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方舟子是中国树敌最多的人”
2010年09月02日 11:01南方周末 】 【打印共有评论0

方舟子“得理不饶人”、有“真相洁癖”的性格,得罪了从专家学者、政商精英到普通民众等众多人物。

方舟子遇袭击前的五天,豆瓣网上出现了一个叫“群殴方舟子”的小组,内有网文称:“如果给你们一个机会接近方舟子3米内……要揍他的来报名。工具自备,皮带鞭子棍子甩棍都可以,以打到瘀青打到肿为目标。”方舟子遇袭次日,该页面已被删除,一如逃无踪影的凶手。

论战中方舟子常显露出逼人气势。刘华杰说:“你见到他本人感觉一点也不强势,但是文章则锋芒毕露。方只生活在虚拟世界中,常常一个人,像匿名发帖一样,觉得有没有朋友无所谓。方舟子能够为了科学不要哥们。”周围的人都说方舟子有“真相的洁癖”,从不“得饶人处且饶人”,所以树敌众多。

网上惊现“群殴方舟子”小组

8月30日,晚8时,北京石景山的一家酒店里,饭桌上的菜凉了,彭剑还是没等到方舟子现身。彭是方舟子的律师,此时方舟子正和警察在一起,配合新一轮取证笔录。方的手机关掉了,家人都无法联系上他。

彭剑一连抽了几根烟,说:“8月27日晚,和方先生吃饭时,我还提到,最近要特别注意安全问题。想不到这么快就发生了。”

早间,彭剑接受了多家媒体采访,指控袭击方舟子的最大可能“来自肖传国”。肖为武汉协和医院医生,方舟子指责肖传国的“肖氏放射弧”为骗局。2005年肖传国竞选院士未果,被认为与方舟子举报相关。后来肖传国起诉方舟子,武汉胜诉,而北京败诉。

在外人看来,彭剑把矛头直指肖传国有些鲁莽。次日网上披露,肖传国欲告彭剑诽谤。肖传国称,方舟子遇袭一事可能是在报假案、“这是一场闹剧”。

但是彭剑坚持自己的判断。他说,和方舟子合作打假的《财经》编辑方玄昌,早些时候组织调查过开展“肖氏放射弧”的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6月24日晚,方玄昌被2名不明身份者袭击,两次手法相似。

时针指向晚上10时,方舟子没有出现。中间,方舟子打来电话说,警方还要继续做笔录,何时结束调查尚不清楚。等待打假英雄的人们渐次散去。

次日,彭剑给记者信箱发来一个网址,以印证自己对肖传国的怀疑。这个名为“虹桥科教论坛”的网站据称是肖传国经常“潜水”的地方。其中一个署名wwww的医生发于2009年12月的帖子提到,“首恶是方是民,彭剑、方玄昌”。彭剑称,高度怀疑wwww即是肖传国。

8月30日下午记者打通了肖传国的电话,刚表明身份,肖传国即礼貌拒绝了采访,挂了电话。

方舟子遇袭,媒体和网络名人一片谴责之声。徐小平称:“袭击方舟子,是对事实和真相的攻击,是对社会良知和准则的攻击。”柴静称:“拿不出事实的人,才需要拿出铁锤。”

而方的“仇家”则幸灾乐祸。豆瓣网上,网友惊讶地发现,一名为“行动代号:群殴方舟子”的小组声称,“如果给你们一个机会接近方舟子3米内,你会选择要签名还是揍丫一顿?我选择后者。要揍他的来报名。工具自备,皮带鞭子棍子甩棍都可以,以打到瘀青打到肿为目标。”

吊诡的是,此小组8月24日注册,5天后即发生了袭击事件。8月29日晚间,袭击事件发生后,一个小组成员还在此发言,“挡别人路的狗只有死路一条”。

次日,这个页面已被删除,一如逃无踪影的凶手。署名“没事闲逛3075”的网友留言:“方舟子挨打,迟早的事。因为他触动的不是个人,而是体制。”

袭击事件给方家人带来很大精神压力。方的孩子即将入读幼儿园,这使得家人平添担心。10年打假树敌无数,连方舟子都无法确定,谁是潜伏在暗处的敌人。他只是强调,“100%与私人恩怨无关,肯定是触及某利益集团后遭报复。”

彭剑2005年开始做方舟子的律师,他说,“方舟子的社交圈子其实很窄,和人交往主要出于公事,他几乎没有多少私交的朋友,春节,假如能收到方舟子寄来的用女儿照片制成的贺年卡,即表明他认同你是朋友了。”显然,彭剑是为数不多收到过贺卡的人。

“方舟子10年打假,把该得罪的人全都得罪了。”彭剑感慨地说,“方舟子是中国树敌最多的人。”

“方舟子为了科学不要朋友”

44岁的刘华杰是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是国内最早接触方舟子的人之一。1999年前后,刘华杰、江晓原等一批青年知识分子组成的学术圈子,热情地把方舟子介绍给国内读者。但是现在,他们形同水火。

闻听方舟子被袭,刘华杰说,“打人肯定不对,就像骂人不对一样。但是说句俏皮话,从保护生物多样性的角度,方舟子也应该保护。这种人太少了。”言语间的“刻薄”显示,双方有过极深的裂痕。

1994年,方舟子在美国创办了世界第一份中文网路文学读物《新语丝》,开始网络写作。2000年前后,刘华杰、江晓原、刘兵、田松等京沪科学人文领域的青年学者,注意到了活跃在海外互联网上的方舟子,“他有生物背景,文笔也不错,批学术腐败、批伪科学,当时我们都很欣赏他,甚至可以说喜欢他。”北师大副教授田松说。

1999年,刘华杰在网上采访了方舟子,文章发表在科学时报。属于较早推介方舟子的文章。

江晓原当年为方舟子的《溃疡——直面中国的学术腐败》一书写序,将方称为快意恩仇的“少侠”。方舟子当仁不让,“这个称呼比较对我口味”。

田松认为,方舟子一直有过去时代特有的那种英雄主义和理想主义情结,一如《天龙八部》的慕容复,有领袖欲。

方舟子有生物学背景,对人文和科学问题感兴趣,他们认为方加入这个圈子,学术上能起到互补。但实际双方并没有一拍即合。

刘华杰说,从最初惺惺相惜,到后期分道扬镳是多种因素促成的。“过去的很多事说不清楚,有很些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国内资深的科普作者陶世龙回忆,方舟子和刘华杰等人的分歧,根本原因是学术的争议。

导火索之一,2001年一次“科普图书奖”评比中,清华大学教授刘兵推荐了一本《美梦还是噩梦》,方舟子给每个评委写信,说明这本书的作者并非权威,而是一本站在反科学兼伪科学立场攻击遗传工程的著作。此事引发了方舟子和刘兵及其学生的论战,后期刘华杰、田松等人也加入到对方舟子的口诛笔伐。方舟子称对方为“反科学文化人”,指责刘华杰搞匿名攻击,“由反伪科学走向反科学”。而刘华杰等人称方舟子用科学的帽子打压人。一场混战之后,双方就此别过。

刘华杰称,“现在朋友之间看法不一样的多的是!但是为什么我们之间没有翻脸,为什么大家都跟他翻脸了?作为一家之言完全可以讲,但如果方舟子以科学的名义,认为只有他的东西是对的,好像真理在握,那就不行了。”

方舟子否认自己是一个科学主义者,强调:“在中国现在最缺的是科学,而不是科学太多了。我们在需要用到科学的地方,就要讲科学。现在中国的问题是,在必须讲科学的地方,他不讲科学,你跟他讲科学,讲道理,他就指责你是科学主义。”

刘华杰说:“开始我和方舟子一样,对伪科学恨之入骨,也是批斗打,很多人找我算账。现在回头看,这么解决不是办法。这个社会是不健康,不然为什么骗子都打着科学的旗号?邪教、迷信,都贴科学这个词。而方舟子,必须捍卫科学这个词。”“有没有科学依据”,成为方舟子日后打假的一个支点,也成为他为人诟病“一棍子打死”的罪证。

这场争论仅限于文人式的笔伐。刘华杰等人和方舟子从没有发生面对面的争吵,“大家见面还不会吵。方舟子结婚的时候我也去了”。

论战中方舟子显露出的逼人气势让刘华杰记忆深刻,“你见到他本人感觉一点也不强势,但是文章则锋芒毕露。为了真理完全不顾朋友。我说他不了解社会,一直生活在网络上。因为虚拟世界不需要朋友。方不在现实中生活,常常一个人,像匿名发帖一样,觉得有没有朋友无所谓,方舟子应该是网络的牺牲品!比如咱们是朋友,不能因为科学问题不要朋友了。但是方舟子能够为了科学不要朋友。 ”

而柴静则认为,“方先生行文说话的风格有争议,但作为一个记者,我认同他‘对真相要有洁癖’的说法,真相不能附加任何前提,不能强制要求真相长着一张慈眉善目的脸,那样的结果很可能是普遍虚伪的产生。”

“方舟子优点和缺点同样突出。方舟子的优点就是他的缺点,如果都去掉就没他的特点了。”陶世龙说。

由学术分歧到个人恩怨,方舟子没能归属于任何一个小圈子。他像无法找到大部队的堂吉诃德,孤身挑战一个又一个风车。方多次表示,自己不适合按部就班的生活。网络写作、打假、自由支配时间的这种工作方式最适合自己。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杨猛 编辑:王尚喆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