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唐慧:没保护好孩子,我对不起她

2012年08月11日 02:53
来源:京华时报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昨天,被释放的唐慧坐在等在看守所门口的车上。当天,备受关注的永州“上访妈妈”唐慧被释放。 新华社发

本报讯 昨天早上,新华社记者从湖南省委宣传部了解到,备受关注的永州“上访妈妈”唐慧已于10日8时被释放。

8月2日,湖南省永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因唐慧扰乱社会秩序,决定对其劳动教养一年零六个月。唐慧不服劳动教养决定,于8月7日向湖南省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提出了书面复议申请。湖南省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经审查,决定受理,并依法启动了复议程序。

湖南省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调查认为,鉴于唐慧女儿尚未成年,且身心受到严重伤害,需要特殊监护等情况,对唐慧依法进行训诫教育更为适宜,可以不予劳动教养。决定撤销永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对唐慧的劳教决定。

湖南省有关部门认为,唐慧在对其女儿乐乐(化名)被强奸和强迫卖淫一案审理期间,为指控永州公安机关民警包庇犯罪嫌疑人、要求判处全部7名被告人死刑、赔偿184万元等目的,多次到法院、省市有关单位和公共场所严重扰乱国家机关和社会正常秩序,其违法事实有证人证言,工作人员记录、视频资料、现场照片等证据证实,应依法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记者还了解到,唐反映的关于永州公安局民警包庇犯罪嫌疑人等问题,湖南省政法委组织的联合调查组正在进行调查。

□对话唐慧

“会继续追究那些公职人员的责任”

>>关于劳教

不知他们为什么这样对我

京华时报:8月2日得知自己要被劳教时是什么心情?

唐慧:我都蒙了,感到很绝望。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京华时报:在劳教所里有没有想过要申诉?

唐慧:有啊。8月2号抓我的时候给了我一份劳教决定书,我要求他们也给我丈夫一份,就是希望他能在外面帮我找律师去申诉。

京华时报:想过这么快就能出来吗?

唐慧:没想到这么快。今天早上8点,我正在出早操,管教干部让我换一下衣服,后来才知道对我的劳教解除了。我们当地区政府、镇政府来了几个人,要我上他们的车,我不答应,是胡益华律师和表妹把我接出来的。

京华时报:在里面这些天想得最多的是什么?

唐慧:就是想妈妈和女儿,怕我在里面待久了她们受不了。妈妈80多岁,身体不好。我更担心的是女儿知道我因为上访的事情被劳教,怕她难过,怕她想不开。我想如果真的要在劳教所里待一年半,万一女儿有个三长两短,我就见不到女儿了。

京华时报:出来之后给女儿打过电话没有?

唐慧:还没有。只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本来想告诉她我没事了,让她不要担心,结果控制不了情绪,在电话里哭了起来。

>>关于上访

跪了40小时就是想感动领导

京华时报:劳教决定书说你多次闹访、缠访,是这样吗?

唐慧:劳教决定书上写的那些内容与事实不符。他们说我闹访、缠访、辱骂别人、阻碍交通。法院我是去过,也跪过,举过牌子,但我从来不骂人,从来不阻塞交通。我那样跪着就是想感动领导,希望他们能快点把案子判了。

京华时报:有没有想过以别的方式反映问题,比如说不跪?

唐慧:我都试过,但是没用。其实我也不想那样做,跪在地上真的很难受,一跪就是一整天,全身血液都不流通,又疼又僵。最长的一次,我在省高院门口从前一天上午跪到第二天中午,直到见到有关领导才离开,前后40多个小时。

他们所说的那些正当的信访途径我不是没走过,可是你要是见不到领导,问题就解决不了。比如说我去省里的信访部门反映永州的问题,我把信访材料交上去,最后他们把这些材料往永州一转了事,问题怎么可能解决?

>>关于案件

民警通风报信处理得太轻

京华时报:这6年来,最难熬的是什么时候?

唐慧:这么多年都很难熬,最难熬的是女儿失踪的那三个月。女儿找回来后,我们知道她受了那么大的伤害,可是警察连个笔录都不愿意给我们做,那个时候也很艰难。

京华时报:女儿的这个案子走到现在,你觉得最难接受的是什么?

唐慧:最难接受的是部分公安机关人员的不作为、乱作为,替犯罪分子通风报信、作伪证。

京华时报:对于那7个强迫你女儿卖淫或者强奸她的人的判决结果(两人死刑、四人无期徒刑、一人有期徒刑15年),你能接受吗?

唐慧:不是很能接受。作为受害人的母亲,我当然希望他们都被判死刑。陈刚是这个案子的幕后主使,也是那个卖淫场所的老板,他没判死刑。现在不是“可杀可不杀的不杀”,所以有几个人没判死刑,这个法律我懂,也能理解。

京华时报:还准备为这7个人的判决结果申诉吗?

唐慧:不了。

京华时报:对于那些你认为存在违法犯罪行为的公职人员呢,你会继续追究吗?

唐慧:我会继续追究!我原本想接受这个结果,租了一个门面想开花店,就想安安心心挣钱,把孩子抚养好。但从抓我去劳教的那一天起,我的想法就被打乱了。我要继续追究他们的责任。

京华时报:现在省里的调查组正在对乐乐的案子进行调查,你最关心的是哪些问题?

唐慧:一是乐乐失踪案专案组负责人杨某某不作为的问题,二是南津渡派出所民警魏某某给犯罪嫌疑人通风报信的问题,之前对他们的处理都太轻了,三是冷水滩看守所给犯罪嫌疑人提供虚假立功证明的问题,四是我这次被劳教的问题。

>>关于女儿

没保护好孩子,我对不起她

京华时报:这些年来,你觉得女儿这件事对你改变最大的是什么?

唐慧:它让我看到了这个世界黑暗的一面。

京华时报:乐乐现在情况怎么样?

唐慧:精神状态还是不太好。她有时会突然给我打电话,一句话不说,在电话里只是哭。她的病情还是经常反复发作,我们带她去北京和南京的医院都看过,专家的说法是一致的,她的病现在没有办法治愈,只能靠吃药控制。

京华时报:听你丈夫说,乐乐的心理阴影还是比较重,不跟异性交往,有时会说一些消极的话,比如说“不要结婚,甚至不想活了”,这个时候你怎么开导她?

唐慧:我告诉她,有丑恶的人,也有善良的人,你要去交往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她现在在学校里从来不跟男同学交往,对异性有很强的抵触情绪。我就鼓励她,不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都要正常地去和别人交往。我希望她能像一个正常的孩子一样生活。我跟她说,你今后还要融入社会,你不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定要走出来,不然爸爸妈妈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

京华时报:对于今后的生活,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唐慧:我希望今后医学进步了,有一天能把孩子的病治好。只要她的病能治好,我想我们一家人的生活还是会好的。

京华时报:怎么看待自己作为母亲的这个角色?

唐慧:这些年我最后悔的就是没有保护好孩子,我对不起她。

事件回放

2006年10月1日,还差4天满11岁的永州女孩乐乐(化名)在住所附近溜冰时结识19岁男子周军辉。当晚,两人同去一影碟出租屋看碟时,周军辉多次将乐乐强奸,直到次日上午才允许乐乐回家。

10月3日下午,周军辉强行将乐乐带至一个名叫“柳情缘休闲中心”的场所卖淫。该店老板秦星、陈刚以威胁“杀你全家”等手段控制乐乐,强迫其在店内及各大酒店卖淫,非法所得多数被周军辉、秦星等人以商定比例分成。

12月下旬,乐乐外出卖淫,被刘润等4名男子轮奸。

12月30日,乐乐被父母和警方解救,3个月内共计被强迫卖淫100多次。

2012年6月5日,在历经一审、发回重审、重审、再次发回重审、再次重审等一系列曲折的诉讼过程后,湖南省高院对此案做出终审判决:秦星、周军辉被判死刑,陈刚、刘润等4人被判无期徒刑,实施犯罪时未成年的秦斌被判有期徒刑15年。

乐乐母亲唐慧在案件处理过程中多次上访。2012年8月2日,湖南省永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因唐慧扰乱社会秩序,决定对其劳动教养一年零六个月。

唐慧不服劳动教养决定,于8月7日向湖南省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提出了书面复议申请。湖南省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调查认为,对唐慧可以不予劳动教养。决定撤销永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对唐慧的劳教决定。

本版文字综合新华社本报记者欧钦平报道

 
[责任编辑:PN029] 标签:永州 上访妈妈 唐慧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