈文茜》,我们今天蓬荜生辉,非常高兴能够访问国民党的政治明星,台中市市长胡志强,胡市长谢谢。

胡志强:文茜好,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

陈文茜:那么在三中全会的时候,我们特别来讨论一个对台湾而言,也是两岸关系里一个最重要的大问题,2016年是否国民党一定,或是有极大地可能性会交出政权。那这个问题对胡市长来讲,我相信是国民党忧虑的问题,但也必须诚实面对,因为时间一天一天的靠近。首先我们来看一个很重要的长期的民意调查,为什么我特别提到长期呢?因为有些政治人物会因为一时的事件,民调或有起伏,可是如果它是一个长期的趋势的话,那你必须把它严肃地看待,这个长期的趋势不容易逆转。

那我们先来看这个长期的趋势。在2012年5月15日,马英九是1月14日投票的时候连任的,那5月20日的时候要就职,在就职之前,TVBS做了一个民意调查,当时马英九的支持度是20%,也就是说他才刚当选不到几个月,他的支持度就只剩下20%,换句话说人们虽然投票给他,可是对于投票了以后,他就职的那三个月中的表现不满意。那三个月里头就已经包括了证所税出炉了,所以他民调就已经跌到了20%,接着是林益世的贪污,他首度跌到了15%,林益世这件事情从2012年的7月3日开始,他可以说是让马英九的支持度首次低于陈水扁贪腐的时候,当时陈水扁是18%,只剩18%。

连战曾经在一个帮马英九站台的演讲会上嘲笑那个时候的陈水扁,说你们整天在讲18趴,讲的是过去国民党曾经给一些薪水很低的公务人员特别的利息是18趴,他说什么叫真的18趴?就是陈水扁的民调是18趴。那现在我们看到在2012年7月3日,虽然马英九的支持度,在个人没有任何贪污情况,但他重用的属下在贪污的情况下,他的民调跌到15%,比当时陈水扁的18%还要少。连任两个月以后,短暂的过了10几天之后,马英九回到了19%,可是他连任四个月之后,因为证所税他都没有解决,愈演愈烈,经济越来越坏,他又甚至跌到了13%。也就是说第一个是你重用的属下居然贪污,其次对于证所税你完全顽固不灵,不愿意面对台湾经济的真相,从那个之后马英九的民调就一直在13趴左右。那么核四公投呢,他又短暂小升到15%,再来就是他的办公室主任赖素如涉贪,他又跌到了14%,两岸服贸协议推出来的时候,事实上对他个人并没有任何的帮助,仍然是13趴,那么后来的台风实际13趴,等到马王开战的时候,撤销王金平党籍的时刻,他的民调跌掉了11%。当然也有另外一家民调中心做出来他只有9.2%。但是我看的是TVBS,我们可以看的是一个非常长时间的民调。

事实上整个所谓撤销王金平案里头还包括了监听的风暴,也就是说马英九在上台的时候,他认为台湾要建立一个人权的标准,他绝对杜绝违法监听,结果监听事件在爆发的时刻,反而马英九以及他原来相当信任的检查总长黄世铭都陷入了可能涉及非法监听的风暴。马英九支持度维持在11%,那么最新出来的民调仍然是如此。这个过程里头也还包括了当时的洪仲丘案,换句话说,如果我们从一个长期来看,马英九的民调最低11%,大多数时刻是13%。所以我刚才看的时候,我看认为就是说,从2012,差不多7月3日到2013年的10月2日,这个时间长达一年又三个月,在这一年又三个月里头,他最高民调是15%,最低是11%,那中间最长时间都是维持13%。所以我们现在把他看成是13%的支持度,如果他将来没有特别的事件发生的话。那这里头就出现一个问题,马英九希望能够兼任党主席,他希望能够掌控明年的大选。那马英九个人希望透过很多不同的方式来巩固他的权力。可是有相当多的人就很担心,就是马作为一个民调如此低迷的“总统”,或是低迷的国民党的党主席,他仍然想要伸手管理所有的事情,他只会拖垮国民党,而且他看起来并没有要认真地扶植2016的接班人,让这个接班人有机会可以跟蔡英文一拼,这是许多大家的见解,也包括我个人。所以市长您怎么看?是否因为马英九支持度又很低,又不肯放权力,国民党即将失去2016?

胡志强(台中市长):我觉得国民党的危机就是马英九的危机,我也曾经跟马主席报告过,我说我们现在,尤其是马先生,你不能够期望国民党为你做什么事,你所作所为只有一个考虑,你能怎么样帮国民党,那答案是什么呢?你要帮国民党赢得2016的选举,除此之外没有什么个人定位,这种事成功,那种事失败,民调高低。我觉得现在再想这些都来不及了,只有一个任务,如何能够安安稳稳的把政权交给下一个领导人的时候,还是我这个政党执政,只有这一个考虑。我有说过,两年以前就说。我说不是国民党为马英九做什么,而是马英九为国民党做什么,我当时就讲这句话。现在我不觉得马先生不知道危机,他一定有危机感,有时候我也听到他身边的人叫,全世界的执政者民调都低了,奥巴马也低。

陈文茜:奥巴马是45%。

胡志强:我知道,好了,你不要强调了啦。他们都是这么说,执政者好像都低,这种心态我觉得很要不得,可是他们晓不晓得危机?晓得危机?有没有解决方案?我近距离观察,我也不算很远,当然不是很近,可是我觉得他们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而且眼看在未来的两年之内,民调想拉回到20%都几乎不可能。那你以20%,甚至于不到30%的民调支持度要走向总统大选的话很辛苦,非常辛苦。我也不晓得他有什么良计,美策,但是现在我觉得所思所为要对历史负责,要有历史定位的话,不是个人的,而是你对这个党能不能负起这个责任来。

陈文茜:支持马英九的人,以及马英九身边的人民都希望两岸的领导人见面,那就是马英九在他的任内比起过去有重大地突破。过去两岸的谈判以经贸为主,现在必须走向政治,让习马二人见面,但是习马二人要见面,它牵涉的问题最重要的是一个中国的原则。台湾方面的立场叫“一个中国各自表述”,北京的看法是只有一个中国原则。其实李登辉时代就非常希望两岸领导人见面,而且他希望因此得诺贝尔和平奖,我想市长您绝对是知情的,您当时担任驻美代表,然后也做了很多的游说工作。可是最终不可能成功地原因,除了当时的康莱尔演说之外,很大很大地一项因素是地点的选择,因为这个地点本身就牵涉到你对一个中国的认定,去澳门、去香港、去博鳌论坛,纵使马英九用国民党党主席的身份,这个地点现在都是属于中国共产党,以及中共,中华人民共和国所管辖的地区。很可能马英九得分少,失分会非常的大,在台湾重新掀起很严重地,很大地统独论战。我想了半天,只有一个地方两岸的人都会很兴奋,可是这两个领导人会很辛苦,就是钓鱼岛上见面,两个人坐着渔船。

胡志强:日本人会生气。

陈文茜:管他去,他总不能发飞弹打他们两个,他们敢吗,对不对。你旁边的两边各出军队围整个钓鱼岛,一方面宣示钓鱼岛是我们中国人的,第二个就是两个领导人登上那个灯塔。

胡志强:以前都没有。

陈文茜:领导者在各种风雨当中,我想了半天,除了这个之外真没地点,你的看法就是,其实“习马会”的困难度很高对不对。

胡志强:我觉得“习马会”的困难度并不高,我觉得你不要设太多目的的话不会太高,但是你要怎么样做让两岸人民都满意呢?我觉得两岸的关系真正有历史定位的是连战连先生,他第一个去,从此开展了两岸互利互惠的互动,这是非常伟大地一件事情。当然中国共产党也很配合。

然后从那以后到现在,很明显地,我希望如此,实际上也是如此,两岸之间我觉得已经确立两件事情我们要做到,甚至于我觉得民进党执政也不会违反这两个原则,第一不打仗,谁不希望和平,两岸之间不要再打仗,我觉得差不多先可以确定我们不打仗。

陈文茜:终战协议是吧。

胡志强:不要签,就是讲好不打仗,你要签任何协议麻烦都大。

陈文茜:就是嘴巴,口头表述。

胡志强:每个人讲五分钟话,这就很有历史意义了。第二个是什么呢?不后退,不倒退,我不觉得两岸关系谁上来都会倒退,现在不可能倒退了,倒退就是影响民众的权益,影响两岸人民的希望,所以这六个字由两位先生确定下来,不打仗,不倒退。

陈文茜:然后不用签协议,口头表述。

胡志强:不要去想那么多东西。

陈文茜:握个手就好了。

胡志强:握个手,然后大家讲一讲,喝杯茶,聊个天,吃个饭也没什么关系,你有什么好反对的呢?

陈文茜:地点。

胡志强:地点钓鱼台很好,大家都吃鱼,到那钓鱼去吧。我没资格去,但是我觉得这个事情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陈文茜:香港可以去吗?

胡志强:香港我觉得没有关系。

陈文茜:你觉得马英九可以接受麻烦?

胡志强:我希望他好好考虑一下,这也叫历史定位,真的。你去握个手,然后就说,两个人都讲不打仗,不倒退就好了嘛你还要怎么样,你还要两个人拥抱,还要两个人干嘛?

陈文茜:可是可能会引起民主进步党的攻击,就是你到香港去,你等于承认中共对台湾一国两制的主张。

胡志强:你见习先生,马先生见习先生,民进党就会骂了,通一个电话,民进党也会骂。

陈文茜:你管他骂什么是吧。

胡志强:对,他是反对党嘛,对不对,就从最进步的民主理论来讲,他有权力反对,你总不能因为他反对你就什么都不做吧。

陈文茜:刚才胡志强市长特别提到一件事情,他作为过去观察过国民党好几位政治领袖,以及从李登辉时代担任驻美代表到担任连战的总干事,跟马英九个人从年轻时候就是好朋友的身份,但是你说的一段话,你说连战是对两岸关系里头最大的突破口。

胡志强:有历史定位的。

陈文茜:那最近有一个政坛的阴谋论,我不是很喜欢附和阴谋论,现在大家都很爱听阴谋这样的。

胡志强:什么阴谋都有。

陈文茜:大家都很爱听,而且很爱讲,很爱揣测。就是连战的公子连胜文,台北市市长他不想选,或者他还没有想要选,甚至他倾向不选的几率高很多,但是几乎到了众望所归的地步。那据我所知,连战并不赞成连胜文竞选,第一个,他身体不够好,第二个他说,当马英九不支持我们竞选的时候,你要了解我看过李登辉时代他如何修理一个人,所以你很可能会在这个竞选过程中遭遇你平生想不到的各种羞辱。连胜文认为他自己坦坦荡,他没什么问题,所以他知道会有一场肮脏的选战,这个肮脏甚至来自于民进党,也来自于国民党内部跟他们的配合,他自己心里头是有数的。

第三个,他很关心的一件事情就是他能不能组成一个好的团队,因为他身体如果不够好的话,又没有一个好的团队,他会累到生病。其次政绩又会做不好,那连战跟他说,我们连家被羞辱的还不够吗?作为一个父亲,他并不希望他参选。这句话据我所知,连战是半年前讲的。就是最近连胜文的姐姐连惠心,她个人投资了一家生技公司,她是学艺术史的,然后她在哥伦比亚大学念的是教育,所以她等于是对生计ABC,她统统都不懂。那连惠心个人呢,因为她先生的关系,他们有一个创投公司。据我所知,就在那个过程中,连惠心决定投资这一家早就已经存在,摇摇欲坠快要倒掉的这家生技公司,他们生产的不是药,是健康食品。她当然不会知道这个药是什么内容,为什么我知道这些细节呢?因为他们找她做代言人,她觉得不合适,因为她是投资者,她妈妈连方瑀就说,我可以做代言人啊,她就说你是我妈,你也没有公信力,于是找上了我。因为那时候我是个胖子,我就跟她说,我不做任何的商业广告,所以我很清楚这个事情。细节就是连惠心有投资,可是她对所有的事情都不够熟悉。

那最近就爆发出来,就是说她的健康食品里头有一个药物,这个药物就是说,如果你参加了Party,那你吃了很多盛宴之后,你把油赶快排掉。连惠心有送我第一瓶,连惠心自己说她吃的满肚子都是。我亲眼看见今年连方瑀的生日,她的生日很倒霉,3月18日,连战落选那天是3月18日,她没生日过,“3·19”枪击案她又没生日过。所以她今年过3月18日生日的时候,连战在旁边吃饭,连方瑀就拿这个食品给他,今年连战生日她还是又推,换句话说,连惠心不至于去害她的父亲。这就表示她对这个保健食品本身所含有的量,含有什么她不熟悉。那更其次的呢,她内部的工作人员要告诉她说要吃60克,当然她内部工作人员是不是告诉她实话,她也没有办法分辨,最后检方居然就对她要求交保250万。那听说检方是因为不高兴连战办公室的主任丁远超在日本的时候,他因为看连惠心连夜被侦讯,他说怎么夜间侦讯呢?他不知道说那个检察官已经累了一整天,这个案子外界期待很高,他就希望能够赶快地把它侦讯完毕,所以就半夜的时候侦讯了连惠心。

那这件事情里头,连战后来说了一句话,如果公司有做错事情公司就该承担,可是希望政治不要介入。那政坛阴谋论就四起了,阴谋论四起的原因是因为刚开始它是药厂检验出来这里头有问题,那药厂检验出来以后呢,就去找了民进党的立委,民进党的立委就踢爆出来,卫生署也很快地检验。卫生署就主动也开了记者会,也对外说明了很多事情。连惠心就说不要因为我姓连就如此。

接着就有一些人在电视上胡说八道,就讲说连家统统都有投资,连战自己也有投资等等,然后连胜文也有,所以连惠心就很感慨,她自己觉得她也是受害者,她整个投资也是血本无归,她也吃了很多年的药,她全家的人都吃,她爸爸也吃,她妈妈也吃,每个人统统都吃。这件事情他们的感受是很不愉快,他们的感受是媒体不成比例的放大。如果这个媒体是台湾的《自由时报》,很亲绿的,可以理解,可是有一个报纸是很亲蓝的,不断地登在头版,或是连续三版都做他们的新闻。他们就开始想,是不是马先生的亲信插手,你的看法。

胡志强:我不觉得马先生会介入这个事情,我讲我心里的话。但是我觉得台湾媒体确实是有一个风气,大家追逐新闻的时候彼此竞争有时候忽略查证,也忽略事实,更不重视当事人的立场。像你刚才讲的这些话,没有一句话我在报纸上看得到,因为他觉得听众不爱看,观众不爱看。他觉得越耸动看的人越多,听的人越多,所以慢慢的,除非你是当事人,你真的不晓得这些压力的可怕,排山倒海而来,然后你永远没有机会说清楚,这是民主社会吗?有时候我都怀疑。我有时候跟记者开玩笑,我说你现在发生一件事情,你找了半天发觉原来我没有错,或者政府没有错,你会不会很难过。名人也是一样,不管你是哪一个名人,只要你是出名的人,一上新闻,排山倒海的压力。

陈文茜:小S也是一个例子。

胡志强:实际上是如此,现在还有谁记得那个事情?可是那两个礼拜所有的报纸登的都是非常耸动的,毁灭性的报道,你真的觉得叫天无门。我觉得,我就有这个感觉。你也一样,你就坐在这里等,哪一天你变成新闻主角,你就变成一个人在狂风暴雨当中,没有人可以救你,你叫,你喊,都不会登出来。那我觉得这个事情很可能是因为食品安全带出来的一个事情。

陈文茜:可是同样的因为食品安全在同一个时间,其实我们都做过新闻,那个比例呢,连惠心你把她登,一大片,一天是很合理,你放到头版头条这个很不成比例。

胡志强:他就是互相比,我也不觉得马先生有那个能力去叫哪一个报,你们给我报,我觉得他做不到。

陈文茜:不是他个人,他从来不做这个事。

胡志强:他的部下也做不到这件事,这是我的想法。那我对于连先生的正派有信心,他这一辈子以来,我不相信他做过任何对不起良心的事情,我跟他这么近,这么久,我敢讲这个话,我讲错你关我嘛,他真的是这样。他的小孩受他家教这么严,然后你看,连胜文也吃,连先生也吃,连惠心自己也吃,还送给你吃。

陈文茜:对,她怎么会害人。

胡志强:对,她不会害你,好,她搞错了,她搞错了她说她负责任,法律该负的责任她都不逃脱,那你还要怎么样?对不对。但是我还要讲一句话,我觉得连胜文身体很好,大家不要怀疑他,我很希望他选。你知道最近10月以来,台湾只要有选举,国民党的候选人找连胜文去帮忙,他站在街边摇旗子,谁找他他都去。所以他在国民党内人缘非常好,在民间形象非常好。我唯一搞不懂的是,胜算最高的连胜文当然要经过一个程序出来,为什么有人要反对他,去找一个没有人支持的人。当年郝龙斌选的时候也有人不支持他,说要支持叶金川出来才对,那我什么都不管,我第一个跳出来挺郝龙斌。我现在也已经跳出来挺连胜文了,大家凭良心嘛,连胜文可以做一个很好地台北市长,不要说他没团队,他可以找出一批人来。他在做悠游公司董事长吧。

陈文茜:悠游卡。

胡志强:悠游卡的董事长,业绩好的很嘛。

陈文茜:而且抱病,他已经去开了刀,还回来把事情完成才交出来。

胡志强:他身体很好啦,做市长没问题,我希望连胜文承担责任加油,帮帮我们声势下坠的国民党。

陈文茜:非常谢谢胡市长今天接受我们的专访,谢谢。

胡志强:谢谢。

[责任编辑:PN040] 标签:胡志强 习马会 民调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频道推荐

实时热点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