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吴斌事件调查组成员:焦点转移到我们身上是正常的

2012年06月05日 03:08
来源:都市快报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5.29事故调查组成员、无锡市交巡警高速三大队副大队长曹建平,昨天下午接受都市快报独家专访。

采访中,曹建平两次哽咽,离座走到一角擦眼泪。他说“我的眼泪为壮举而流,我们都应该向吴斌致敬”。

特派记者 冯志刚 文/图 发自无锡

事故发生后

我们做了些什么?

都市快报:今天(4日)上午,你们无锡市公安局的领导专程到吴斌家中,看望慰问家属。看得出来,事情发生后,你们做了大量工作。你能不能就事故发生之后,你们做了哪些工作,详细说一说。另外,最新的进展,能不能也讲讲?我先听你说,不清楚我再问。

曹建平:好,我给你十五分钟到二十分钟。

都市快报:时间短了,半个小时吧。

曹建平:尽量吧,我浓缩一点。可以这么说,现在社会舆论也好,从电视观众、网民,以及你们读者来讲,现在时时刻刻在关注,但是我们有句话要讲,也是个客套话,我们是分分秒秒在工作。这个分分秒秒是什么意思呢?从事故发生过后我们就在工作了。报警过后,说驾驶员受伤了,我们最快在十分钟左右到达现场,当时我们有六个民警两个协警先后赶赴现场。

都市快报:十分钟就到啦?

曹建平:嗯,稍微出点头,十几分钟,到达现场。我们采取了几个措施。第一个,我们迅速设置了安全警戒区,因为当时车子停靠在第一车道。同时我们看到了有部分旅客已经在车子的外面,相当危险,我们迅速地做了一个乘客的疏散,疏散到路肩上,护栏以外。

第二个是现场勘查。主要是寻找伤员,当时寻找了受伤的驾驶员。驾驶员吴斌横卧在第三排座位,脸色发青,不能讲话。我们感觉他伤势非常重,就向我们大队(无锡市交巡警高速三大队)指挥中心汇报了情况,并督促120(急救车)迅速赶到现场。希望它(120救护车)再快一点。又详细核实了地点,确保(120救护车)不要走错路,高速公路上走错路很麻烦。

第三个工作是寻找目击证人。当时,他们(乘客)说是一块铁块,很多人说不清楚。乘车过程中,(乘客)前后排有差异,描述得也不一样。有些人横卧在那边,眯着眼睛睡着了。有些人根本不知道,只知道这个人受伤了。后来找到了几个目击证人非常有价值。

都市快报:有几个?

曹建平:能比较清晰表达的有三个人。一方面,我们让他们录音(做口供),一方面劝解他们留下来作证。他们很多人急着赶时间。

当时,我们也不清楚车上有清晰的探头,做了大量工作寻找能够证明事件原因的一切证据。

经过劝解,3名目击证人愿意配合工作,我们就安排他们到就近的服务区做笔录。

第四项工作是,我们扩大了搜寻范围。我们在事故现场看到了一个碰撞的痕迹,从经验来判断,碰撞的物体是前方左侧飘移到车窗的。确切地说是汽车的前方左上侧飘过来的。所以,我们立即从车子的停车位前后一百米左右进行搜寻,当时民警就翻越了护栏。

都市快报:翻越护栏蛮危险的,那么多车。

曹建平:这个是我们应该做的,我实事求是说,也不能说是冒着危险,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工作。

一般来讲,我们寻找证据都是在同一车道内,但是这次我们通过痕迹,发现这个东西从大小和弧形程度来判断,怀疑是对面车道过来的。

我们在寻找遗留物时,确定了对面车道没有遗留下任何痕迹的证据。

都市快报:东西最终在哪里找到的?

曹建平:在车里面找到的,它在汽车驾驶位置的右侧,掉在车厢里面。

为什么我们到对面去寻找呢,就是看这个东西还有没有遗留在地面上的可能。地面上有没有其他碰撞痕迹,但没有找到有价值的线索。

第五个工作是派人跟随伤者到医院了解情况。我们从现场判断吴斌的伤势比较严重,就迅速派人(调查人员)赶赴医院。说实话,当时一方面是了解伤情,另一方面看他能不能提供一些证词,可惜吴斌从头到尾都不会开口,没说一句话。当时,他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

都市快报:那好多报道都失误了,说他能讲话怎么怎么的。

曹建平:没有没有。

都市快报:所以我到医院去,医生方征讲他进来就是半昏迷状态。

曹建平:他没有讲一句话。

第六个工作是向上级汇报。对我们高速交警来讲,客车事故无小事,所以我们立即向上级部门进行汇报,我们无锡市公安局交巡警支队事故科科长薛献忠及时赶到大队,进行指导,我们采集的这块物体,究竟是什么金属块,铝的铁的?

都市快报:对对对,当时说的是物体。

曹建平:我们请有关专业人士,走访了有关专业运输单位,立即启动对物品(肇事金属块)来源进行排查。

第七项工作是,勘查现场后,我们通过客运公司提供的有关资料,通过目击证人的一些描述,迅速对有关经过的车辆和嫌疑车辆进行排查,工作量相当大。

我们高速公路上没有抓拍系统,只有一个监控系统。分两类,一个高清的,一个标清的。这里只有一个标清摄像头,只能拍一个轮廓,从经过车辆进行筛比。

第八个工作是走访调查。我们走访了停车场、专业运输单位和专业汽修厂等。对于事故,我们在全力而为。我们巡警支队抽调了几乎所有的精英,全力以赴,全身心地扑在这项工作上。

你对我的采访,让我静下心来,其实真的是我的一种心理释放。

都市快报:其实我看出来你很难受。

曹建平:没办法心情好起来,我必须面对回忆,其中也包含了我们几天来工作中的一种艰辛,一种心酸吧。

嫌疑车辆是怎么确定的?

都市快报:你能给我介绍下最新的情况吗?调查到目前为止,有消息说你们排查了一千辆车,锁定了20多辆,信息属实吗?

曹建平:具体数字我不知道,一千多辆这个数字是只少不多,我觉得应该有四五千辆。

都市快报:当时是怎么调查的?

曹建平:我们通过监控录像、走访群众。

都市快报:是不是说,同一时间经过该路段的车,都被调查。

曹建平:调查的取证方法是多样的,你讲的也是其中之一吧。其他的方法我们开展了一系列,一切可行的办法。

都市快报:确定二十辆车有嫌疑?

曹建平:我回答不了,应由新闻发言人来作解答。

都市快报:当时现场调查范围有多大。

曹建平:以这个车(出事大客车)为中心,两边车道,同向车道和对向车道一百米以外,我们寻找。我们很多很多人都在默默地工作,这个也是应该的。

都市快报:那么接下来准备怎么进一步排查?

曹建平:就像我开头说的,你们时时刻刻在关注,我们每分每秒在工作。说不定事件在一分钟之内都会有一个突破,这就是搞案件的。

都市快报:调查过程中,主要困难来自哪里?

曹建平:我认为像平时的道路交通事故,比如单方事故,那是和某一物体发生碰撞,高速公路上和护栏发生碰撞或者操作失控。多车事故和两车事故,都有一些固定的东西,这个事件难度在于这个飘浮的物体对他的一个伤害,这个飘浮的物体我们在寻找,这肯定是比一般的难度要大,比一般的逃逸事故难度更大,逃逸事故都会留下一些东西,它这个东西就是不明的,突然飘过来的,我们警察就是要叫它明,让这个事故明起来。

都市快报:有一些人提出来一些质疑,说这么多天了为什么不公布任何信息?

曹建平:焦点转移到我们身上是正常的,我们已经做好了生理和心理的准备。不是说交警有多么不容易,整个事件来讲,要想查清,在这么短的时间,有时候巧,说不定马上就能查清,但有的时候就差这么一点点。

都市快报:对,需要突破。不单技术的,还有验证的,各方面的,必须有这么一个过程。

曹建平:这不是像飙车逃逸案,那些都是很好破的,很清晰的。像这种事故,我可以这么说,这么一个有分量的物件,到目前为止,我都没法圆满地解释,根本没法解释。

都市快报:那有没有可能是人为的?

曹建平:这个可以排除,人为的肯定绝对可以排除。

都市快报:飞过来的金属碎片,究竟是哪辆车上飞出来的,还是其他车上掉下来之后,后边汽车碾过去飞起来砸中车的,你分析下。

曹建平:这是我们调查的一个重点,如果调查出来我就能回答你了,现在没法回答。你这个采访是我这几天接受的最深的采访。

说到动情处,曹建平两次哽咽。

 
[责任编辑:PN018] 标签:凯李盛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