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苏紫紫称多国美术馆邀请其办个人作品展

2011年02月06日 14:35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李丽

字号:T|T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兔斯基并不是一只身材很好的兔子,头大,腿短,没有腰。但它并不在乎自己的美丑,因为它很明白:“如果你自己都不珍惜自己,那别人就更不会珍惜。”它更明白,所谓生活是活给自己看,而不是给别人去欣赏的,其内在道理正如它的另一句名言:“最大的空虚莫过于在终点前回首自己走过的路是一片空白。”但在演艺圈,为自己而活并坚持自己原则的人太少太少,因为在那个舞台下坐着的观众太多太多。很多时候,你就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了。所以,我们要鼓励那些追求自我的人,尽管他们的观点你并不一定认同。

如果和别人走的路不一样,那么所见到的和所得到的……也可能和别人不一样。”

———兔斯基

苏紫紫曾经是一个裸体模特,但她真正为公众认识则是从她裸体接受媒体采访开始。父母离异、遭遇强拆、奶奶病重……一系列身世标签曾为苏紫紫博得一些同情,但并没有使舆论对她的争议有所减少。但无论是赞美或者诅咒都让这位19岁的人大女生拥有了同龄人所无法想象的经历———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苏紫紫称,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美术馆都已发出邀请,要在今年为她办个人作品展。

在苏紫紫看来,美与丑并不在于脱不脱,而在于她赋予自己身体的意义。有意思的是,正是这样一个看似超越了社会规则的叛逆女孩,却称自己所追求的是“一种改变社会现状的责任感”。兔斯基说过:“没有无聊的人生,只有无聊的人,真实的生活,才是最精彩的剧集,因为到最后一刻你才知道结局。”对于苏紫紫,我们也同样无法断言她的未来,因为她的精彩或许才刚刚开始。

身体

这不是什么特殊的东西

苏紫紫接受过不少媒体的采访,在每次采访开始之前,她会征求对方的意见:我会裸体,我们的采访过程会被拍下,你是否能接受?跟裸体的苏紫紫对谈过的记者,有男有女,而苏紫紫接受采访的照片被拍成了一系列作品,名字就叫《采访》。

羊城晚报:还记得第一次裸体接受采访时的心情吗?

苏紫紫:很坦然。身体不是特殊的东西,它就是一个东西而已,没必要贴太多标签。中国人太喜欢贴标签了。但这只是捏一捏还有弹性的身体,没别的。

羊城晚报:对你来说,裸体接受采访的意义是什么?

苏紫紫:当时很多人知道人大有个女生是裸模,打电话来要采访我。当时我就觉得,这是一种大家在围观我的状态。如果我裸着接受采访,那是一种有力量的交流和对话,我能更直接地观察到他们的心理变化。到底话语权在谁手里,是谁在看着谁,这个就需要研究了。

羊城晚报:但这样让你遭到很多争议,毕竟一个女生当众脱了,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得惯的事情。

苏紫紫:争议恰恰说明我们生活在一种男权的社会观里,女生也被这个社会冠以一个固定的价值观。但这是否正确?我们是否在自主地思考?我必须去挑战一下。其实挑战的结果还不错,我觉得并不是所有人都反对我,或许只有30%的人才是。那些专门来看我身体的人会失望的,没什么色情的东西,我的身材也不是特别好,而且我翻了自己所有的作品,其实都没有特别去暴露某个部位。

羊城晚报:很多人都会好奇,男记者在采访你的时候是否紧张?

苏紫紫:是会有一点紧张,因为他们没有过这个体验。把那个场面抓拍下,还挺好玩的。

羊城晚报:你的男朋友能否接受你在公众面前裸?

苏紫紫:他很能理解我的职业,能理解我在干什么。其实我做的跟写字或者画画并没有什么区别。他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外界会那么激动。

“我做裸模的时间很短,两个月就不干了。因为我发现,这个行业和色情的界限很不清楚,很多人都是抱着猥琐的心态来拍照。我不干了,我去做真正的作品。身体是我的,我有选择的权利,加入和退出都由我。” ———苏紫紫

他人

请原谅我对缺德的报复

苏紫紫的走红并非一帆风顺,就在最近,有媒体质疑她身世作假,她的真名王嫣芸。还有人说,担任她作品《采访》摄影师的“非我非非我”是她的幕后炒作团队主谋。于是过年前几天,苏紫紫带着媒体回老家湖北宜昌,证实她的身世并非信口开河,博取眼球。

羊城晚报:你跟“非我非非我”究竟是什么关系?

苏紫紫:他是一个拍客,我认识他。其实他就是爱好摄影,自己还要天天挤地铁和公交。因为他帮我拍照,又跟我提出,由他来把照片发到网络上,其实我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但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你拿去吧,反正我也没别的用途,没多大关系。我现在的经纪人是找别人借的,连个合同都没有。其实就是一个玩朋克音乐的朋友,我们俩的价值观特别相符。如果有人说我背后有个巨大的团队,那确实有一个,就是所有跟我价值观相符的人。

羊城晚报: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说你身世作假?

苏紫紫:我很明白。刚开始是因为我拒绝了一家成人网站的合作。其实我并不反对所谓的情趣用品,但他们的态度不端正,跟我价值观不符,所以我就拒绝了那个代言,他们就在背后搞我了。后来就是一个家乡的媒体乱写,现在我已经把那位记者的姓名、单位公布在网上了。请容许我使一下小坏,因为有人太伤害我了,够缺德的,所以我也以缺德的方式回报了。当初只是因为那人打电话采访我的时候,不肯说是哪家媒体,所以我没答应,结果那人就跟我说:你不接受采访,我就乱写。后来那人到我老家去拍了一张照片,那张照片根本不是我家,我都不知道是哪儿。那篇稿子本身的逻辑也很混乱。

羊城晚报:大部分记者都不会这样。

苏紫紫:我能理解记者也要工作和吃饭,我得捍卫这个人栽赃我的权利,但我也有报复的自由。其实,跟我接触过的记者大部分都很好,但还是有极少数的人会没有原则。

 

[责任编辑:叶晋] 标签:苏紫紫 拍客 采访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已有 0 条跟帖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