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达赖喇嘛,原名丹增嘉措,1935年7月出生于青海,1940年继位为第十四世达赖喇嘛。
    1950年代初期,达赖喇嘛与中央政府互动良好,并分别于1954年和1956年出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和西藏自治区筹委会主任委员。
    然而,从1956年开始,达赖逐步走上分裂国家道路,并于1959年叛逃印度,由此开始其流亡之路。
    流亡期间,达赖宣称不追求“西藏独立”,宣称和平、非暴力,宣称宗教慈怀、没有政治目的。但在中国官方看来,这些都是伪装,官方指责达赖在各类国际舞台上为所谓“西藏自治”积极游走,实质是寻求独立,以宗教为幌子追求政治目的,甚至不惜为了政治目的制造流血事件。而在一些国际人士看来,“达赖是个爱好和平的人”。
    2008年3月14日,中国政府指出,达赖集团操纵、策划拉萨打砸抢烧事件,造成包括平民在内的18人死亡,300多人受伤。
    本专题纪录达赖的历史,主张,路线,以及他与各界的关系,援引多方声音,以呈现一个真实的达赖喇嘛。
    【特别策划:西藏骚乱直击】 【发表评论】 【返回专题首页】
十四世达赖喇嘛 从被认定为转世灵童到打卦出逃
 
1933年,第十三世达赖喇嘛圆寂,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时代即将开始……
1940年,西藏地方政权认定祁家川当采村的藏族农民祁却才仁和妻子德吉才仁5岁的儿子拉木登珠为第十三世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
1949年2月5日,中央政府对摄政热振活佛的请求给予批复,免于对灵童掣签,特准继位为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于是噶厦政府决定于22日在布达拉宫东大殿举行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坐床典礼。灵童拉木登珠变成了达赖喇嘛丹增嘉措,从此,这个农家孩子就成为政教合一社会最高、最神秘的代表人物。
英帝国主义的势力进入西藏后,在西藏寻找代理人,并且通过他们进行分裂活动。一些西藏的上层统治者也开始积极靠拢英印势力。 倾心和遵从中央政府的热振活佛在1934年成为摄政。正是热振活佛主持了寻访已故的达赖喇嘛灵童的工作。然而他的政敌利用他的弱点逼他下台,先是请新达赖喇嘛丹增嘉措批准由老谋深算的达扎·阿旺松绕接替热振活佛的经师和摄政职位;然后以热振请中央政府帮他复位的罪名逮捕了他。热振活佛被囚禁并不明不白地死在布达拉宫的监狱里。从此,贪恋权势,想靠英美势力谋求独立的达扎,牢牢地掌握了西藏的政教大权。作为达赖的经师,他的思想也深深地影响了丹增嘉措。
建国初期,一部分人民解放军根据中央人民政府的命令,开始向西藏前进。西藏噶厦政府调集了当时90%的藏军,前往西藏东部,部署在金沙江沿岸,以图阻挡人民解放军。结果藏军彻底失败。1950年10月底的拉萨,已是混乱一片。昌都战役藏军的失利,给上层人物们带来了极大的震动,于是很多官员主张结束达扎的摄政。由于丹增嘉措尚未到亲政的年龄,于是提前亲政的事必须请护法降神给予“神断”。神的指示是让16岁的达赖喇嘛丹增嘉措亲政。从此,达赖喇嘛开始了他的政治生涯。
1951年2月18日,在亚东的达赖喇嘛亲自签字,决定派和平代表前往北京。4月22日,谈判代表到达北京时,周总理非常重视,亲自到火车站迎接。关于十七条协议的谈判天天进行,谈判双方都拿出了自己的草案,在诸如驱逐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和人民解放军进藏,西藏实行民族区域自治西藏的政治制度和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的固有地位和职权不变,确保宗教信仰自由等条款上双方经过反复协商,达成了一致协议。5月23日,关于和平解放西藏方法的十七条协议得以签订。24日晚,毛主席在中南海以个人名义宴请了代表们。
1954年达赖喇嘛到北京去参加第一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中南海,达赖喇嘛第一次见到了毛泽东,向其献了哈达和一个刻有铭文的金法轮。铭文写着:1954年,我——达赖喇嘛担任代表出席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时,谨以西藏政教礼俗向毛主席恭献千幅金轮,藉表无上颂祷。 1955年,达赖喇嘛回到拉萨写了一首《毛主席颂》,在这篇赞文中他把毛泽东主席比作太阳,保护藏族人民的慈母,战胜帝国主义的大鹏,称颂毛主席解放了枷锁,指示了和平的道路,祝愿伟大领袖像世界的火炬永放光芒。
好景不长,1956年的冬天,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应邀到印度参加释迦牟尼涅2500年的纪念活动,而这里有一些主张独立的西藏前官员们。达赖喇嘛的两个哥哥也在这里,从一开始他们就包围了达赖喇嘛,不断劝说他留在印度。 达赖喇嘛又开始动摇了,有了不回西藏的打算。当时正在印度访问的周恩来总理和他谈了话,又同他的随行官员中的负责人分别见了面。达赖喇嘛又一次决定返回拉萨。
1954年,美国中央情报局就开始在藏族人中招募特工人员,并在台湾训练,让他们回到西藏制造麻烦,后美国又在科罗拉多州分批训练了170人的“康巴游击队”。 美国通过边境偷运或空投武器给这些回到西藏的特工人员,让他们马上就干。很快这些人就开始在西藏发挥作用,除了他们自己去袭击中央派驻当地的机关和部队之外,还成立了叛乱组织“四水六岗”和叛乱武装“卫教军”。一个自称是“人民议会”的组织甚至在拉萨张贴了征兵令。大批西藏中上层开明人士避入了人民解放军控制的机关,大多数拉萨居民关门闭户以躲避危险。这时的拉萨很像一座空城。
正式叛乱的导火索是因为达赖喇嘛提出观看演出的事情引起的。1959年2月,达赖喇嘛提出要去西藏军区俱乐部观看军区文工团的新节目。3月8日,达赖喇嘛确定3月10日下午到西藏军区礼堂看演出。但是,3月9日晚,当时的拉萨市长却煽动市民说:去军区看戏是汉人准备把达赖喇嘛劫往北京,要每户市民都必须派人到达赖喇嘛驻地罗布林卡去保卫达赖喇嘛,阻止他去看戏。3月10日晨,叛乱分子数千人武装包围了拉萨市,并打死、打伤一些开明的西藏人士,叛乱头目公开宣布“西藏独立”,发动了武装叛乱。
3月10日至16日,达赖喇嘛给西藏工委和西藏军区领导人写了三封信,说自己受到了叛乱分子的包围。然而,3月16日他却为是否逃走打了卦,神断指示说:“快走、今晚。”于是3月17日零时,他化装成一名普通的武装叛乱分子,逃离拉萨,前往叛乱武装的根据地山南地区。
达赖出走后,叛乱分子调集约7000人于3月20日凌晨向在拉萨的党政军机关发动全面进攻。解放军仅用两天时间就平息了拉萨地区的叛乱。26日,达赖喇嘛及其追随者宣布“西藏独立”,成立了“西藏临时政府”。之后,他们逃往印度。
对不起,您的浏览器禁用脚本或者您的Flash播放器版本较低!请点击这里获取最新版本。
孩提时期的十四世达赖喇嘛。
毛主席接见达赖和班禅。
相关文章
叛逃中的达赖:“宗教搭台,政治唱戏”
 
自1980年代以来,达赖集团一直鼓吹所谓“中间道路”,其核心内容有两条,一是“大藏区”,一是“高度自治”。
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的朱晓明研究员指出,‘大藏区’是达赖集团的领土要求,‘高度自治’是达赖集团的政治制度要求。‘大藏区’和‘高度自治’是达赖集团政治主张的两块基石。”“大藏区”的说法,从行政区划上、宗教上、民族上都是没有历史依据的。所谓“高度自治”,就是要否定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任何国家的执政者都不会赞成任何流亡者以否定国家现行的政治体制和政治制度为条件进行谈判。
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总干事拉巴平措指出,自1959年3月10日达赖集团在拉萨发动武装叛乱后,他们将每年的3月10日称之为所谓“起义日”、“抗暴日”。达赖集团在每年的3月10日都要举行所谓“西藏起义日”的纪念活动,并且结合每年的形势开展不同形式的分裂破坏活动。
达赖集团分裂势力及国外的一些反华势力罔顾元朝和清朝中央政府管理西藏地方的大量铁的事实,制造出所谓的“满蒙非中国说”,以其为救命稻草。
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历史所研究员张云指出,稍微翻翻史料就会知道,无论是元朝的蒙古族、汉族,清朝的满族、汉族和中国境内包括藏族在内其他各个民族,都没有将以蒙满这两个民族为主建立的政权当作外国。古今中外也没有人否认元朝和清朝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可见,“满蒙非中国说”是分裂主义分子别有用心的伪造。
达赖早在去年窜访欧洲时就多次声称:“奥运会也许是藏人的最后机会了”,呼吁有关国家在与中国打交道时,把“西藏问题”与北京奥运会联系起来。为此,“西藏青年大会”、“西藏妇女协会”、“九·十·三运动”、“西藏全国民主党”和“自由西藏学生运动”等五个“藏独组织”,决定利用2008年北京举办奥运会之机联合发动大规模的抗议、破坏活动。1月25日,五个“藏独组织”在达兰萨拉公布了所谓“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的具体事项,宣布活动将从3月10日展开,至少延续5到7个月。之后就发生了拉萨严重的暴力破坏事件和国外藏独分子冲击我驻外使领馆、抵制北京奥运会的一系列暴力破坏事件。
藏文史书中确实存在有关西藏地方和中央政府关系是“供施关系”的说法,但是它只是宗教人士一种特殊的表述系统。在大量的藏文史书中,已经清楚地表明了中央政府对西藏地方实施的行政管理,以及西藏地方政教首领接受任命、履行职责的史实。用“供施关系”这样隐晦的词汇来否认元朝以来历代中央政府管理西藏的历史,不是历史研究者应有的作法。
针对“民国时期独立说”的谬论,张云指出,民国时期噶厦也始终没能改变其地方政府的地位。由于广大僧俗群众和部分上层人士反对搞“西藏独立”,少数人的独立活动最终无法得逞。上个世纪40年代后期,曾经出现过一股制造“西藏独立”的逆流,一方面反映出民国时期的西藏地方并不存在某些人认为的“事实独立”问题;另一方面,这场分裂闹剧最终也草草收场,没有逃脱失败的命运。当时的国际社会上没有哪个国家或政府承认“西藏独立”。
十四世达赖丹增嘉措
毛泽东在1950年接见十四世达赖喇嘛(右)
相关文章
达赖背后的国际力量:达赖之力从何而来?
 
2007年10月17日,美国国会在华盛顿国会大厦为达赖“颁发”所谓“国会金奖”,美国总统布什和美国会一些议员出席并发言。美方此举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严重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严重损害中美关系。杨洁篪外长于10月18日召见美国驻华大使雷德,代表中国政府就此向美国政府提出强烈抗议。
对于美国当年的援助,达赖1990年在他的自传中承认:“这不是因为他们(美国人)关心西藏的独立,而是作为他们在全世界企图破坏共产党政府稳定的努力的一部分。”
境外媒体报道,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近日称,达赖喇嘛是个爱好和平的人,不会支持“自杀式的攻击行动”。该发言人还表示,中国应该把达赖喇嘛看成是对话的对象,美国会继续鼓励中国与达赖喇嘛对话。
报道还指称,达赖集团挑选人员培训后入境渗透破坏,并加强与“东突”恐怖组织的勾结,策划在西藏开展恐怖活动,企图将国际社会的注意力转向西藏,达到搞乱西藏的目的。
1989年在一片反华声浪中,达赖获诺贝尔和平奖
达赖的追随者——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1995年麻原在东京制造造成12人死亡5000多人受伤的沙林事件。合影摄于1987年。
达赖的奥地利老师Heinrich Harrer,是达赖的终身顾问,也是个前纳粹。
达赖与阿扁 2001年.中山先生看在眼里,痛在心上.
达赖与中央:58年关系流变
 
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在北京签字。10月24日,达赖喇嘛致电中央人民政府毛泽东主席,公开表示拥护并执行协议。1954年秋,达赖喇嘛作为西藏的人民代表出席在北京召开的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并当选为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1956年4月22日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成立,达赖喇嘛任主任委员。此时的达赖喇嘛得到了中央政府的充分信任。
1956年11月下旬,达赖应邀赴印度参加释迦牟尼涅2500周年佛教法会,尔后在印滞留近三个月,处于分裂主义势力的包围之下。由此,他开始自觉不自觉地受分裂主义分子的摆布。
1957年以后,达赖喇嘛与西藏上层分裂势力互相呼应,支持由局部逐渐扩展至全面的武装叛乱,公开撕毁“十七条协议”。1959年3月17日,达赖喇嘛出逃印度。
1978年,拉萨召开大会释放一批达赖上层反动集团罪犯和特务人员。中央通知西藏自治区区党委做好逃印人员返藏探亲的接待工作,区党委发出关于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上来的指示。
1981年,中央召开第一次西藏工作座谈会,确定了西藏新时期的工作方针。中央提出当前和今后要解决六件事。
中央多次郑重地申明,就是如果达赖放弃独立的主张,承认西藏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承认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们同他对话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这一条是我们提出的,至今也没有改变。但是最近发生的事件,恰恰证明在这两个关键性的问题上他的虚伪面目。即使这样,我还想重申,我们原有的主张,说话是算数的,关键是要看他的行动。
第一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十四世达赖喇嘛和十世班禅在投票
参与打砸抢烧的不法僧侣用长棍攻击值勤武警官兵时,毫无怜悯之心。
藏区骚乱背后的达赖身影
 
达赖在境外组织“藏青会”、“藏妇会”、“西藏自由学生组织”等,他们的活动与这次拉萨的打砸抢烧事件有密切联系。3月10日,少数寺庙里的不法僧人挑头滋事,社会上不法分子参与,制造了这起打砸抢烧事件。
第一,在境内建立地下的情报网络。在西藏物色了12名关系人。建立了严密的地下情报网络,还制定了暗语,比如称达赖为“叔叔”,称“雪山狮子旗”为“裙子”,秘密的进行勾联和颠覆活动。
第二,从事情报收集,2007年3月-2008年3月一年间,他大量收集国内的有关情况,通过互联网发向境外。并接收境外有关达赖喇嘛行动动态制成光盘,在西藏拉萨等地进行散播。
第三,从事民族分裂的宣讲活动。大量地复制散发达赖集团攻击中国宗教事务管理规定的文章。
第四,他秘密地散发“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倡议书,还有其他的宣传品,同时指挥情报网络将倡议书复制后在拉萨散发。这个案件目前还在审理过程中,因此我们不便公布它的进度,警方会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作出处理。
拉萨3月14日发生的打砸抢烧事件,与阿坝县16日发生的打砸抢事件时间相隔两天,这两天当中发现许多发生群体性事件的苗头。正因为达赖集团的精心策划和在境外的指使,使这次“3·16”事件不断升级。
发生在四川阿坝的打砸抢烧事件,烧毁了24间商铺和2个公安派出所,烧毁了81辆警用和民用车辆,打伤了很多无辜群众和200多名政府机关工作人员、执勤的公安民警。
警方在格尔登寺查获了一批武器弹药,其中包括小口径步枪16支、各种火药枪14支、子弹498发、火药4公斤、管制刀具33件,查获了数以千计的“藏独”宣传品。
达赖喇嘛列表
  • 一世达赖根敦朱巴,1391年—1474年
  • 二世达赖根敦嘉措,1475年—1542年
  • 三世达赖索南嘉措,1543年—1588年
  • 四世达赖云丹嘉措,(蒙古族)1589年—1616年
  • 五世达赖罗桑嘉措,1617年—1682年
  • 六世达赖仓央嘉措,(门巴族)1683年—1706年
  • 七世达赖格桑嘉措,1708年—1757年
  • 八世达赖强白嘉措,1758年—1804年
  • 九世达赖隆朵嘉措,1806年—1815年
  • 十世达赖楚臣嘉措,1816年—1837年
  • 十一世达赖凯珠嘉措,1838年—1856年
  • 十二世达赖成烈嘉措,1856年—1875年
  • 十三世达赖土登嘉措,1876年—1933年
  • 十四世达赖丹增嘉措,1935年至今
 
    喜马拉雅山北面的风暴,喜马拉雅山南面的冷笑。
    有关十四世达赖喇嘛的新闻,从未如此密集地撞击中国人的眼球,你躲都躲不过。
    我们希望能够在纷繁的信息中,勾勒出一个清晰的达赖的面孔。在西方媒体的眼里,达赖亲切善良,达赖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是么?
    我们大概能知道,达赖和达赖集团未必一致,达赖的“暴力非和平”主张在拉萨暴乱的事实面前也缺乏了说服力。达赖,一个僧人,一个叛国者,一个似乎渐失权威的宗教领袖,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又或者,一个策划骚乱的政治阴谋家?
    无法用简单的定语来形容这个人,但无可回避,达赖仍将是未来影响西藏局势的重要角色,研究他,了解他,是解决西藏问题的必修课。
    从“中间道路”观其战略,从“决战奥运”观其战术,从“拉萨骚乱”观其变数——达赖喇嘛,将往何处去?
 
 
我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