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乐清大多数村民家庭闭门以免惹上麻烦
2010年12月28日 09:3421世纪经济报道 】 【打印共有评论0

“村长”之死

作者 王思璟 李伊琳 衣鹏 臧倩 刘华

12月27日,浙江乐清蒲岐镇寨桥村,钱家的方桌上插着一对香烛,纸钱在火盆里烧出刺鼻的青烟,裸露的内墙边,房里的人们眉头不展,王赛叶(音)瘫在二楼的床头,手上插着输液针管。

53岁的钱在温州这个村落有不小的威信。明年初的新一届村委会选举他是热门村主任人选。

村里闻讯赶来的数十号人,看到这样的情景:钱云会折在黑色轮胎下,颈部断裂,流出的血覆盖了稻草和他深蓝色的衬衣。参与村民向本报记者回忆,数十位乐清市治安特警在几个小时候赶到,现场一阵骚乱。

乐清市政府27日下午召开发布会称,一辆牌照为皖K5B323临港工业区围垦工程车逆行行驶,无证驾驶员驾车撞上撑伞锅炉的钱云会,酿成这次“意外的交通事故”以及“不明真相群众对交警的围攻。”

这一调查结论未能平抑轩然大波。网民仍在从各种渠道关注这起“村长之死”。

钱未能留下遗言。他的亲人翻出一叠钱生前收藏的复印件,试图证明钱此前多次为寨桥村土地征收问题与地方政府抗争。“他如果再选上村主任,电厂的征地肯定会更麻烦。”钱的表兄说。

仍在扩建的浙能乐清电厂是浙江省重大百亿能源工程;毗邻临港新区则是乐清市重大项目。不少村民坚信钱的死不完全是“意外”,大多数家庭这两日紧闭房门。有人自称目睹到更多在场者被带走,不想惹来麻烦。

记者未能了解到钱云会的尸首被带到何处。第一时间赶去的小女儿钱晓玲和她丈夫赵旭也下落不明。除此以外,钱家人对事发日的回忆近乎空白。

只记得25日上午,钱云会接到一通电话,匆匆出了门。

然后他被碾死在村口。

两种死因说法

蒲岐镇虹南公路通向寨桥村的转角,一块木板半遮半掩,血迹依稀可见。

“爸爸是那天早上,一边接一个电话一边往外走,出去后接着就传来了出事的消息。”钱云会的媳妇眼噙眼泪,欲言又止,显得小心翼翼。

钱并未如传言中那样留下遗书,小学文化程度的他甚至不认识太多字。此前在网上的发帖举报也系他人代劳。家人也无法确认他走之前接到了谁的电话。

“我们不大清楚他在忙什么,家里人都反对,但他还是继续做。这些事倒也没影响家里的生活,之前我们没被威胁。”钱云会的家人说。

当地交警部门将钱云会的死亡作为交通事故定性。官方称,12月25日上午9时45分,肇事司机费良玉驾驶皖K5B323工程车从虹桥镇往乐清湾港区围垦工地方向行驶,途经虹南大道蒲岐镇寨桥村段时,遇到了钱云会。当时,钱云会正撑着伞横穿马路。

“工程车紧急刹车但仍与死者发生碰撞,造成钱云会当场死亡。”官方在一新闻稿中如此描述。

乐清官方介绍,事故发生后约8分钟后,乐清市公安局组织相关施救措施并到达现场,发现已经聚集围观群众约40人。民警在现场调查中,发现部分不明真相群众在个别人的煽动下,对他们进行围攻,导致2位民警受伤。

官方称,此时,死者家族要在现场设灵堂,非法设置路障,并阻挠民警进行现场调查工作,于是,乐清公安局又指令治安大队,特巡警等到现场处置。在处置过程中,民警再次受到“围攻”,并有3名民警受伤。

但钱家人不相信交通意外之说。在事发现场,肇事车辆压倒钱的方式被不少网友认为与常情不合。据本报记者现场观察,车辆是在逆行处肇事。乐清官方就此回应,“这个是没有逻辑可言”。

记者调查得知,事故发生的路口装有监控摄像头。原本,在这个路口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查监控就会真相大白,然而监控确实没有视频记录。而且记者听到两个版本,一个纯官方版本称,路口监控在21日刚刚装置,因为没有获得识别码,在25日事故发生当天只有接收画面的功能,而无视频储存。

而另有当地司法机构人士私底下称,这个监控坏了已经有好几天,当地公安也曾经催促“修理”。

而关于钱云会临死之前所接的那个电话,地方政府的官方发言人称,此事还在调查中。

征地对抗者

27日夜,钱云会家人交给本报记者的多份文件,试图说明钱曾为上述征地问题“得罪了一些人”。

乐清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钱云会曾因故意伤害罪于1992年11月25日被判有期徒刑8个月;又曾因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于2004年被判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期两年执行。

据浙江在线报道,乐清市官方对钱云会的描述是,“钱云会两次被关押是因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一次是因为非法转让土地。目前村级组织换届并未启动,镇里已经成立了事故善后小组。”

2004年末,钱云会高票当选村委会主任。其时,乐清市正在积极引入浙能乐清电厂(又称“南岳电厂”)落地。寨桥村所在蒲岐镇是主要的用地区域。寨桥村地处城乡结合部,村民财力平平。

多位村民对本报记者回忆,钱云会与一些村民代表认为征地补偿款水平太低,且并未通过正常征收程序,因此开始四处上访。

乐清市集体土地征收相关规定显示,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按2∶4∶4比例分配,即20%留村集体、40%由村集体统一用于支付村民社会保障费用、40%发放给村民。

当年的《寨桥村各项补偿款》文件显示,征地面积共14.2537公顷(合计213.806亩)。最后依照当地对租地费用、塘渣和一些政策性补偿,结合当地集体土地征用标准,合计的补偿款为3800万元。

一些村民坚持认为,上述征地款当时并未及时打入村委会账户。甚至有来自村支部委员的说法称,征地款至今未全部落实。

同时,钱家人提供了一份2005年的征地补偿协议,征收方为乐清市征地管理所。其中钱云会并未签名,前任村委会主任吴康银却留下字迹。

村民们在钱云会带领下多次上访,并通过律师帮助在浙江省国土资源厅获取了上述公开资料。

就在这过程中,2008年,钱云会被乐清警方逮捕。此后8月检察院以涉嫌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罪起诉钱云会、王立权等人。王为村支部委员。

但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这与征地事件之间存在必然的联系。

乐清市中级法院裁定书显示,钱云会此前曾被判处有期徒刑,在缓刑期五年内又犯,当判处更重的有期徒刑。最终钱云会再次入狱两年。

强势百亿电厂项目

土地使用方浙能乐清电厂2005年就在当地成立公司,其工商资料显示,在2007年以前,公司销售收入在100万以下;此后两年发电厂正常运营,年营收都超过1亿元。一旁的乐清临港工业区也在此间大力招商引资。

六年前,电厂项目方案刚一落定,蒲岐镇便与各村商议需要村民迁除一座山头上的坟墓。公开报道中,这一事件由当地民警与村民商议,顺利和谐解决。

官方并未提及前述征地与钱云会频频入狱是否存在关联。

公开资料显示,国家发改委在2005年4月批复浙江乐清发电厂项目。浙江省内对此极为重视,定位当时五大百亿项目之一,它将改变浙江省的电荒局面,因此将相应关停浙江省79.35万千瓦小火电机组。

该工程曾又名南岳发电厂、温州第二电厂,一期两台60万千瓦超临界发电机组投资57亿,于2003年筹备建设,2006年进入施工,2008年9月9日投产发电。工程动态总投资48.1亿元,其中项目资本金为9.6亿元,约占动态总投资的20%。

项目投资方均是大型国企:分别由浙江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国电下属龙源电力集团公司、温州电力投资有限公司、温州电力开发公司、华峰集团有限公司分别按51%、23%、10%、9%和7%的比例以自有资金出资。

资本金以外所需资金38.5亿元,由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分别贷款19.25亿元解决。

“工程占用的土地大部分是我们的林场和滩涂。”多位村民回忆。

钱云会今年9月份发于网络中的申述称,相邻乐清湾开发区的地产地块也搭车电厂项目,向寨桥村和周边村落征地,并没有出具征地批文。但钱家提供的书面材料尚未证实这一点。

乐清电厂、乐清湾开发区、临港工业区的土地纠纷已持续多年。

伤痛之城

钱云会一子两女,老三夫妻据说也被“抓了”。钱云会的媳妇噙着眼泪告诉记者,老三夫妻是因为当时哭喊着要进去看父亲,后来就被警察带走的。“老三家的孩子,一个两岁,一个一岁,这两天都在哭。”

温州是民营经济的发源地,而乐清,更是温州的发源地,属于一处富豪云集的区域。而记者环顾了钱云会的家,很明显,这个家更像个贫困之家。两间农房,还是毛坯房,家里也没一件像样的电器或者家具。

“就这么两间房,在其他地方也没有房子了。”一个邻居模样的村民见记者在四处打量房子,就在楼道上对着记者嚷道:“下雨天,这个房子里还漏雨呢。”

从村民的角度来看,钱云会更像是他们的精神领袖。这在之前记者刚进村之际,就有感受。

到达寨桥村时,是晚饭时刻,夜幕已经完全降临了。这个全国媒体关注小村庄表面看上去非常平静,大部分的村民都闭着家门,或虚掩着。但村民对此事却显得非常敏感。为了寻找钱云会的家,记者敲开了路边的一户人家。当记者表明身份和来意之际,在二楼吃饭的女主人给记者“嘘”的一声,做了个禁言的表情,而其儿子却阻止他母亲接受记者的问话。

但在寻找过程中,也有不顾“敏感”的村民。有一户村民在记者问路之际,自告奋勇地放下饭碗,冒着冷风给记者引路。一边走一边说:“人好啊!很不错的村长啊!”但她依然保持一定的警惕性,在指明了钱云会的家后,自己从其它小路拐回去了。

“其实全家人都反对他管这些事……他做梦都想有记者来……你们这时候才到……人都死了,还有什么用?”钱云会的儿媳27日夜说,事发后,直系亲属尚未敢跨出寨桥村一步。

这一天,来钱云会家的记者起码有十几趟了。钱云会的妻子在二楼挂着点滴,时而哭泣,时而默默垂泪。

警察也并未进入钱家——“村长之死”,征地纠纷,选举在即——这些广泛流传的名词仍然引发热议,它带有普遍的特征。

一位浙江省政府法制办官员告诉本报记者,“类似的征地纠纷案件已经占了我们日常工作的2/3。”村民们往往只能通过逐级行政复议向上级政府反映。

根据《乐清日报》披露的信息,乐清市规划建设部门今年已经查处违法用地案件411宗,涉及土地面积598.9亩,已查处违法用地案件232宗,涉及土地面积231.2亩。

乐清的土地转让纠纷往往已拖延多年,乐清市下属乡镇的土地转让多是乡镇党委决定。乡镇党委往往通过拆迁、移民指标等方式,获得审批文书和土地使用权许可。村民多年来通过上访、法律诉讼等途径维权,但真正取得实质突破的只是少数。

与蒲岐镇寨桥村发生的浙能发电厂在没有及时给予足够补偿的情况下征用土地的情况相同,乐清的违规征地出让土地所得的利益,最后往往停留在了村委会或相关公司阶层,直接导致了村民通过各种形式开展利益诉求。

处罚力度不够,或是村干部集体违法卖地形成的主要原因。在沪屿后村村委非法转让13.75亩土地的案件中,最后该村村委会主任张良巧、村支书吴碎华被判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并分别判处15000元罚金。

根据温州市国土资源局网站信息显示,2010年8月时,乐清市市长姜增尧对该市违法用地严重的6个乡镇主要领导进行了约谈。乡镇主要领导对下步如何抓好土地卫片执法检查整改、遏制辖区内违法用地高发态势进行了表态发言。

而截至目前,乐清市主要的违法用地整治,仍主要停留在违规违法建设整治。

“这类情况具有很强的代表性。”全国律协行政委员会副主任袁裕来说。另一位浙江知名律师陈有西则言语悲观:“村民通过上访或民主选举谋求地权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小。”

27日夜,虹南公路一侧,乐清湾开发区灯火通明;另一侧的寨桥村则一片黑暗。钱云会的身后事仍未确定。

在他留下的血迹边,迎风默默矗立着几顶花篮。

分享到: 凤凰微博 人人网 开心网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王思璟 李伊琳 衣鹏 臧倩 刘华 编辑:王尚喆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