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专家解读毒快递致死事件:寄送单位是第一责任人


来源:央视

人参与 评论

专家:从事危险品的生产管理运输的单位,应该严格按照危险品的管理规定来运送有关的危险品,如果违反这个规定,可能涉嫌危险物品肇事罪,所以应该是寄送单位是第一责任人。

《新闻1+1》2013年12月23日完成台本

——“夺命”快递,致命漏洞!

(节目导视)

解说:

从武汉到潍坊,再到东营,一双网购的新鞋,为什么会变成夺命快递?

广饶县居民焦女士:

我就这样趴下一闻,就瞬间感觉到我的头晕了一下,就开始恶心。

解说:

9人中毒,1人死亡,有毒化学品,怎么可以进入快递领域?

物流公司员工:

当时问他的情况,他说的是氯乙腈,这个东西,说没有什么危害。

解说:

8大管理区,6千配送点,9亿快件量,产值130亿,这样的大公司,安全靠什么?

上海圆通速递有限公司总裁相峰:

业务员通常只能根据他的个人的生活日常经验,他所受到培训,甚至说他个人的感官,来判断一个物品的性质。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夺命快递,致命漏洞。

评论员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在几天以来,一个夺命的快递,几乎占走了相当多媒体的版面。这个快递,是从武汉出发,经过了潍坊,最后到达了东营,最后导致1人死亡,9人受伤。但是在这几天的关注之中,我依然有三个疑问,并且逐渐地还越发升温了这三个疑问。

第一个疑问是,在媒体的报道当中,相当大的比例是在关注着快递这样一个流通的行业,小比例关注的是寄这种违禁物品的企业。但问题是,寄这个违禁物品的企业是违法,但是快递公司是违规,我们该不该放大其实违法的这个领域,真正去管理源头。

第二个,这件事情一出来之后,快递行业就火速地规定,今后每件物品必须进行检视,就像人要过安检一样,但是问题是,在如此量大的快递行业,加上我们快递人员的人力的限制,这个规定能落地吗?如果不能落地,这会不会是一种带有面对公众情绪的时候一个短期性的行为?如何让它真正地落地呢?

第三个疑问,可能很多人没仔细去看,在这个报道当中,寄这个违禁物品的企业人士说过这样一段话,他说不可能闻了它,甚至不可能碰了它就导致死亡啊,我敢当着所有人面闻这个违禁的物品,甚至敢把它涂在我的皮肤上,他怀疑是不是在抢救、转治,或者其它的因素出了问题导致死亡呢?这个事情我们需要有一种科学和医学的回答,否则将来还会出问题,我们要去证明,是不是真的像他说的这样,还是这家企业的人在说谎?好了,今天我们重点要关注的是前两个疑问,来,从夺命快递开始说起。

解说:

一个有毒化学品邮件怎么就可以进入快递公司的运输环节?1人死亡,多人中毒,这样的人祸今后能尽力避免吗?

广饶县居民焦女士:

这个聚划算品牌抢购上,一看这双鞋比较划算,当时孩子也喜欢,所以我们就买下了这双鞋。

解说:

一次普通的网购,给孩子买的鞋三天后,也就是11月29日就收到了。但当丈夫缪兴亮接到包裹后,不但发现鞋盒湿滑发黑,上面还有粘稠的液体。打开包装后,新鞋的气味刺鼻难闻。

广饶县居民焦女士:

我就这样趴下一闻,就不行了,瞬间一股气味,就直接进入了我的呼吸道,就瞬间感觉到我的头晕了一下以后,就开始恶心。

解说:

很快缪兴亮因为反应剧烈,自行前往医院治疗,但仅过了半个小时,他就进入了被抢救阶段,最终在当天晚上,因抢救无效死亡。院方出示的诊断死因为有毒化学液体氟乙酸甲酯中毒。

广饶县公安局刑警队民警:

氟乙酸甲酯,从这个鞋和鞋盒上都检测出那种成分,都是氟乙酸甲酯,反正有毒。

解说:

除了焦女士夫妇俩,负责此次快递运输的圆通速递潍坊加盟公司的多名工作人员,在卸载货物时就发现有物质泄漏,并出现中毒反应。

圆通速递公司工作人员张韩胜:

赶快把她们送医院去检查去,然后这个期间,我们又打电话问这个发货方,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们现在员工有感到不适的。第二次发件方,告诉我的是氟乙酸甲酯。

解说:

经过调查,夺命快递的元凶,有毒液体氟乙酸甲酯,是从湖北荆门沙洋县的荆门熊兴化工厂寄出的。在这起事件的全过程中,发件企业违规寄送有毒化学品,而圆通公司湖北加盟公司,也没有按照规定对包裹进行严格验视。最后圆通公司潍坊加盟公司明知物品有问题,还照常投递,种种不规范,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昨天,国家邮政局,这个以负责快递等邮政业务的市场准入,负责邮政行业安全生产监管等工作为主要职责的部门,发出紧急通知,从即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一次落实收寄验视制度专项整治活动。重点检查邮政企业,还有快递企业,是否是在用户在场的情况下,当面来验视交寄物品和是否属于国家禁止或者限制寄递的物品,以及物品的名称。

12月21日,湖北省邮政管理局吊销收寄该业态化学品快递公司的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此次有毒化学品的发件人,湖北设施化工厂的工作人员杨某,也因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被警方刑拘。

白岩松:

我们首先要算一笔账,这家化工厂如果按照法律规定,正规的方式去运送化工品,大约需要数千元的运费,基本上25公斤左右。但是如果用快递,只需要200块钱,也就是省了几千块钱,但是省的这几千块钱,却付出了一个人命和9个人受伤这样一个代价。首先我们开门见山,在整个我们关注的这件事情当中,寄送者还有快递方,还有它的加盟公司,究竟谁是第一责任人?我们要连线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的教授阮齐林,阮教授您好。

阮齐林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授:

您好。

白岩松:

我们开门见山地说,究竟化工厂寄送它,以及快递公司和它的加盟公司,谁是这件事情的真正第一责任人?从法律的角度看。

阮齐林:

首先是从事危险品的生产管理运输的单位,应该严格按照危险品的管理规定来运送有关的危险品,如果违反这个规定,可能涉嫌危险物品肇事罪,所以应该是寄送单位是第一责任人。

白岩松:

那么快递公司这一方,并不是你认为的第一责任人?

阮齐林:

快递公司对所收寄的物品,应该有查验的职责,以免在运输过程中发现有关的安全事故,但是毕竟他们现在这个快递公司有一些把关,可能把得不是很严,所以我们还是首先要求从事危险品的生产管理的有关单位,应该严格地遵照有关危险品的管理规定进行运输和管理。其次,当然还是作为快递部门,也应该遵守有关规定,进行严格的查验,以保公共安全。

白岩松:

从法律角度来说,第一个澄清了一个疑问,真正的第一责任方应该是违法的化工厂,来寄送这样的一个物品。接下来阮教授,有一个问题,我们注意到,其实山东的警方,现在已经把化工厂的副厂家杨某视以涉嫌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来立案的,这个相对量刑是重的,并不是大家之前猜测,有可能是涉嫌危险物品肇事罪,您怎么看待用的新的这个罪名,是否像有的人猜测那样,这会不会是因为山东警方是受害者一方?

阮齐林:

那倒不是,就是说本案中间显而易见,由于危险品导致的公共危险,导致被害人受到侵害,这种情况按照过去的一般分寸,认为对致人死伤不是故意的,所以一般认为是过失的,危险物品肇事罪。那么作为山东警方来说,他可能对这个问题比较重视,所以说,把这个案件有点升格、升级,高调处理,也就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来立案,这样它的性质上,就比危险物品肇事罪严重很多,因为根据危险办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规定,没有造成后果的要三年以上,造成严重后果的要处十年以上,那个处理得非常重。这个和他是不是被害一方没有关系,因为公安机关是代表国家来追诉案件的,这是站在公正的立场上,这个和是不是被害方没有什么关系。

白岩松:

但可能和更多人的关注以及重视程度是有关的。

阮齐林:

是有关系的,没错。

白岩松:

好,之后还会有问题向您请教。接下来,我们就要关注,这件事情一出来的时候,由于全社会都在关注着快递这样一个流通行业,因此相关规定也出台,这样的规定,比如说每件物品都进行验视,是否可以堵住漏洞,更重要的是它能够落地,能够真正地实施吗?

解说:

安全、时效、稳定、科技、创新,企业的追求能成为现实吗?夺命快递发生第一站,湖北省沙洋县,27日下午,圆通速递加盟商沙洋运通物流有限公司负责人王晶,当时就在收快递的现场。

记者:

对方是几个人过来的?

沙洋运通物流有限公司王晶:

对方是一个人。

记者:

当时他拎着什么样的东西过来的?

王晶:

他就直接拎着一个蓝色的桶进来。

记者:

进来以后呢?

王晶:

进来以后他就扭开瓶盖,让我们协助帮着把瓶盖封紧一点。

记者:

您没问里面是什么吗?

王晶:

我问了的,当时问他的情况,他说是氯乙腈,这个东西说没什么危害,无毒的,如果不慎沾到手上的话,用清水冲洗一下就可以了。

解说:

对于这个被邮寄的液体,寄件方却给出了不同的说法。

记者:

咱们已经明确告知对方寄的是氟乙酸甲酯?

荆门市熊兴化工厂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胜勇:

对,而且跟他说了是化学产品,有刺激性气味的。

解说:

两家企业似乎都在推卸责任,沙洋运通称,因为有业务往来,他们只是进行了简单询问。

记者:

根据咱们规定的话,如果接收到这样的化学品,应该怎么样去进行运送呢?有没有这方面的规定?

王晶: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如果是危险化学品,寄件人是不应该通过快递邮寄的。

解说:

事件发生后,沙洋运通物流有限公司已经被吊销了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而作为总部的上海圆通速递有限公司,也发出了道歉信,并表示,要进行安全整顿。

上海圆通速递有限公司总裁相峰:

我们也不具备国家所认定的,对化学品性质进行检验的能力跟资质,在验视的环境,因为操作服务的时间,往往我们面对客户时间是非常短暂的,在现场没有借助专业的仪器设备,业务员通常只能根据他的个人的生活日常经验,他所受到培训,甚至说他个人的感官,来判断一个物品的性质。

解说:

2000年5月28日,圆通速递在上海成立。从成立之初,圆通速递就在为成为中国人的快递这一目标而努力。

13年多时间,8大管理区,遍布全国6千多个配送网点,去年完成快件揽收量9亿件,产值达到130亿。我们不知道圆通公司数量庞大的业务中,有多少是根据业务员的个人感官来判断是否存在违禁品。所谓的难题,又存在了多少年?为什么一直难以解决?这一次,又真的能够解决自己的问题吗?

上海圆通速递有限公司总裁相峰:

比方说在这个事例中,就暴露出我们个别的加盟网点,在验视这个环节,没有实行规范的操作。针对这个问题,我们今后一定会吸取教训。

白岩松:

事一出了,马上就要求所有的快递公司每个东西必须要进行严格的验视,但是现实中,它真的能够有效吗?我们来看2012年5月份的一篇文章,当时这篇文章就谈到了有几点,第一点是验视制度执行不严,违禁品照收不误,如果只有这一点的话好办,重视了,而且有严格的惩罚,那么只要是意识上执行严了不就行了吗?但是第二条、第三条是跟它对冲的,我们看,第二条是验视手段不足,识别能力有限,即便他真的严格执行了,但是由于手段不足,识别能力有限,也很难堵住相当多的漏洞,更何况第三条验视规定不明细,拆解执行有困难,量又这么大,因此我们存在巨大的疑问,制定这个规则出发点可能是对的,但是它无法落地,依然好不了。所以我们马上要连线中国物流学会常务理事徐勇,徐理事您好。

徐勇中国物流学会常务理事:

您好。

白岩松:

其实我的疑问,刚才在叙述当中也已经说了,这个规定一出事,立即出了这么严的规定,每一个物件都要进行验视,但是现实生活中由于能力,各种因素决定,它很难落地,这个矛盾怎么解决?

徐勇:

现在目前的状况是,我们现在很多操作,快递的发展模式是以价换量,这种模式,每天是靠量来提成,这种情况下,我们现在验视,没有时间去验视,假如说去验视,现在只能做到目前业务量的1/3,这个1/3保证他每年不能有正常的月收入,这是一点。另外一点,我们现在50%以上的从业人员,快递员里边有50%以上是初中生,他们没有这种鉴别能力去鉴别一些像这种危险品,根本没有这种能力。还有一点,现在我们很多有一些像对固定的一些物品,可以用安检机去检测,但对液体的危险品,我们很难去用肉眼,用触摸,或者用闻,鉴别它是不是危险品,我们现在快递员根本没有这种能力,验视在这方面可能无济于事。

白岩松:

所以是出台了一个看似很严格的东西,但是落地真的是很难,所以在这一点就更加要强调,要从法律的角度去堵住源头,这种违禁的物品就不能运,只要是快递,你会受到法律的相关处罚。接下来还涉及到这样一个问题,徐理事,在危险物品的运送上,如果要是一整车可能好办,但是像这种样品,是否有这种渠道很明晰,能够保证它合理地运达?

徐勇:

现在目前从我了解的情况来看,现在危险品其实也是我们国家国民经济的基础性产业,对很多产业起到一个基础的作用。但是它的样品运输渠道是没有的,现在快递可以提供一种门到门,限时可增值服务,危险品样品有这样的需求,但是我们现在没有这种渠道,他们冒险使用了我们快递渠道。

白岩松:

非常感谢徐勇理事给我们提出的非常有专业的解读。其实意味着这件事情让我们该思考的东西很多,今后如果想堵住一条路,就要给人开一条路,如何在危险品样品运送方面,我们迅速有一条法律规定下的明确途径呢?这值得整个社会思考。接下来我们就更要关注,如何从源头上,真正去卡住这种危险物品的运送。

解说:

这双沾染有毒化学品的童鞋,让一个父亲永远离去,无法再向孩子表达爱意,而当不幸降临,一起看似极端的事件背后,却是寄件方一次又一次的侥幸。熊兴化工,已经不是第一次通过快递发送有毒化学品,该公司负责人称,他们快递寄过三次氟乙酸甲酯样品,前两次都向圆通快递代理商出具了检测证明,明显告知寄送物品是化学产品。而实际上,这样的情况只有三次吗?这个笔记本记录了从今年6月28日起孵化分厂寄送快递的登记,记者看到,该厂通过快递寄送样品超过20次,其中就包括11月底,寄往山东潍坊的样品。另外,寄送样品的快递公司,也不止圆通一家,还有申通、韵达、德邦等。

荆门熊兴化工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胜勇:

他们下边具体经办的时候,我确实不晓得是从这个物流公司寄的。

解说:

熊兴化工有限公司已经成立10年,所有化工原料的运输,都有专人负责,难道他们不知道寄送有毒化学物品可能的危害吗?

黄胜勇:

他为什么呢,我跟你说,主要就是说它(氟乙酸甲酯)不在(国家公布的)危险化学品名录上,他就把这个东西大意了。物流在邮寄样品这一块,确实不规范。

解说:

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无视可能存在的危险,只是这一次没有侥幸,那么面对此次夺命快递,如何从源头遏制危险?似乎也不仅仅是快递公司的事。就在两个月前,包括韵达、圆通等快递公司,曾先后因为航空托运违禁品耐风火柴,被注销航空销售代理人资格。2011年8月,杭州市下城区圆通快递公司营业部,因为收寄了一个藏有爆炸物的包裹,发生邮包爆燃事故。

浙江省邮政管理局市场监管处副处长张海晋:

这个包裹确实没有进行验视,收进来以后就简单问了一下什么东西,他(寄件人)说是鞋子什么的,营业员在这方面(安全检查)做得(不够)。

解说:

更吓人的一幕发生在合肥机场值班民警接到货运部报警,称托运的货物内,有疑似炮弹近30枚,现场取证为炮弹无疑。调查发现,这些炮弹系某军工企业寄到北京某防化科技院做研究所用,炮弹内无火药。虽只是外壳,但依然让现场所有工作人员惊出了一身冷汗。合肥机场公安表示,虽只是外壳,但仍属民航不允托运违禁品行列。登录国内最大的网购平台淘宝网,以打火机燃料为关键词的相关产品,就有五万多件,部分网店甚至还标注着火机油是违禁品的字样,我们不知道这样的网购将通过什么渠道发往全国各地,发件人和购买者又是否意识到这其中的危险?

申通快递全国中转管理中心见习经理高玉龙:

长白山野山参,大家说它是不是违禁品?

快递安全培训课培训员:

是。

白岩松:

在这个事件当中,寄件的化工厂接受采访的时候还说过这样的话,我前面寄过很多次都没事,这一次是不是快递公司有点野蛮分拣等等,自己违法不去想,而去指责别人的违规,这就更加提醒我们如何从法律层面在源头上把住这个关,继续连线的是政法大学的阮齐林教授,阮教授您好。

阮齐林:

您好。

白岩松:

面对现在我们每年,我看了这样一个数据,2012年快递的业务量56.9,今年上半年38.4亿件,要突破近80亿件,但是我们如何在源头上用法律去约束住,把这种违禁的物品堵在出发的那个地点,你觉得法律上有所作为吗?

阮齐林:

在这点上,应该说法律上是有所作为的,因为我们确实认识到,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发展,物流业得到了迅速的发展,这样就形成了海量的快递的邮件,因此一旦一个危险品,进入到这个海量的邮递渠道以后,就马上失控,涉及到千家万户的安全,可以进入到仓库,进入到高速公路,进入到飞机上,所以是非常非常的危险。因此这种情况之下,一旦发生了危险,实在难以控制,所以必须要从源头上加以把握。所以源头上加以把握,就是说危险品、违禁品,是绝对不可以交递快运公司快运的,要通过特殊渠道来解决,这是一方面,只有通过这方面严把,才能确保我们安全。另一方面,如果要求快递公司严格查验,第一会增加我们的成本,第二也会使我们的客户失去了很多的方便,代价太大。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讲,可以说社会生活的需要,到底我们的立法和司法,对于交由的东西,一定对交由危险品的行为一定要严加惩治。

白岩松:

好,时间到了,我们只能今天先说到这儿了,非常感谢您带给我们的解读,是的,我们要在源头上把着关,同时流通过程中也要规范。

相关专题: 夺命快递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PN030]

标签:快递公司 白岩松 命快递

人参与 评论

凤凰新闻客户端 全球华人第一移动资讯平台

2014年1月1日,4.2.0全新版本即将上线,敬请期待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