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方舟子:2010最有成就感的是扳倒肖传国
2010年12月13日 14:18新闻晚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孤独”的打假斗士方舟子 IC供图

□晚报特派记者 程绩 北京报道

2010年即将过去,方舟子自嘲说“我从一个小众名人变成了一个大众名人”,他为此付出的代价是第一次因为学术打假流了血、至今再也没有一个人出过门。约方舟子采访很难,他每天的安排是按照小时计算的。但看到方舟子的文字却很容易,他每天都活跃在微博上,隔几天就发布材料和数据又让某个名人“现形”、难堪。大众对方舟子的评价褒贬不一,支持者称他是勇士、有良心,不屑者称他是炒作、小丑。面对记者,方舟子说自己只是一个科普工作者。

“我不会和唐骏有私下接触的机会”

记者:对于你自己来说,如何评价即将过去的2010年,最有成就感的是什么事情?最愤怒的是什么事情?最后怕的是什么事情?最开心的是什么事情?

方舟子:在我们质疑“肖氏手术”几年之后,“肖氏手术”终于被卫生部叫停,不会再祸害患者,算是今年最有成就感的事情。最愤怒的是法院对肖传国买凶报复案的判决极其轻微,在某种程度上是在纵容、鼓励报复,这也算是最后怕的事情吧。最开心的是又出了一本书(《大象为什么不长毛》)。

记者:最近有网友罗列了你2010年的“敌人名单”,唐骏、李一、周立波、肖传国、张衡地动仪、禹晋永,还有最近的郑渊洁和叶菲,完整吗?有人评价你的打击面扩大了,发展到了娱乐圈甚至是古人,你对此怎么评价?如果让你对这些人每人说一句话,你会说什么?

方舟子:这个名单并不完整,这是我在微博上涉及的人物的一部分,还有很多人是在新语丝网站上揭露而没有在微博上提及的。学术打假只是我的工作的一小部分,虽然很多人是因此关注我的,但是我并不是一言一行都在打假,还有发表其他言论的自由吧。不要以为我评论了娱乐圈的某人或古人,就是在打假。对这些人,我想说的都公开说过了,没有必要再特地关照他们一句。

记者:这一年你的体重下降了吗,很多关心你的网友都说你看上去越来越瘦了。

方舟子:没有,我一直就这样。

记者:2010年你遇袭,这是你第一次因为打假而被袭击吗?此前收到过多少暴力威胁和死亡威胁?害怕过吗?

方舟子:以前收到过电话、电子邮件的威胁,但这是第一次遇袭。我敢于出来揭露造假是有心理准备的,从未害怕过。

记者:肖传国明年3月就将会刑满释放,你害怕他再来打击报复你吗?

方舟子:我确实有这样的担忧,一方面是过了五个半月肖传国就放出来了,他会不会变本加厉地报复?有的人说,多判几年,他想报复还是会报复的。这个是不一样的,因为判轻了他就会存在一种侥幸心理,如果判他几年,可以让他感受到犯罪后果的严重性,出来以后可能就不敢了。另外一个是对别人的示范作用。比如我得罪人那么多,以前有些人还不敢采取犯罪的手段,结果有人给他示范了一下,而且让他们发现这个犯罪成本很低,风险很小,那么别人是不是会铤而走险?这样的判决反而让我的处境更危险了,这也是我不满的其中一个原因。

记者:如果遇见唐骏你会和他说什么?

方舟子:第一,我不太可能跟他见面,因为我的一个基本准则就是不跟被我揭露的人见面,我不喜欢当面跟人家发生冲突。第二,我想对他说的在我的文章里面都已经说了,只是就事论事。如果他来向我请教说他不知道错在哪儿,我可以告诉他,我可以把证据都列出来,我不跟被我揭露过的当事人有什么私下的接触。

记者:2010那么多风波中间,是不是微博的快速传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你如何评价这个2010年最火的新事物。

方舟子:这些风波的演变的确都与微博的推波助澜有关。微博的传播力度和互动强度超出了我的意料,已经对社会和日常生活产生了重大影响,在一定时间内这种影响还会变大。

“坚持做一个无畏的科普工作者”

记者:学术打假10年,你累吗?想过放弃吗?还会坚持吗?

方舟子:这是业余在做的,不是本职工作,也不觉得累或放弃,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还会坚持下去。我一直希望过一种自由自在的生活,但是没办法,这是揭露造假不得不付出的一个代价,这个代价对我来说目前还在一个可承受的范围内。在可预见的未来,我还会一直做下去的,长期不太好说。这几年我更多的时间在做科普工作,不是做打假,以后可能兴趣也不在这了。也有可能以后整个环境变了,学术环境变好了,不需要我们出来打假了。或者我们国家有一个比较规范的揭露造假、学术造假的渠道了,就没必要找我了,但是这种可能性比较小一点。

记者:有人说你是堂吉诃德,因为似乎你一个人的努力并没有换来学术环境的净化,反而越打越假。

方舟子:我不是堂吉诃德,我面对的假是实实在在的,应对的方式是理性的,而不是发了疯挑战虚无的东西。实际上这几年来学术环境还是有所好转,社会各界开始关注学术造假问题,由于有了一点舆论监督,有些胆子小的人不敢造假了。我从来不对打假前景抱太大的希望,所以也不感到绝望。蘑菇数据之争需要用更严谨的实验来解决。

记者:你在意外界如何评价你吗,你希望自己给公众的是个什么形象。

方舟子:我不会在乎别人怎么评价我,否则不可能一直这么坚持下来。我希望自己给公众的,是一个科普工作者的形象。

记者:也有人说您炒作。

方舟子:如果有人认为这是炒作的话,我欢迎大家都跟我来学,因为揭露造假是好事,不管是抱着什么动机。但是你说我炒作,我炒作的目的是什么?为了赚钱?我这种打假跟商业打假不一样,不仅赚不到钱,还要倒贴。出名倒是出了名了,但是出名伴随而来的是风险,是人身安全方面的风险。

“2011年,希望生活宁静一些”

记者:2011年你有什么愿望?对自己,对学术界,对国家?

方舟子:希望自己的生活能变得宁静一些,多一点时间写书。希望学术界能更干净一些。希望国家能更加开放、自由。

记者:新的一年,你将如何保护自己?

方舟子:我只能采取一些防范措施,比如说我现在就不会一个人出门了,以前也比较小心,晚上一般不出去,但是白天我觉得无所谓,还在周围走走,一个人去买点东西、散散步。但是出了这件事以后,让我觉得好像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可能会有危险。因为这件事就是在大白天发生的,还是在比较热闹的地方。

记者:公众印象当中,你是一个从不妥协的斗士,很多读者想知道生活中的你是什么样子的?有什么兴趣爱好?在家里会向家人认错吗?家人如何评价你?

方舟子:在生活中我其实是一个很随和的人,不和人计较。以前兴趣爱好广泛,现在没什么时间可打发,只是还坚持每天打打太极拳。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程绩 编辑:汪敏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