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美丽与哀愁:感受台湾地区法律的脉动

2006年12月20日 17:00

北京大学法学院博士后 台湾 “ 中研院 ” 访问学者 吴丹红

●凡检察权力有可能侵犯人权之处,都受到限制,有助于加强程序公正之处,皆得到提升。

●叶建廷法官曾经告诉我,刑事裁判官的最主要使命,其实是“无罪的发现”啊。从他们身上我可以看出台湾优秀法官的眼界。

●台湾地方不大,但是有 4000 多律师,几乎是法官的 4 倍,这是当事人主义的需要。

作者按:台湾地区是中国的一部分,但台湾地区的司法制度与中国大陆略有差异,为保持术语的习惯,文中“宪法”、“最高院”以加引号比较,请读者自行鉴别,免生歧义。

在大陆的时候,我已经感受到这些年台湾地区刑事诉讼法的不断修正。 1997 年台湾地区修法时,我还比较过两岸刑事诉讼法条款,发现大陆地区不及台湾 1/2 。其实从 1990 年开始,刑事诉讼法就一直处于修法的活跃期。零零碎碎的修正很多,这 16 年来大小共修 17 次,几乎是每年一次。例如, 1998 年讯问被告开始实行录音录影; 1999 年修订讯问、羁押和搜索条款; 2000 年试行检察官全程莅庭和交互诘问( 3 年后明文化); 2001 年全面承认证据排除法则, 2002 年采行当事人进行主义; 2003 年更是确立传闻证据规则,增订 “ 认罪协商 ” 制度,并加强了很多程序性保障条款。最近的一次修正还是两个月多月前。除此之外,这 10 年来,大法官也积极审查刑事程序立法,几乎每年都会以违反基本人权等理由宣布一些旧法 “ 违宪 ” 。可以说,台湾地区刑事诉讼法此 10 载之变化,远胜于过去一甲子。

从制定法层面言,台湾地区刑事程序法治化的进度,令人惊羡。但现实效果如何呢?在过去的 3 个月以来,作为大陆访问学人,我除了研习台湾地区法律制度并与台湾学者交流外,还走马观花、且行且思,对台湾的法官、检察官、律师以及法学学者,有了一些近距离接触,对台湾司法也有了一些切身体会。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