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乐清12·25交通肇事案审判长就有关问题作说明

2011年02月01日 16:04
来源:中国新闻网

字号:T|T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中新网温州2月1日电(见习记者 赵小燕)2月1日上午,浙江省乐清市人民法院对乐清“12 25”交通肇事案被告人费良玉交通肇事一案进行公开审理,并当庭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费良玉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庭后,此案审判长就有关问题向外界特意作了说明。

一、关于对被告人费良玉定交通肇事罪的理由

检察机关以被告人费良玉涉嫌犯交通肇事罪向本院提起公诉,庭审中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对此均不持异议,而一些社会舆论认为本案涉嫌故意杀人。根据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被告人的供述、证人黄标的证言,尸表检验尸体上的伤痕、现场勘查的刹车痕迹,车辆的碰撞痕迹及被害人的手表录像等证据来看,证据之间能相互印证,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能够证明被告人费良玉对事故发生的危害后果所持的主观心态是过失的。

具体理由如下:第一、事发前被告人费良玉在发现行人横穿道路时,有鸣笛的客观行为,这表明是费良玉在提醒行人注意来车,让行人避让来车,以免发生交通事故。

第二、被告人费良玉在鸣笛后发现行人仍在横穿道路时,即采取打方向盘、踩刹车的措施,这很明显反映出他是为了避让行人,可见其主观上是不希望自己的车辆撞上行人,发生危害行人的后果。如果被告人想要故意伤害行人或放任危害后果的发生,就不可能连续采取这些避让行人的行为。

第三、在采取避让措施无效发生事故后,被告人费良玉立即下车查看,查看后又向公安机关报警,并保持事故现场的完整性,这也说明被告人费良玉没有想要掩盖已发生的事故。从被告人费良玉这一系列的行为来看,可以认定费良玉对本案危害结果的发生在主观上是一种过失的心态,根本不希望危害后果的发生。

同时结合被告人费良玉平时有驾驶涉案工程车的经历,他应当预见自己无证且严重超载驾驶可能会发生危害后果,而轻信自己会开车能够予以避免,从而导致本案危害后果的发生。由此可见,被告人费良玉的行为与积极追求或放任危害结果发生的行为明显不符。

在这里,我想进一步用庭审中出示经过控辩双方质证的手表中的视听资料来还原事故发生的过程。手表显示时间在9时45分左右,被害人钱云会手持雨伞行走在道路上,9时48分20秒许,钱云会从右往左横穿道路,听到肇事车辆发出两声汽车喇叭和刹车的声音,后钱云会被车子撞倒被压在左前轮下,事故发生后,车上有人下车查看情况。该视听资料真实地记录事故发生的前后过程,也和被告人费良玉的供述、证人黄标的证言等证据能够相互印证,证明本案系一起突发性的交通事故。

综上,被告人费良玉违反了交通运输管理法规,无证驾驶严重超载石料的工程车,遇行人横穿道路因采取避让措施不当而致行人死亡,在事故中起主要责任,其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规定的交通肇事罪的主客观要件,构成交通肇事罪。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已有 0 条跟帖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