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鹏:李一成仙,公众受辱
2010年08月23日 14:49齐鲁晚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缙云山绍龙观李一道长,在媒体的口诛笔伐之下,最终还是现出了真身原形。

李一成仙,早有耳闻。为寻神仙指点,云集到缙云山下的信众络绎不绝,其中不乏名人权贵的身影。

求仙问道,不是个例,似有传统。但那些故事,更多地发生在历史书中,或被当作笑料而呈现在屏幕上。现实当中,若问及别人世间有无神仙的话,不是被当作冷幽默,就是被断定精神出现短路。

谎话讲一次,或许没人相信。而当同样的话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不同的人来重复,特别是那些头面人物把脸一拉,一脸真诚地娓娓道来时,宁可信其有的人必定趋之若鹜。三人成虎,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就是这样,李一的不同寻常渐渐被接受了下来。

绍龙观中香烟缭绕,名人贤士纷至沓来。名人的效应往往比广告更为可靠,商场中摸爬滚打多年的李一岂能不知,于是大打名人牌就成了他的拿手好戏。大众对名人天然的亲近感,就这样再次神不知鬼不觉地被利用了。

在名人效应的背后,则是自愿上钩的盲从心理。那些上山求道的信众,与其说他们是在迷信李一,倒不如说他们是在满足自己的愿望。热崇李一,是因为现实中有诸多的不能与无奈,而传说中的李一却能化绝望为神奇,让人们得到平时想而不能的东西。如此一来,愿意上山一试者自然比比皆是。

与此同时,名人在得到李一的精心接待之后,口中的溢美之词也就不再吝惜,投桃报李,人之常情。日渐热闹的绍龙观,自然会引起媒体中人的关注,于是李一的上镜率也就与日俱增。等待神奇出现的人们,又怎能按捺住内心强烈的冲动?

上山求仙,源于无计可施。现实中不知道何去何从,面临难题难以决断,走投无路的人们总是期许高人的出现。当然,心中布满灰尘,为求解脱,不惜重金加以涤清,这时候能遇见神仙的话,那自然是求之不得,又怎肯花费工夫去弄清神仙的前世今生呢?

之所以短短几年之内,李一就能堂而皇之地以“道家养生”的传播者与教导者出现,且名声大噪,不仅因为他善于炒作,更得益于他巧妙地迎合了大众心理,为那些不惜血本养生修炼的人们找到了终南捷径。

一个并不高明的谎言,瞒过了天,欺骗了地。杂技团出身的李一,在欠下一屁股债之后,道袍加身成了缙云山绍龙观里的住持,四年之后竟成了信徒心中的神仙。这仙是真是假,恐无人有暇顾及。盲从,成就了李一。

过犹不及难成事,神仙李一亦是如此。如果不是炒作到了巅峰,恐怕也不会有今天的公众围剿;如果不是吹嘘得太离谱,那么大众可能也不会感受到智商受到了如此强烈地挑战;如果不是逐利到了发指的地步,即便露馅也不会如此狼狈。

李一在为自己编织光环的同时,也为信众编织了一个五彩斑斓的神话。骗局并不复杂,可缘何上套者如此之多?光怪陆离的鬼神世界,或许已无人再信,可这人世间的奇人异士,为何总能这般应者云集呢?

。而责任若全部归于李一,恐怕也有失公允。那些抬轿吹号的,你们现在哪里去了?你们与李一到底是何种关系,其中有无利益牵扯,这些公众都有理由弄清楚。

看不清李一的成名之路,走了李一,还有王一、张一和赵一。一旦机缘巧合,神仙势必还会重现人间。

李一,原名李军,身份证号显示其出生于1969年9月,生于重庆沙坪坝区,初中文化,办过杂技团,经营过企业。1998年以来,李一率众重修了缙云山上的绍龙观,并成为其负责人。2007年,成为重庆市道教协会副会长。2010年,成为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 □李文鹏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李文鹏 编辑:王尚喆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