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民生:走上55秒杀戮之路(图)
2010年03月25日 02:50新京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郑家的两居室位于三楼。昨日,郑民生家大门紧锁,一位警察守在门口,他告诉记者,为了防止郑的亲人被人寻仇伤害,他们已将郑母等人转移保护起来。

同一个单元里,郑民生家是唯一一户没贴春联的,只有一个红“福”字挂在门上。

郑民生是6兄妹中的老五,六弟没入赘之前,他和老六占据一间卧室,兄嫂一家三口占据一间卧室,母亲住在客厅。

老六入赘后,郑民生的居住条件并未改善。去他家串过门的邻居说,冬天郑民生睡客厅,夏天则睡阳台。

杂货店的陈老板替郑民生算过一笔账,他在医院的月收入约1400元,“郑民生不吃不喝得攒个十年才能买套老房子。”

郑民生今年42岁,他和周围人提起的恋爱不下5次。在他的描述中,房子是致使他多次和女友分手的导火索。最近一次的分手是去年年中,对象是和他谈了一年多的街坊“苏妹妹”。

“他说‘苏妹妹’嫌他收入低,买不起房。”陈老板记得。

郑民生工作单位旁边缝衣服的阿姨注意到,七八年来,郑民生和她越来越多地聊起房子问题:“他有点结婚狂,找女友就想找有房子的女人,还说离婚的也不要紧,只要有房。”

难以理解

在同事眼里,郑民生是个孤僻而难以理解的人

2002年,化纤厂职工医院改制为延平区马站社区卫生服务站,并搬至马站街上。在这里,郑民生和同事的相处恶化。

在同事眼里,郑民生是个孤僻而难以理解的人。他很少和同事玩,一个人独处时总喃喃自语,或大声放歌。

和同事几乎不说话的郑民生,爱与单位周围的小商贩聊天,他会一连好几个小时靠在缝衣服的阿姨的门口,诉说前领导对他的苛刻,从扣发工资到人格侮辱。

“郑医生十次有八次是在说前领导欺负他。”小吃店的金老板说。

郑民生还常常诉说同事们都很有钱,看不起他,嫌他穷。缝衣服的阿姨曾听他诉苦:“他说大家都是成年人,嘲讽他时交换眼神他就看得出。”

在南平市政府的一份材料里,记者看到:郑民生自述马站医院前负责人不尊重他,工作上为难他,在生活上不关心他,并经常羞辱他。

对此,郑的同事都予以否认。“大家关系很淡,但谈不上有仇恨。”郑民生的同事李文说。前领导也坚决否认了与郑民生有过节儿。

曾经与郑民生在建阳卫校同学过的南平某医院叶医生说,中专时郑民生就话少,不与同学来往。

郑民生喜欢吹嘘自己和女人的关系,他曾说过自己有美貌的女友去了美国。

2008年,郑民生取得了西医外科主治医生的资格。从那时起,他开始常常对缝衣服的阿姨说,自己受排挤呆不下去了,要离开。

“这个社会很现实,也很势利。”他跟卖杂货的女摊主说。

2009年6月,郑民生辞职。化纤厂一位认识郑的职工说,他的辞职报告上有这样两句话:“我的人生得不到安宁,有人要害我。”

但李文医生十分干脆地否认了,他说自己见过郑民生的辞职信,半页纸,黑色水笔手写,大致说自己辞职的原因是为了到外面有更好的发展。

郑民生离开马站卫生所的那天,到金老板的小吃铺吃了一碗面,“我要走了,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

杀戮

他杀人后自供作案动机:工作无着、恋爱失败、受一些身边人员闲言刺激,结果报复社会

此前,郑民生常被人说有一点不正常,除了喃喃自语,他还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性情。

“他有次在楼下玩麻将,我逗他,就装作和人说话的样子大声说:陈局长,就是这个人赢了我好多钱。结果他吓得一哆嗦,站起来就跑了。”郑的一位李姓邻居说。

他还曾不打招呼就带着邻居家的孩子上街玩,吓得邻居家以为孩子丢了。

但邻居们都认为,郑并没有精神疾病,只是一个不通世故的人。

据提前介入该案的检察官介绍,看不出郑民生有精神异常特征。其对作案动机的供述符合逻辑,自供原因:一是工作无着,二是恋爱失败,三是受一些身边人员闲言刺激,主要动机还是因上述原因而报复社会。

刚失业时,郑民生曾多次外出找工作,每次他都笑嘻嘻地跟陈老板说一声,并拿上一瓶他每次必买的果粒橙。但几次外出都没有医院愿意接收他,今年以来,郑几乎没有再出门找工作,邻居们好几天才看到他一次。

陈老板发现郑每次路过她的店铺,都要照墙上的镜子,以至于她想摘掉镜子。

郑和母亲的关系一直都说得过去,但事发前几个月,郑民生的三哥将母亲送到另一个兄弟家。郑的三哥告诉陈老板,郑民生总是指责母亲“害了他”。

与哥哥的矛盾也随之增加,“他哥哥开始嫌他占着家里地方又不挣钱,很多余。”打扫卫生的吴老伯说。

郑民生也不再打台球———这是他少有的爱好之一,在马站社区卫生所工作时,他把大部分空闲和零用钱都花在了街对面的台球厅里。

“他瞄的时间长,是个敏锐又有耐性的球手。”陪郑打过球的李先生说。

3月23日,早晨6点半左右,郑民生身着白色运动服,跑过陈老板的店铺。陈刚刚开门,就看到郑民生冲路上的老人打招呼:“走,锻炼去!”

几乎是同一时间,一年级学生欧阳宇豪的母亲黄宝珠起床,给孩子煮了粥。

几分钟后,有人看到郑民生搭上了一辆摩的,朝山下驶去。从三官塘到南平市实验小学,摩的只需不到十分钟,那是所当地条件最好的小学。

7点出头,黄宝珠牵着儿子的手出门,在家门口搭上一辆路过的公交车。从黄宝珠家到实验小学只有一站路,十几分钟后,母子俩来到校门口。黄宝珠低头看表:7点23分。

欧阳宇豪松开黄宝珠的手,踮脚亲了一下妈妈的右颊,转身融入等待7点半开校门的小学生人群中。

黄宝珠看到儿子蓝色的米奇书包随着步伐起伏。侧过脸,她看到一个白色运动服男子走向成群的小学生,刀握在手。后来,欧阳宇豪和其他12名学生倒在血泊中。

杀人的就是他,郑民生。

□本报记者 孔璞 福建报道

<< 上一页12下一页 >>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孔璞   编辑: 霍吉和
更多新闻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