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凤凰周刊:日本核泄漏之后 台湾核能政策转向

2011年06月17日 10:54
来源:凤凰周刊 作者:商华鸽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图:5月17日,马英九视察“核安第17号演习”实兵演练。 (供图台湾“总统府”办公室)

日本福岛核泄漏后,弃核与挺核,成为台湾近期能源政策争论的核心,并迅速发酵为2012年总统大选的重要议题。角逐下届总统选举党内提名的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前“行政院长”苏贞昌近日均对核能议题表达政见,要求台湾弃核,并提出台湾的2025非核家园计划。

5月20日,台湾政府首度对岛内四座核电厂的未来明确定调。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在“总统府”能源政策会议上称,台湾政府从未考虑兴建第五座核电厂。此举意味着,受日本核泄露影响,台湾地区的核能政策急剧转向。

当日,台湾“经济部长”施颜祥也首度声明,台湾已建成的三座核电厂不再延期服役,即将建成的核四厂“商业运转时间可能再延后”,如果不安全就不进行商转。也就是说,台湾现有的三座核电厂将分别在2019年、2023年和2025年熄灯。届时,台湾将只剩下一座核电厂,就是目前还未商转的核四厂。

核一厂此前曾申请延役二十年,福岛核泄漏后,台湾电力公司主动撤回申请提案。负责核电厂建设运营的台电董事长陈贵明称,“核一厂除役后,电价涨价压力将明显变大,未来涨幅肯定会超过一倍。”

核四商转再生变数

曾光亮是台湾电力公司的退休员工,参与台湾核能发电工作长达41年。据他回忆,台湾早在1964年就有兴建核电厂的计划,由于岛内核能人才缺乏,台湾电力公司在1969年开始选派中层干部赴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接受核能发电基础训练。

曾非常幸运地被选中,并依照志愿分配为核能仪器控制工程类的培训人员。完成国外训练返台后,曾被调至台电公司原子动力处,继续推动核能发电技术及核能人员的训练工作。台电现任董事长陈贵明、副总经理庄光明等都来自原子动力处。

1972年,蒋经国就任“行政院长”。隔年爆发阿以战争,国际油价短期内爆涨五倍,是为第一次能源危机。蒋经国推出“十大建设”,正式将建设核能发电厂计划公布,台湾核电发展经过近十年的筹备后,开始进入实战阶段。1977年11月16日,核一厂一号机正式运转,一个月后开始商业运转发电,台湾就此步入核能发电时代。

核一厂在台北县石门乡建成后,台湾又于1982年在台北县金山乡建成第二座核电厂,1985年在南部恒春半岛建成第三座核电厂。三座核电厂投运多年,对周边生态环境并没有造成重大危害。据测定,核一厂每年外放的放射性气体和液体剂量,均远低于居民极限允许量。

但核电厂不时发生的跳机、火灾等事故,还是引起台湾民众的恐慌与不安,反核声浪至今不断。1985年7月7日,台湾屏东县的核三厂一号机自动跳闸并发生火灾,28辆消防车工作两小时才扑灭火势。虽然这次事故中并没有人、堆受伤,也未发生核泄露,但舆论不依不饶,台电在管理上的扯皮与脱节开始饱受诟病。

这次事故并非偶然,仅1985年一年内,核三厂由于控制系统机件故障、供水系统控制不稳、人员操作疏忽等原因,发生跳闸事故居然高达62次。这些让人悬心的安全记录让台湾的反核势力逐步成长壮大,直接影响到后来核四厂的兴建。

核四厂于1980年立项建设,因为反核势力的干扰而波折不断,在1982年7月一度停止办理,直到1992年才通过核四预算并复工。接下来的七八年里,曾光亮一直忙于反应堆设备的采购文件准备和各种设计文件的审查,没想到2000年,陈水扁政府突然宣布停建核四厂。经过数次谈判,核四工程在四个月后才再度上马,此后施工过程中也遭遇重重阻碍,经常要面对居民及财团的陈情抗议等困难。

经历两次重建和两次政党轮替后,目前核四厂已经花费2800亿新台币,是最初预算成本的2.5倍,厂房土木建筑和设备安装均已完成,只等运转测试,如果一切顺利,有可能在2012年正式投入运行。但在即将进行商转的关头,福岛核泄漏令其命运再生变数。

现有核电厂仅能抗六级地震

日本核泄露发生后,台湾核电厂的安全立刻成为台湾民众高度关注的焦点,并上升为蓝绿对决的角斗场。作为台电董事长的陈贵明不敢掉以轻心,他与不少同事每天只睡几个小时,时刻监测日本核泄漏事故对台湾可能产生的影响,“我们是将福岛事故当作这一生重大逆境的考验。”

台湾地处地质破碎带,其地质环境与日本类似,全岛共分布33条活动断层。位于台北盆地下的山脚断层一旦活动,可能引发七级以上地震,并直接影响距离仅二十公里左右的核一厂、核二厂和尚未商转的核四厂。如果据福岛核电厂二十公里的撤离范围预估,台湾核一、核二和核四的撤离范围均涉及台北市,而核三厂的撤离范围则涉及屏东县的三分之一。

台电官方网站数据显示,台湾核电厂能抗六级地震。而日本核电厂抗震标准为七级以上,仍难以抵御九级强震加海啸的连续冲击。在1999年台湾“9·21”7.6级大地震中,核一和核二的四个机组曾被迫停机。台湾反核四人士当时即提出质疑,在地震活动频繁的台湾,将抗震等级定在六级是否足够安全。

“9·21”大地震后,台湾“行政院”原能会曾要求核电厂必须建置强震自动急停系统,以免工作人员反应不及时,危及核电厂安全。但直到2006年12月26日恒春外海地震,该系统仍没有建成。这次7.2级强震造成14条国际海底通信光缆中断,坐落在恒春的核三厂被手动紧急停机。

鉴于台湾核电安全体系还很不完善,日本发生核泄漏后,台湾媒体制造的恐慌远远超过日本。“福岛核泄漏,对台湾核电厂安全的影响,绝对是正面的。”台湾清华大学教授李敏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政府若重视核电安全,应仿照美国核能管制委员会的设计,把即将设立的核能安全署设为独立行使职权的机构,不受政党轮替的影响。”

填补核电缺口

目前仍没有成熟方案

4月26日,台湾“行政院”经济部能源政策公听会召开,李敏参会并书面进言。他主张若核电厂能持续符合法规要求,对于是否延长使用期限,不应预设立场。他说,“前苏联或乌克兰虽受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的重创,事后也没有放弃核能,甚至发生事故电厂的其他三个机组也持续运转多年才先后停机。”

台湾能源匮乏,目前99%能源都仰赖进口。自上世纪70年代经济起飞后,台湾一直在寻找新的电力能源。台湾如果坚定断臂弃核,2019年三座核电厂陆续退役后,如何向亚洲其他地区购电现在就应提上规划日程。一个可资对照的例证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在3月15日要求七部核能机组停机后,目前已开始向法国核电厂商洽购电事宜。

“政府务必要提出具体的配套措施,不能自打嘴巴。”台湾工业总会理事长陈武雄说,既然确定核一到核三厂届满不延役,政府就应好好考虑未来台湾电力够不够用的问题。他认为,核四已经花费太多时间金钱,一定要动工,核能发电仍是当前最符合节能减碳、成本最低的选择。

如何填补占全台发电量比重高达两成的核电缺口,台电并未有成熟考虑,只透露将尽量增加洁净能源与再生能源的发电量。陈贵明指出,天然气的发电成本几乎是核能的五倍,再生能源更昂贵。

台电公司公布的2007年发电成本显示,核电每度新台币0.63元(包含预收的0.17元核废料处理费用),在各种发电方式中成本最低。“目前台湾三座核电厂的折旧成本已非常低,总发电成本也较低。如果轻言放弃核能,将大幅增加台电公司的营运成本。”李敏教授说。

放弃核电后,全力发展再生能源可能是台湾唯一的替代选择。但台湾必须承认的现实是:再生能源的能量密度非常低,无论风能还是太阳能都需要广大的土地面积来收集。以单位土地面积耗能来说,台湾排名世界第一,是美国的十倍、日本的两倍。“受地域面积限制,台湾不大可能依靠再生能源来完成能量收集。”

[责任编辑:PN029] 标签:核能 核泄漏 台湾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