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云南省高院重新审查李昌奎案 两天内将公布结论

2011年07月06日 10:11
来源:生活新报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昭通李昌奎案”死者的哥哥王家崇向记者展示案情介绍 新华社

是否算“积极赔偿”

二审法院认为,李昌奎认罪、悔罪态度好、积极赔偿了受害人家属经济损失。而家属称,本案发生后,李昌奎家并没有积极赔偿,他们现在没有拿到一分钱的赔偿,2万元的安葬费,也是当地政府强行将李昌奎家的部分财产变卖得来的。这种情况是否算得上“积极赔偿”?二审将此作为改判的重要依据之一,是否合法、合理?

高巍:如果被害人家属所称属实,很难说存在被告人积极赔偿的情形。

能石匠:赔偿和该不该死是两回事情。“积极赔偿”应该由受害方来评价。二审改判的原则,我认为必须坚持“杀人偿命”的原则。

黄建军:所谓的积极赔偿,应当是对受害人主动、及时与全面的赔偿。即在犯罪行为发生后,被告人主动对受害人家属进行赔偿,并且按照法律规定的赔偿项目与数额全额进行赔偿。而本案中,犯罪行为发生后,李昌奎逃离现场,在当地政府多次干预下通过变卖财产才得以部分地支付受害人的损失,显然不属于积极赔偿。二审法院将此作为改判的重要依据,我认为缺乏事实基础与法律依据。

李先生:根据主持人的表述,本案应该算不上积极赔偿,而且李昌奎实际上根本就不具备什么赔偿能力,他的赔偿态度不宜在本案中作为量刑的酌定情节。

手段残忍对量刑的影响

本案中,李昌奎将王家飞掐至昏迷,实施强奸,之后提起锄头猛击其头部,致其死亡。紧接着又将王家飞年仅3岁的弟弟提起来,将头猛撞在门上,致其死亡。作案后,李昌奎还找来一根绳子,将王家姐弟的脖子勒到一起。家属和大多数网友认为,本案作案手段极其残忍,依法应当判死。作案手段的残忍程度,是否应该影响案件的量刑?

高巍:手段残忍是一种酌定的量刑情节,在法定刑幅度内确定具体刑罚时,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在侵害对象、行为方式相当的情况下,手段的残忍程度不同,对于被告人人身危险性和反社会性程度的揭示具有重要提示作用,因此,可以把手段的残忍与否作为量刑的参考。

能石匠:我认为残忍程度是可以衡量犯罪情节轻重的一个重要因素。犯罪嫌疑人如此残忍地剥夺了两条人命,如果法院不考量,那是难以服众的。

黄建军:本案中,李昌奎的犯罪手段特别恶劣,且同时构成强奸罪与故意杀人罪,应当对李昌奎数罪并罚。李昌奎作案手段残忍,应当在量刑时作为量刑情节考虑。

李先生:《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一条规定:“对于犯罪分子决定刑罚的时候,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判处。”本案中作案手段的残忍程度,实际上也是刑法中所述的“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所以作案手段的残忍程度可以影响到案件的量刑。

自首和赔偿对量刑影响多大

在许多影响恶劣的重大刑事案件中,一些被告人都因为自首、赔偿等原因而成功保命。那么,自首、赔偿对于案件的量刑会起到怎样的作用?

高巍:这个问题涉及到死刑的必要性和正当性问题,也涉及到民愤与司法独立审判之间的矛盾。该案件中表面上是对死刑标准的讨论,是对民愤与司法独立审判的分歧的争议,但实质上是社会对于司法判决充分说理的呼唤和法律平等适用的渴望,也是对司法威信和司法公正重塑的急迫需要的反应。

能石匠:在我看来,钱是钱,命是命。损失可用钱来赔,命就应该用命来抵。犯罪嫌疑人因为自首、赔偿等原因保命了,就是对法律底线的侵犯。

黄建军:如果犯罪嫌疑人作案手段特别残忍,主观恶性极深,社会危害性极大,则自首、赔偿等均不能作为从轻的依据。

李先生:赔偿是一种民事解决方式,其与量刑从本质上来讲没有什么关联性,但在司法实践中,对于不属恶性案件的刑事犯罪被告人的量刑,是可以结合其是否积极赔偿被害人作为一个酌定量刑的情节,但不是必然。

 “‘积极主动赔偿’是子虚乌有”

昆明市船房老村的一间出租房里,记者见到了正在此上访的死者王家飞姐弟的家属(上图)。死者的母亲陈礼金说,自己和丈夫从昭通市到昆明市一个多月了,其间一直不断向云南省检、省高院投送各种材料,目的就是要让凶手重新改判死刑。她说:“检察院让我们去找法院,云南省高院答复说7月中旬由院领导接待,所以我们一直在这里等着。”

死者的哥哥王家崇说,云南省高院认定的从轻情节都不成立:李昌奎以前托人向王家飞提亲,遭到拒绝后一直想报复,明显是预谋作案;他“自首”是在公安机关发出通缉令后自己处于四处讨饭、穷途末路的情况下才在2009年5月20日被迫投案;他“认罪悔罪态度好”是想减轻受到的惩罚;法院说凶手“积极主动赔偿”更是子虚乌有,有鹦哥村委会和茂租乡政府出具的材料为证。

记者在盖有公章的材料中看到了这样的内容:李昌奎的父亲李顺祥虽然承认人是他儿子杀死的,但经乡、村两级干部多次做工作,就是以各种借口不拿出钱来赔偿。村委会干部只好跟乡干部一起,责令他们公开变卖处理钢筋、水泥、砖、羊等财产,得到的21838.5元转交给了受害人家属。王家崇说:“安葬费就花了3万多。这种赔偿怎么叫积极主动呢?!”

新华社文/图

[责任编辑:PN013] 标签:自首 高院 改判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