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马英九舅舅与其素未谋面 曾因有海外关系被关牛棚

2013年07月12日 14:12
来源:聊城新闻网 作者:于新贵

秦灿石2.JPG

秦灿石在棉田里指导棉花生产。(资料图片)

原标题:马英九舅舅秦灿石去世 曾在聊城临清工作34年

7月6日晚10时许,一位老人在济南走完了85年的人生历程。这位八旬老人叫秦灿石,曾连续担任3届全国人大代表,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关于秦灿石,很多人知道他是研究棉花育种的专家,但却很少有人知道他是马英九的亲舅舅。

秦灿石,一位棉花栽培专家;马英九,一位政治人物;一个在大陆,一个在台湾;一个舅舅,一个是外甥。他们未曾谋面,虽然他们之间有亲情。

秦灿石大学毕业后就来到临清工作,直到1987年调到济南工作,他和家人在临清生活了34年之久。

秦灿石到底是怎样的一位棉花专家?他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7月11日,记者来到他曾工作的地方进行采访。

第一份工作在临清,一待就是34年

秦灿石,1928年出生于是湖南宁阳县枫木桥乡双井村一个地主家庭。

秦灿石的爷爷是满清举人,在当地曾经拥有几千亩的土地,是名副其实的地主。

秦灿石就是在这样的富裕家庭里长大,也正因为这样,秦灿石姐弟们都有机会读书。除了小弟因时局动荡,只上了中专外,秦灿石和两个姐姐都是大学毕业。

秦灿石考入湖南省农学院,1953年,毕业后的秦灿石来到地处临清城南的山东省农科院棉花科研所。在这里,他成了一名技术人员,这也是他人生第一份工作。

今年77岁的于澄清老人,比秦灿石小8岁,因为是同事,他对秦灿石的印象很深刻。

于澄清说,秦灿石个子大约1.7米,微胖,戴着一副眼镜,性格稳重。他的夫人杨国珍也是南方人,杨国珍是后来调到临清来的,也是一名棉花栽培专家。在于澄清的记忆里,秦灿石大约到了30岁才结婚。“婚礼就在这个大院(工作单位)里举行的。”结婚后,单位分配给秦灿石一套房子。那套房子是当年日军建的。“秦灿石住的是西屋,里面有套间”。秦灿石的两个儿子秦涛和秦岚就出生在这里。当时,秦灿石的次子秦岚出生时只有3斤半重,因此,生活在这个大院里的同事都称呼秦岚“三斤半”。

秦灿石的两个儿子从小就生活在临清,在这里读书,大儿子秦涛还考上了聊城师范学院,毕业后成为一名教师。

直到1987年年初,秦灿石调往山东省农科院工作,他和家人才离开了临清。从参加工作到离开临清,秦灿石在临清工作了34年之久。

棉花栽培师连任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于澄清说,秦灿石毕业于湖南省农学院,是新中国第一代大学生,毕业后就远离家乡来到临清工作。

聊城地区是棉花生产基地,农民常年有种棉花的习惯。秦灿石就职的山东省农科院棉花科研所前身是侵华日军在这里设立的棉花科研基地,并且征用了附近500亩土地作为棉花培植基地。解放后,这里成了山东省农科院棉花科研所,随后,来自五湖四海的大批棉花专家到这里工作。

秦灿石来后,很快就成为一名棉花栽培师。秦灿石与一些专家一样,经常在棉花地里收拾棉花,甚至有时候还亲自为棉花喷药。

今年90岁的张连玉就是跟着秦灿石种植棉花的工人。张连玉回忆说,自从1950年来到这里当工人,就经常在田间地头见到秦灿石。“老秦个子不高,胖胖的。人品不错,从没见过他给工人发过脾气。”

张连玉说,秦灿石说一口湖南话,很难懂。后来,调到济南工作的秦灿石也回忆说:“当地农民听不懂湖南话,很痛苦。我能听懂他们说话,交流起来很困难。”

在于澄清的记忆里,曾经与秦灿石发生过唯一一次争执。那是秋天的一个早晨,棉花已经齐腰深,秦灿石让工人为棉花喷洒药粉,但是,因为有露水,于澄清建议推延喷洒时间。但是,工作认真的秦灿石就是不同意,为此,两个人还发生了争执。当时就想,这个湖南人就是有股子犟脾气。不过,为了工作争执,两个人也没介意,并且关系还一直不错。

秦灿石对工作很认真,他经常到农村蹲点指导棉花种植,曾经在临清市老赵庄乡驻村两三年。

在于澄清家里,有一本《山东省棉花研究中心辉煌50年》的书,在这本书里,于澄清为记者找到了两张秦灿石的照片。其中,在“人才篇”中,有份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名单,秦灿石名列其中。

据于澄清回忆,当时,一起分配到临清蹲点的大学生共七个大学生,后来,其他人都想办法调走了,只剩下秦灿石坚持下来了,这一坚持就是34年。

秦灿石的人品好,专业技术很过硬,因此,在单位的威信也挺高,并且成为第七、第八、第九届全国人大代表。

文革时期,因海外关系曾被关牛棚

秦灿石有姐弟四人,两个姐姐,一个弟弟。

姐弟四人天南海北,都有自己的工作,解放后,姐弟四人从来没有团聚过。特别是与姐姐秦厚修,更是多年没有见过面。

秦厚修是秦灿石的大姐,也是马英九的母亲。据于澄清说,早年秦灿石曾经跟随马英九的父亲马鹤凌在湖南工作过。马鹤凌是湖南湘潭人,年轻时加入国民党,1949年底随国民党军队举家来到台湾。从此,秦灿石和姐姐一家天各一方。

文革时期,秦灿石没有幸运,他因为有“海外关系”,特别是曾经跟随姐夫马鹤凌工作过,而被关进了牛棚。

于澄清说,虽然秦灿石是一个比较低调的人,很少与别人谈起家世,但在当时,单位上的人都知道秦灿石的姐夫是国民党官员。因此,在文革时期,秦灿石与单位的另外几个专家被同时关进牛棚。大约在牛棚里住了多半年的时间,秦灿石才被放了出来。

虽是至亲,他与马英九却素未谋面

虽然,秦灿石姐弟四人,但自从解放后,秦氏四姐弟就再没有团聚过。秦灿石的大姐秦厚修在台湾,二姐在湖南,弟弟在内蒙古。在大陆生活的姐弟三人有时候还能聚一次,但想与大姐秦厚修见一次面,就不那么容易。

据说,每年春节,秦灿石都会打长途电话,给大姐秦厚修拜年。秦灿石生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说:“年年通电话,年年还是陌生。多少年没见喽!”

秦氏家族在当地是名门望族,秦灿石外婆家的祖上是晚清朝湘军的骨干军官,爷爷家祖上是有几千亩土地的财主。但是,到秦灿石父亲这一辈,已经败落,生活并不富裕。因为姐弟四人,再加上生活贫困,秦灿石出生四个月就被带到外婆家。直到大学毕业,秦灿石都生活在外婆家。

令秦灿石没想到的是,大姐秦厚修的儿子马英九在2008年5月20日,当选为台湾地区领导人。

马英九就职典礼那天,秦灿石通过电视看到了这位从未谋面的外甥。马英九当选为台湾地区领导人,并没有与秦灿石产生多少影响,秦灿石还是和往常一样,在他居住的山东省农科院第四宿舍拿着《参考消息》看来看去。

从1987年,秦灿石自临清调回济南工作,他已经在山东省农科院第四宿舍住了几十年。因此,这个小区的居民都与他熟悉。马英九就职典礼那天,小区的老人见了秦灿石打趣说:“老秦,怎么没去台湾参加外甥的就职典礼啊?”听了这句话,秦灿石总是一笑了之。

对于外甥马英九,秦灿石生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如果马英九只是马英九,他应该到大陆来看看他的亲舅舅,但是马英九不只是马英九,“他从事的事情与我没有关系。我们做不一样的事情。”

于澄清说,亲情割不断,上世纪八十年代,已经改革开放,不再以阶级斗争为纲,因此秦灿石曾经到美国看望过大姐秦厚修。因为工作原因,在山东省农科院当司机的秦岚经常来临清。于澄清告诉记者,秦岚说马英九的妹妹也曾经来过济南,专门看望过秦灿石。

葬礼很简朴,不开追悼会、不摆花圈、不收礼

秦灿石一直很低调地生活,他临终前给家人留下遗嘱,殡仪一切从简,不开追悼会,不举行遗体告别,仅在家设灵堂祭拜。

秦灿石去世后,获知消息的临清棉花科研基地工作人员在7日上午赶到济南吊唁秦灿石。

临清棉花科研基地工作人员薛超说,本来想买个花圈表达哀思,但走到半路上就接到通知,遵照秦灿石的遗嘱,不收礼钱、不开追悼会,也不摆花圈,一切从简。因此,这些原来单位的同事只能到秦灿石老人家里,向他鞠躬表达哀思。

薛超说,在老人家里,没有看到花圈,也没有看到帐桌,更没有播放哀乐。甚至,连他的亲戚也很少,“我只见到了秦灿石的两个侄子在那里”。

8日,只有四五辆车载着亲属,赶往殡仪馆,向秦灿石遗体做了一个简单的遗体告别。随后,秦灿石的尸体被火化,并送往墓地安葬。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马英九的亲舅舅秦灿石在济南过世,马英九办公室于9日表示,马英九与母亲秦厚修得知不幸消息,都感到非常难过并表示哀悼。另外,据相关人士表示,秦厚修并没有前往大陆的计划。

同事评价:他是一个有情有义的湖南人

操着一口浓郁湖南口音的秦灿石,常常让同事们难以听懂,不过,这个湖南人有情有义。

于澄清说,秦灿石调到济南工作后,与临清这些同事见面的机会少了,但是,只要到济南找到他,他从来都很热情招待。

秦灿石在临清工作时,与田洪章经常在一起共事,关系一直不错。头些年,田洪章曾经患病住进济南一家医院。于澄清到济南看望田洪章时,两个人一时兴起,决定去省农科院找老秦玩。秦灿石见到两位老同事,很高兴地挽留两人在家里吃饭。

离开临清后,秦灿石还曾经回到临清,看望一些老同事。于澄清说,秦灿石十年前来看望老同事,还送给他两包茶叶。

“他人品不错,有情有义”在记者采访的对象中,这是对秦灿石评价最多的一句话。

[责任编辑:PN045] 标签:秦灿石 聊城师范学院 1950年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