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乐清寨桥村土地调查:滩涂被占用 村长曾抗争6年

2011年05月23日 14:38
来源:凤凰卫视 作者:社会能见度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正在加载中...'

核心提示:村长离奇死亡,换来公众对寨桥村征地纠纷的关注。法理,道义,当地政府为何不能取信于民。社科院专家:政府在中间充当了老大的角色。

凤凰卫视2011年5月19日《社会能见度》节目,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村长离奇死亡换来公众对寨桥村征地纠纷的关注

同期:钱顺南:这个地拿走了没有吃了,人会饿死的,全村人都去把这个土地保护了

解说:法理、道义;当地政府为何不能取信于民?

同期:于建嵘:这种征地案政府在中间的确充当了老大的角色

片名:乐清寨桥村土地调查

村长惨死车轮下 曾为全村土地抗争六年

2010年12月25日,乐清市寨桥村村民钱云会惨死在一辆超载的大货车下。警方经调查后认定此案为交通肇事,在钱云会案的背后,是寨桥村七年的征地纠纷,钱云会就是被村民选出的维权代表。

解说:钱云会以这样的姿势告别了这个世界,时至今日,当地警方已宣布结案,但民间的争论仍在继续。钱云会死在了村口,为了村中的土地和全村人的生计,他抗争了六年。

寨桥村共有900户,3676人,耕地750亩,滩涂35公顷,人均年收入9000元左右。2003年底浙能乐清电厂项目进入征地阶段,对于寨桥村,这次征地仅包括林地213亩,征地款1026万余元,其余为租用土地,各类补偿共计3800万元。

嘉宾:2003年下来的时候,我们海涂还有那个稻田地,耕地,山地,围塘总共加起来是146公顷。

记者:当时提出补偿是补多少钱呢?

嘉宾:第一次他是给我们900万,然后我们村里不干,那太少了,然后重争取的情况下,就给我们是3800万,等于是3800人,一个人一万,我们就是还是不同意,觉得为了这一万块钱,把所有的以后的路全部买断了,不同意,

钱顺南:这个土地是村民的,要村民同意,村民不同意,不可以强制、不可以镇压,全村人都去把这个土地保护了,这个地拿走了没有饭吃,人会饿死的,那能同意吗,不同意。

就是一直就是说不同意,他们要我们就是说这个钱我们就不一直交,僵持到这个今年,还是没解决。

记者:那当时这个提出3800万的时候,村民和这个征地方的关系僵化吗?那时候矛盾激烈吗?

嘉宾:很激烈的,很激烈。

记者:到什么程度?

嘉宾:激烈,天天我觉得天天出警,就是农民不让征地,他武警过来镇压都这样。

记者:已经到那个程度了吗?

嘉宾:对,打了好多村民,村民多打了好多

解说:浙能乐清电厂的规划始于2003年,其目的在于缓解浙江省尤其是温州市电力急剧紧缺的局面,被列入《浙江省2003~2010年电力发展规划》,为省政府指定的“五大百亿工程”之一。电厂动态投资108亿元。年底项目开始动工。

如今的寨桥村村委已经久无人居,关于建电厂征地,村民强烈反对,到2004年1月14日,村干部和村民代表共57人就征地方案进行表决,未获得通过。当年4月3日,当地镇政府召唤寨桥村党委、村委干部到镇政府开会,9日,八名干部签下了这份协议。

嘉宾:一共是12个人,有几个人直接叫到了,直接不去,他们叫上10个人到蒲圻镇开会,到蒲圻镇嘛直接上警车,把他们带到雁荡山宾馆禁闭他们6天,就不让他们吃饭,就强迫他们签字,强迫他们签字,以前是吴康银他做村长,逼得没办法,他打(电话)给他老婆,老婆连夜送过去,把他那个印带过去签字了,签字了第二天我们就村子知道了

记者:回来以后村民怎么对待这些村委干部?

嘉宾:村委干部,交代事情经过,到村楼上,一个人,你把事情经过给我们村民有个交代,你不来也得来,我们村去的最少3000人,都上村楼,你把我们的地卖了,就是把我们的房子东西都卖没了,我们吃什么,得给一个说明。

解说:村民回忆,在这幢村委办公楼内,他们逼迫八名签字的村委写下他们这几天的经历,并张贴在村中。当时十名村委中有两名并没有签字,据说他们当时假称上厕所,逃了出来。村中传言,当时签字的村委都得到了一笔数目不小的钱。我们试图了解当天的情况,但所有当事人都讳莫如深。

1月8日晚上七点多,一名村民暗中为我们指路,带我们来到张松良家。他是当时两名没有签字的村委之一。

记:请问张松良家是在这儿吗?

女:干吗?

记:他在家吗?

女:他不在,他去打工去,晚上没有来,

记:那你知道一些事吗?就是想跟你们聊一聊,因为我就听说当时这村里面征地的事,他当时没签字的事你知道吗?

女:那个知道,没有签字,

记:他为什么没签字?

女:村民都是来吵架了,我们不签了,要签字村民就到家里闹,来不起了。村民都到你家里,你行吗?不行吧。

记:当时有没有人跟他谈,说只要他签字就给他钱

女:有肯定有了,我不知道

记:怎么叫有肯定有?就是如果他签字应该是有钱的

女:肯定有,我们不知道,我们老公没有签字,有没有人要给他钱我不知道

记者:这个钱大概有多少

女:我不知道

解说:1月9日,我们来到当时的村长吴康银家,他被认为是知道最多内幕的人。但他并没有出来。村民告诉我们,家门口的人群中有他的妻子。

吴康银妻子:

记:征地的事情,我们好多人

女:吴康银不在啊,你找政府的人。我不懂

记:他不是之前村委的人吗,就是想找他了解一下

女:你的话我听不懂,我跟你说有什么用,没用,听不懂。

解说:面对记者,吴康银的家人显得焦躁不安,钱云会出事后,已经有多位记者前来拜访,均被拒绝。

这份征地协议并不被村民认可,那么它是否具有法律效力呢?在钱云会死亡事件之后,社科院专家于建嵘曾到寨桥村调查。

记者:那么这份协议它有效吗?

于建嵘:那么我认为它是无效的,因为在当前我们国家规定的这种法律相关规定来说,牵扯到村民这么重大利益的时候,它必须先要有村民代表大会,村民最好是村民会议决定,要由村民会议作出决定之后,这些村干部才有可能行使这个权力,我们现在找不到村民同意的这种记录,所以我认为不管这七个人或者八个人去了,七个人签了,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这个协议都是无效的,因为他们已经越权了

解说:签字之后,村中3000多人举行了投票,选出七名维权代表,钱云会就是其中之一。他当时在福建承包了滩涂养殖雪蛤,贫困的家庭在这时刚刚有所起色,维权让他从此走上了不归路。

为了扞卫寨桥村被征用的林地,村民住到了山上。

记者:你们在山上住了几天?

大妈:在山上住了五天到六天,住下面也住过了,住上面做饭的地方也住过了,住在对面的山上也住过了,住了三个地方,晚上就弄一些布铺在地下,都很硬。#特警队过来我很怕,他过来把这个人又摔到那边去,把这个人又摔到那边去,我们都给他推过了,睡睡在山上。

记者:他们来多少人?

大妈:特警队过来很多,云会都跪下来求他们了,不要把他们搞了,你要来跟我来不要跟他们来,这些村民很苦的,都跪下来求你不要把村民搞,你要搞搞我吧,都跪下来求他们了。

解说:现在的电厂就座落在寨桥村名叫打水湾的山地上。除了征地款,我们看到当时的协议上还同意支付砍伐松树、青苗等补偿款35万元。实际上,这座山林对寨桥村村民的经济影响并不大,但山上有村民祖辈的墓地。

这次征地中,有的村民迁了坟,有的则无力支付迁移费用。

大妈:东买一个一万多块钱,西买一个,我的老公死了,刚刚死了一个月,我这个坟墓买过来一万一千块,就这么一点点一万一,在南岳买的,我们怎么拿得出来?

记者:现在等于你们也没有埋,也没有坟地了?

大妈:地都没有了哪有坟地?

记者:按照当地的征用价格实际上应该是32000块钱一亩,但是这次的补偿标准是48000块钱,已经是为了当地的农民提高了,另外政府也表示说,你看我租用了你的200多亩的林地,现在给你的补偿是每亩700块钱,比原来这个林地的收益要高得多。

于建嵘:它问题在于这些地对这个村的特别的意义,的确他在征时他的地的时候他是32000,征他的给了48000,你不要闹嘛,我多给你一点你不要闹了,我告诉你,包括政府和村民最大的争议实际上我还是讲的,不是在于这个林地多几千块钱,而在于滩涂,

实际上电厂征地涉及到周边十多个村庄,涉及迁移坟墓的也不止是寨桥村,为什么唯独寨桥村的征地工作如此之难呢?这次征地中,真正对寨桥村村民生计造成影响的,并不在于林地。而在于大面积的滩涂。

寨桥村滩涂被占用 村民失去基本经济来源

解说:寨桥村临海,1985年文件显示,政府把浅海滩涂815亩划归寨桥村使用,使用权长期不变,受国家法律保护。滩涂成为寨桥村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钱顺南:这个东西很多这个滩涂里面,那个跳鱼、100多块钱一斤,白蛤、还有那个扁蛏、跳跳鱼、泥螺、螃蟹很多很多,这些东西它们都是野生的,它们都是野生的,我们一过去就可以抓到的。一天一个人都有一百多块钱。

解说:这是沿海滩涂本来的样子,潮涨潮落带给寨桥村的收益占到他们收入来源的80%以上。村民带我们来看他们曾经的滩涂,如今这里已成了乐清湾港区。

同期:

这边是南岳的,

然后拐过这个直角这边

都是我们的这下边全部是

是寨桥的恩

是寨桥村的对

你们原来滩涂就是在这个位置对对

现在这个地方村民根本就进不来了是吧那肯定的都工业区了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