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联防队员打砸民宅强奸女子 丈夫是否值得同情

2011年11月08日 20:09
来源:新华报业网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11月7日中午,西乡河东社区,杨武(化名)和妻子王娟(化名)租住的店铺门前,犯罪嫌疑人杨喜利的母亲带着孙子在堵门谩骂,辖区民警在现场也奈何不了她。

7日中午,西乡河东社区,杨武(化名)和妻子王娟(化名)租住的店铺门前,犯罪嫌疑人杨喜利的母亲带着孙子在堵门谩骂,丈夫杨武70岁老母跪地质问罪犯的母亲“天理何在?”

案发地电器维修店距离社区警务室和社区联防队仅10米之遥。

亲耳听见妻子被奸

他听到隔壁传来床的晃动声和呻吟声

杨武说,杨喜利以前就经常欺负他们,但夫妻俩胆小怕事,只能忍气吞声,不敢报警求助。杨武一度以为,这次会和以往一样,被打几下,被砸些东西,等杨喜利发泄完就好了。但他错了。

不到几分钟,杨喜利折返回来,用安徽话喊:“你们两个给我把风,不要让任何人进来!”随后,两名壮汉走出去,把房门关上。

“救命啊,救命啊,要打死人了!”面对王娟的哭求,杨喜利不为所动,反而搂抱着王娟开始乱摸,还说着些粗言秽语。王娟死命推开,又遭来一顿毒打。

“还反抗,打死你!”躲在杂物间里,杨武听见外面劈里啪啦的厮打声、辱骂声,还有妻子凄惨的哭喊声……在这个不到50平方米的房间里,杂物间和里间门挨门,杨武的藏身处与里间的床直线距离仅约两米。杨武说,他能清楚地听到房间里发生的一切。

事实上,记者探访现场发现,如果杨武稍微抬下头,客厅和里间发生什么都能尽收眼底。但杨武只是悄悄垂泪,甚至咬牙不敢哭出声来。

杨武听到,厮打持续20分钟后,杨喜利撕扯着王娟的衣服,将她拖进里间。随后,他听到床的晃动声、杨喜利淫荡的呻吟声。杨武判断,杨喜利正一边强奸自己的妻子,一边继续对其进行殴打。

杨武为防被敲诈而安装在家中的摄像头记录下部分案情经过。监控视频清晰显示,杨喜利将王娟像小鸡一样抓起,毒打十几分钟后,从后面搂抱、强吻和乱摸,跑出门外交代同伙后又将王娟拉进房间。

 

一小时后终于报警

他拨通110后小声说“我老婆被强奸了”

杨武感到既害怕又难过。他身高不到1米6,穿着破烂的红色T恤,脸上毫无血色,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杨武说,自己根本不是身高近1米8的杨喜利的对手,何况对方还有凶器和两名同伙。如果报警,又担心遭到报复。

“我想拿刀冲进去,劈死这个畜生!”杨武痛哭流涕地说,但想到家里有4个小孩要抚养,还有76岁的老母亲要赡养。“如果我杀人坐牢了,他们可怎么办?我不能家破人亡啊!”纠结中,杨武一次次选择沉默。

大约1个小时后,杨武终于鼓起勇气,选择报警。据他描述,当时浑身瘫软,哆哆嗦嗦,害怕甚至压过愤怒。拨通110后,杨武甚至只敢很小声地说:“我的老婆被强奸了。”由于声音太小,接线员最初将“强奸”听成“抢劫”。

前后打了几次110,杨武才把事情经过叙述清楚,告诉警方案发的确切地点。几分钟后,警方带着联防队员赶过来。见警察冲进来,杨武也从藏身处冲出来。

杨武说,当时杨喜利赤身裸体,已经实施完强奸,正继续殴打王娟。王娟则一丝不挂地躺在地上,哭喊救命,大量鲜血流在地上。杨武先是忙着给妻子找衣服。

慌乱中,杨喜利提起裤子想逃跑。杨武跟着追上去,两人扭打在一起。这一幕正好被进来参与抓捕的联防队员看见。

妻子王娟遍体鳞伤,满脸是血,喃喃地说:“实在没有脸面活着了,死掉算了。”见杨武赶过来,王娟哭着责骂“不是男人”。

杨武连忙将妻子送进医院。医生要求住院治疗,但因为拿不出钱,入院不到10个小时后,他只好带着妻子回到家里。

母亲也哭着将杨武责打了一顿,骂他是“没用的丈夫,没用的儿子”。“我的儿子太老实了,对不住我那媳妇啊。”老太太长跪在地,哭求儿媳原谅。

妻子失魂自杀未遂

他不堪行凶者家属威胁去派出所撤诉

随后半个月里,虽然行凶者杨喜利已经被警方控制,但麻烦依然继续找上门来。杨喜利的姐姐、姐夫、哥哥等亲属轮番上门骚扰,要求撤诉。

在杨武提供的一个通话录音中,杨喜利的哥哥大声斥骂杨武,威胁他“全家可能会死光光”,“他坐几年牢出来后,不能保证你们全家小孩的生命安全,反正他老婆也跑了,已一无所有,你们看着办。”录音中,杨武显得卑微懦弱,不断跟对方说好话,请求他帮忙,不要威胁他的家人。

杨喜利的母亲还带着孙儿,拿着状纸,骂上门来。“真是不要脸的女人,勾引我的儿子,还诬告强奸?”“你被人强奸了,还将事情搞得这么大,没有一点羞耻吗?”对此,杨武选择继续躲闪,被对方一路追骂、吐口水。

担心报复,杨武果真去西乡派出所要求民警销案。结果被民警骂了回来。

更让杨武痛心的是,这场突如其来的遭遇后,妻子王娟开始精神失常,每天不吃不喝,用头拼命撞墙。记者看到,王娟头上到处都是包,脸颊肿胀得老大。

杨武和母亲轮流看护,担心王娟想不开。“我一个星期没有合眼,实在累得受不了,半夜睡死过去,她就自杀了!”杨武哭着讲述,10月30日凌晨1点多,迷迷糊糊听到厨房里有打破玻璃的声音。他立即冲进厨房,见妻子将鱼缸打碎,用玻璃不断朝手腕狠狠划去,地上都是鲜血。

西乡人民医院的医生努力保住了王娟的性命。没有多少钱治病的杨武,只能让医生简单处理下伤口后,将妻子带回家里。“我的收入来源全部没有了,真不敢想象以后怎么办。”

床底下还留着大摊血迹,那是王娟与行凶者搏斗留下的。她的手指上还戴着丈夫送她的定情戒指,手腕下面则缠绕着厚厚的纱布,带着血迹。

“妈妈不要哭了,我给你倒水!”13岁的大女儿有些懂事了,搂着母亲跟着哭起来。“人穷就被人欺负,我们一定要快快长大,这样才能够保护家人。”其他三个孩子,最小的才3岁,尚不清楚家里发生了什么,茫然地看着哭泣的亲人。

围观者说

(事发时,虽然杨武家大门被关上,听不到呼救声。但只要他冲出门外大叫一声救命,民警和联防队员就能够听到,左邻右舍也会冲过来帮忙。但杨武没有这么做。他们感到不可理解。)

杨武家所在社区治安办负责人:经常有些小混混和烂仔来敲诈他,找他要钱,甚至殴打他,他都是默默忍受着。我们实在看不过眼,几次过去帮忙驱赶。但是杨武为人热情,经常免费帮助邻居做事情。

街坊杨先生:可恨又可怜啊,可是真正地想想,他真的很可怜。

(杨武家里一贫如洗,甚至缴纳不了当月房租。事发后,这家人陷入更深的困境。本该住院治疗的王娟,也只能躺在家中。)

行凶联防队员所在的径背社区相关负责人:受害者王娟确实很惨,我们对此也深表同情,但是我们没有救助的义务和条件。担心刺激到对方的情绪,也没有去看望王娟。

西乡街道办相关负责人:闻听此事后感到震惊,将安排相关部门负责人前往了解相关情况。之前社区没有上报,我们也不知道此事发生,也就没有前往救助受害者。

[责任编辑:PN029] 标签:杨武 强奸 联防队员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