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特别费案 全台检察长都成了被告

2006年11月28日 17:03

台湾检察系统一向强调检察一体,如今因为各级“检察首长”全成了“首长特别费”的被告,如何去指挥监督下属办案,颇受外界好奇。

检察官固然可以独立实施侦查作为,并有效行使各项强制处分权,但“检察总长”有权指挥监督各级检察官办案,检察官也应服从长官的命令。检察长在检察官滥权时,更可以行使“职务承继权”自己亲自办案,也可以行使“职务移转权”,将案子移转给其它检察官来处理。

但是,目前从台湾“检察总长”吴英昭以下,包括“高本检”、五个“高分检”,以及廿一个“地检署”,总共廿七位“检察首长”,统统因“首长特别费”案件被告进“地检署”,他们也成了被告,因此,“检察总长”在行使职权时,为了避嫌,反而不宜去行使指挥监督权。

所以,原本应由“检察总长”召开全台检察长会议,以达成统一见解,吴英昭先前说他不方便召集,推给“高检署”检察长谢文定出面,谢文定说他也是被告,建议由检察官协会出面,据悉检协会立场也尴尬,所以最后还是得由吴英昭亲自出面召集。

吴英昭目前处境更艰辛,他早已请辞获准,却因新任总长难产,他交卸不了职务,所以代理迄今,如今又因特别费被告,要由昔日下属分案侦办他是否犯罪,既是长官又是被告,对于牵扯到自己的案件,他又如何去行使指挥监督权?在这种角色冲突下,他所能做的是尽量低调,不要把法律案件变成政治案件。

问题是,“最高检”希望侦办“首长特别费”的检察官,办案要有一致性,但如何让检察官不“一人一把号,各吹各的调”?一定要有可依循的标准,但是因为涉及具体个案,不能针对个案去指挥,只能归纳广泛的意见,达成最大的共识。

所以,昨天七位“被告”商议的结论,最后“字斟句酌”,新闻稿只有两三行,就是要求二审检察长转告一审检察长“在侦办如首长特别费等社会瞩目案件时,要注意侦办追诉的一致性,避免发生侦办标准不同,引发外界不必要的误解”。

这种“宣示性”的结论,正是“没有结论的结论”,因为何谓一致性?没有统一的标准,就不可能产生“一致性”,要有一致性除非有“量化”的标准,但是谁来制定量化的标准呢?恐怕没有任何司法人能解开这个问题。

 

[责任编辑:许志勇]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