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李一道长的马甲
2010年08月24日 15:12北京晚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随着媒体报道的逐步深入,曾经半人半仙的李一道长,渐渐恢复了自己的本来面目——无非一个20年前“气功大师”那拨没赶上,较晚些时候长出来的一颗缙云山毒蘑菇。观其惑众的基本手法和神迹展现的内容,与当年那些神功大师,如严新、张宏堡、沈昌、胡万林、李洪志,与后来的冒牌养生专家林光常、张悟本如出一辙,基本上没有什么原创性。但也正因为如此,人们便更加不解:为什么脱下道教马甲之后,一个丑陋不堪技术含量甚低的骗子,能够蒙骗这么多的人呢?

李一道长的马甲

司马南

骗子们之所以能够你方唱罢我登场,概括言之,主要是这五方面的原因,即撑、病、蒙、空、疯。

撑,就是撑的,亦即吃饱了撑的。人们到缙云山去干什么?最开始,很多人是去减肥的,大家成帮结伙到山上,试图体会远离尘世风餐露宿的感觉,道士们借机声言他们有辟谷之妙法不同于俗世饥饿减肥,这个主意新鲜好奇,颇为符合现代人血脂、血糖、血压“三高”状态下的微妙心理需求,于是乎,从“辟谷减肥”入手,很多人自愿上山。到了山上,便掉进了与传销手段别无二致的“洗脑班”。上山的人们大概怎么也想不到,前三天免费体验班上他们所看到的“一切奇迹”均是精心设计的结果。

病,病的,亦即有病乱投医。现代医学固然已经空前发达,但是,医学科学的进步永远满足不了人们已经被吊得越来越高的胃口。君不见,逾百岁老翁仙逝,媒体依然用“因病医治无效”的字眼吗?那意思是如果“医治有效”,老人家应该活到250岁。众所周知,即使大医院,专家教授对很多的疾病也欠缺有效的对付手段,专家们不敢像、也不会像江湖术士们那样信口开河胡乱承诺,所以正规的医院总是显得没有胡万林的终南山和李一的缙云山有魅力。

蒙,蒙的,亦即被人家忽悠了。据20余年来与各种江湖骗子打交道的经验,我发现江湖术士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善于装神弄鬼(例如水下闭气表演),并敢于舔着脸“给一切以解释”。没有他们不能的,没有他们不会的,尽管其解释十分牵强可笑,但是,因为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而具有科学精神,掌握科学知识的人所占比重很小,骗子总是很容易找到目标受众并从他们身上骗到不菲钱财。

空,空的,亦即心灵空虚信仰缺失。今天许多人喜欢说“多元化”,殊不知,所谓多元化,有时是没有共同价值观、没有共同目标、一群乌合之众的代名词,这是极其恐怖的一种局面。当一个人内心空空,并无定见,亦无鉴别力,浮萍一样随波逐流的时候,其内心的波动靠别人提供的心灵按摩产品来疏导和减压,而这正是李一道长们偷着乐,疯狂敛取不义之财的时候。

疯,疯的,亦即盲目赶时髦。这种病态的社会潮流,以所谓的“成功者”为风向标,人们犹如过江之鲭追求成功,竞相比时髦、比出位、比大胆、比谁比谁更无耻。你曝光私密照,我就公布“兽兽门”;你展示中性美,我就炫耀花样男,你炫耀花样男,我干脆伪娘;某养生专家溢美红薯,另一个就神话绿豆,你神话绿豆,我就神话生泥鳅,你神话生泥鳅,我干脆神话服气辟谷……人们在一轮又一轮盲目的跟风模仿中,消耗着过剩的精力,成就着李一李二。

当然,如果没有那么多的熟脸名流出面吹捧,如果没有不负责任的出版机构白纸黑字,如果没有那几家在人们心目中本来很有公信力的媒体不着边际的鼓噪,如果当地的政府部门能够见微知著依法有所作为(比如以《医师法》为据查处其非法行医问题,以宗教管理条例为据,查处其打着宗教旗号非法敛财问题),我相信老百姓也是没那么容易上当的。

所以,与其说人们轻易地上了江湖术士李一的当,不如说李一从换马甲开始,其“宗教商业化模式”诱使人们纷纷上当。

现在的问题是,难道“李一”是“唯一”吗?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王尚喆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