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警救复旦学生坠崖回顾:安徽省政府下令救援
2010年12月24日 08:31大河网-河南商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12月17日,一名获救学生在张宁海烈士遗像前鞠躬新华社/图

12月12日,18名复旦驴友被困黄山未开发区域。在上海方面以政府为主导的急切求助下,黄山方面展开了一场生死大救援。

“夜不上黄山”是惯例,按照国际上救援的原则,只要可能危及救援者本身的生命安全,救援可以停下等待时机。但据称18名被困复旦学生中一人求助“有影响力”的二姨父,上海、安徽两地政府高度重视,救援队伍得以迅速组织。警察“夜上黄山”搜救,18名被困人员获救,而一名24岁的警察在救援途中失足坠崖牺牲,复旦大学和他们的学生,都陷入了舆论旋涡之中。

黄山集结

市长、公安局长全上山

12日22时,28岁的黄山景区交警唐军(化名)吃完饭,手机响了。队长命令,18个复旦学生被困黄山未开发区域,第一批搜救队已经出发,指挥部命令他们紧急集结,作为预备队准备参加野外搜寻。窗外,大雨下得正紧,他抓起雨伞冲出门去。

唐军赶到云谷寺索道附近的停车场,看见了市长的车。大批官员早已经在现场。

一个小时前,黄山防火专业队温泉片区副队长程志强和队员余铁骑也接到了紧急集结令。他们按命令分乘数辆车向云谷寺集结,余铁骑被安排在温泉派出所的警车里,上了车,身边坐着温泉派出所24岁的民警张宁海。在路上,两人聊了几句。余铁骑做梦也想不到,几个小时后,他们生死相隔。

从温泉派出所到云谷寺只需要约20分钟。赶到集结地后,他们被告知,黄山市市长宋国权,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蔡建军,市委常委、黄山管委会党委书记许继伟,市公安局局长鲍仕魁等早已经到达。余铁骑并不知道,18时26分,来自市里的电话打到了黄山景区110指挥中心和管委会,通报了省政府转自上海警方的求助消息:“18名复旦学生被困黄山,情况紧急。”

之前的18时许,求救的信息先从上海市政府紧急传到了安徽省政府和安徽省公安厅。安徽省省长王三运、省政府常务副省长孙志刚、副省长花建慧都先后作出了批示,命令紧急层层传达,两地的若干个部门都紧张起来。

一个黄山警官事后告诉记者,当命令层层传达到景区时,整个黄山的空气骤然紧张起来,没有人敢不重视。

复旦效应

领导层层重视,“不计代价”

公开信息显示,被困队员在上海的亲戚收到他们被困的信息后,查明了孩子和复旦学生一起出行,立即通知了上海警方。该消息被立即上报给了上海市委市政府,在短短的30分钟内,就异常高效地转给了复旦大学和安徽省委省政府以及安徽省公安厅。

复旦大学宣传部介绍,他们第一时间拿到了被困学生的资料反馈给上海警方。上海调集了直升机待命,还派出专业的救援队连夜赶赴黄山。完成这一系列动作,距报警不到一个小时。

同时,黄山脚下的每个派出所都接到了通告。黄山市市长立即赶赴黄山后山的云谷寺,成立救援指挥部。

当地山民告诉记者,当地有个惯例,夜不上黄山,更不要说雨夜上未开放的区域。当地警方证实了这个说法。

一个参与救援的警察告诉记者,按照国际上救援的原则,只要可能危及救援者本身的生命安全,救援可以停下等待时机。但他们面对的情况是,只要各级领导层层重视,一切就都不一样了,基本就只能是不计代价救援!不计条件,不计后果。他说,这些被困者身份特殊,复旦大学的学生!万一学生晚上在山上出了事,他们不好交代,领导无法向省里交代,省里无法向兄弟省市交代……

无效报警?

三次报警没引起重视

时隔多日以后,舆论始终纠缠于一个问题,似乎所有这些动静都和18个人团队中一个叫施承祖的27岁青年发给自己远在上海的二姨父的那条短信有关。短信内容是:“黄山,GPS30’07.696。118’11.694。救命,有18个人。”

据知情人介绍,在这个短信发出去之前,18个学生已经有过三次电话报警,前两次分别打给了本地110,上海110,然后再次打给了本地110。电话接通后,队员报告了被困的状况,据知情人透露,在讨论方位时,黄山方面接警人没有听明白,报警的时候,也没有公开学生的身份,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其间,队员们的手机大多数没有信号,只有其中的一部手机有信号,但也时有时无。

三次报警失败后,一个队员想到了上海的亲戚。当时的说法是,他二姨父影响力很大,如果向他求助,绝对有效。这个队员编辑了这条语焉不详的短信并顺利发出。随后的一系列事情证明,最后一次报警,让上海和安徽两地都迅速行动起来。在随后所有公开信息中,前三次报警信息从没有被人提及。

敢死队式突击

一名警察掉山崖牺牲

据参加连夜搜寻的民警介绍,到位的队员被编成了三个组,分别从云谷寺向东北方向搜索。一个队员告诉记者,他们什么都来不及准备,只从家里抓了一件雨衣、一顶头灯就上山了。温泉派出所24岁的民警张宁海和余铁骑被分在了一个方向,这支队伍后来被一分为二。

13日凌晨2时37分,张宁海所在的队伍到了谷地,发现了被困者发出的灯光信号。至此,这支队伍已在风雨交加的黄山无人区行进近6个小时,很多队员体力都出现了问题。指挥部立即决定撤回其他的搜寻队伍。13日凌晨3时许,被困学生轻装准备下山,前面就传出消息,有人掉下去了。

13日上午10时,18名驴友安全出山。而此时,牺牲烈士张宁海的遗体,因山路艰险,依然被困山上。黄山市调集了武警上山,历时7个小时,才将烈士的遗体护送下山。 (据12月23日《成都商报》)

分享到: 凤凰微博 人人网 开心网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王尚喆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