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页面不存在
公益先锋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被外星人劫持了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我来帮忙改进这个问题

返回 | 凤凰网首页 | 网站地图

404-页面不存在
公益先锋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被外星人劫持了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我来帮忙改进这个问题

返回 | 凤凰网首页 | 网站地图

施明德:我是奉献者
2008年03月24日 14:38新民周刊 】 【打印

“我要对所有为理想、公益而受苦受难的人说一句话——忍耐是不够的,必须宽恕。”

撰稿/贺莉丹(记者)

台湾地检署近日以违反《集会游行法》,起 诉以施明德为首的“倒扁总部”16人。该法规定,“首谋者处两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或拘役”。

去年8月,施明德带领百万台湾人向掌权者陈水扁的贪腐宣战,滚滚红潮前,一度感伤落泪的施明德,跪谢长天,“此生,死可瞑目”。那一幕,让人动容。

2007年8月15日,施明德先生接受了《新民周刊》记者专访,3个小时的访问中,施先生温文平和,对自己被诉极其坦然,谈至昂扬处甚至开怀大笑,举重若轻。

分明是十分感性的人。他不掩饰。

在台湾地区,66岁的施明德被称为“寂寞先知”。他一生坐牢25年,有13年囚禁于独居房,整个青春岁月在暗室度过,饱受摧残,妻离女散,罹患肝癌……他却始终以微笑示人,坚忍傲然。出狱时,他说的第一句话是,“忍耐是不够的,必须宽恕。”

从历史的苦痛中走出来,他没有怨,也没有恨,历经沧桑,仍保有赤子之心。

追求理想,必付代价

记者:此次被公诉,您感觉会不会被判刑?

施明德:我心里非常平静。一个人追求理想、为公益付出,必须付代价;我们开展反贪腐的民权运动,必定要付代价。我已付出蛮多代价,25年囚禁、家破人亡……我没有不愉快,这是我必须面对,也欣然接受的。我是累犯,可能被判4年有期徒刑,但我觉得没关系。只要一审判决有罪,我绝不上诉,我马上坐牢。

这次红衫军大审是21世纪初台湾最重要的一次政治审判;20世纪台湾最重要的政治审判是“美丽岛大审”,有“美丽岛大审”,才有谢长廷、苏贞昌、陈水扁这些律师参与,不然他们在整个台湾民主化运动中根本没有一席之地。

我希望透过这次红衫军大审达到三个目标:

第一,废除或修改《集会游行法》,《集会游行法》是妨害台湾言论跟集会结社自由的最后一道高墙。第二,去年反贪腐,几十万、百万人在街头100天,那时对反贪腐理念我们说得不够清楚,正好利用这次审判机会向外界宣扬反贪腐理念。第三,我们希望促进司法独立。

以上三点,我相信可以达到。现在被起 诉,我毫不沮丧和难过。一些律师朋友争相要为我义务辩护,都特别希望能参与这场历史盛会。

记者:回过头,您怎么看“倒扁”运动?

施明德:最重要的是它反贪腐。我想这个运动有非常重要的历史意义:

第一,这是一个台湾迎接反贪腐时代来临的运动。一个运动从开始波动到成功有一段,比方1979年台湾有所谓党外的美丽岛民主化运动,后来发生高雄“美丽岛事件”,我们被抓、被判死刑、后来改无期,那时很多人讲台湾的民主化完了,结果反而蓬勃发展;美国的马丁·路德·金博士1963年在华盛顿发表《我有一个梦想》,领导黑人追求自由跟工作权益的“黑权运动”,1968年他被暗杀,今天黑人地位提升了,但还没完全达到目的。

第二,台湾人民力量的存在被证实。以前我们认为,台湾人民很冷漠,但去年7天有百万人,每人愿捐100元(新台币)反贪腐,日晒雨淋,不愿离开,证明台湾人民力量的存在,这是民主最好的保障。

第三,它证明了台湾人民民主素养之高,几十万、百万人(的运动)持续那么久竟然没流一滴血。

第四,最重要的,数亿华人直接间接参与了这个运动。去年“九九”以后,新加坡、泰国、欧美、中国大陆很多人透过网络、电视、广播都参与了这个运动,形成全世界华人社会的共同记忆与经验。

现在回头看,我有机会跟百万人民从事这个运动,我非常欣慰。我的健康受了影响,我还必须坐牢,陈水扁的打手包括我前妻都跳出来一直怒骂、污辱我,这些我觉得都值得,都愿意承受。

记者:反贪腐的“倒扁”运动在您看来是否仍有遗憾之处?

施明德:很多人看到陈水扁没下来,觉得很遗憾,这是很狭隘的观点。

我认为:第一,阿扁没有羞耻感,他当然不会自动下台。日本农林部长松冈利胜贪污了3000多万元(新台币),他觉得羞耻,就上吊自杀了;相形之下,台湾竟然有一个最没有羞耻感的人当“总统”,人民也终于站出来反对他。

第二,当时有多少人给我施压,我们很多副总指挥、民进党前主席许信良都说,进去,占领“总统府”、“玉山官邸”(陈水扁官邸),把他抓出来。当时我拒绝了。如果我们那样做,就是革命、政变,而不是我们讲的“和平非暴力”民权运动了,你跨过铁丝网、拳头伸出去打一下,你就从非暴力到暴力,超越界限了。我跟这些人提了五个我不愿进去的理由:一,我跟人民讲的是“和平非暴力”,我不能一下转变成政变和革命,进去以后,一定有伤亡。二,台湾半世纪来都没有政变,我跟许信良也讲,我们对台湾民主化是有贡献的,不止有苦劳,我们是有功劳的人,我不可能把这个新生儿掐死,一旦发生政变,就像潘朵拉盒子打开,台湾经常可能发生政变,民主体制就整个瓦解了。三,不符合比例原则,60年来台湾只有一次可以发生政变,就是2004年“总统大选”,陈水扁那天下午中了两颗子弹,是皮肉之伤,他整晚躲起来,让谣言满天飞,他大赌,当然可以抓赌;四,这次可以通过“罢免案”或司法把他起 诉。五,进去后如果抓到陈水扁,该怎么处理?如果抓不到呢?陈水扁跑掉后如果宣布“戒严”,马上会发生内部冲突;更严重的,他可能以外力干扰台湾来解决困扰,他很可能把人民的反贪腐转变成他的“台独圣战”,他敢这样做。

我作为运动领袖,不能不考虑这些,我不能让一个内部反贪腐运动变成本地区和平、安定、繁荣的一个新变数。最后大家还是尊重我的。

去年11月3日是个重大胜利,陈水扁太太吴淑珍终于被起 诉贪污,明显“总统”陈水扁是共犯,明年5月20日他任期截止,就会被起 诉,他会像韩国的全斗焕、卢泰愚一样,昔日大“总统”,今为阶下囚。

阿扁可能是第五个关我的“总统”

记者:您一生好像都在对抗当权者。

施明德:我以前被台湾4个“总统”都关过,蒋介石、严家淦、蒋经国、李登辉。陈水扁有可能再关我,成为第五个。(笑)

记者:外界传言您此次被起 诉是遭陈水扁“秋后算账”,陈水扁扮演了什么角色?

施明德:首先,民进党以前反对《集会游行法》,但它上台7年后,还不想废掉,掌权的人可用来对付异己分子;第二,国民党在“国会”占多数,没有努力做这个事,也要负一定责任。这个法律没被废除,检察官只能依法行政,我不愿说是“秋后算账”,我追求理想、为公益而战时,必须付代价,我愿意付代价,不想怨天尤人。

阿扁扮演什么角色,I don't care(我不在意),我管你!我根本不在乎你判我多久,悉听尊便。我愿意付代价时,我变成一个不设防的城市。一个不设防的城市,你根本不用攻打!

记者:您强调“倒扁”是“爱与和平非暴力”,陈水扁却刻意将它蓝绿化,您有何感受?

施明德:阿扁讲什么话,台湾人已不太注意。

红衫军最重要的是反贪腐,不介入统独,所以有那么多人(参与)。我很坚持,不让统独、蓝绿的纠葛加入反贪腐运动。反贪腐是一个朴素概念、朴素价值,所以阿扁一定要把它打成蓝绿,阿扁集团只能这样做。

记者:贪腐是否为华人社会必须直面的痼疾?

施明德:贪腐是世界政治权力滥用的结果,不止华人社会。2003年联合国通过《反贪腐公约》,贪腐使人人付出代价,人人必须反贪腐。也因为这样,陈水扁去年被美国《TIME》列入“十大丑闻”第五名。

记者:您和陈水扁现在关系怎样?

施明德:去年8月9日我给他的那封信在报纸整版登出后,他曾要跟我见面,我说,如果你早一点,我还愿跟你谈,教你要认罪,但现在不要了。过几天他又找人告诉我,希望我去调查他,我说,现在我已公开站在对立面,不再跟你见面。那以后,他就开始铺天盖地对我攻击。

<< 前一页123后一页 >>

匿名发表 隐藏IP地址

   编辑: 王平伟
更多新闻
凤凰资讯
凤凰图片08台湾大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