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洪洋:剥掉“李一大仙”的画皮
2010年08月18日 07:58广州日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从张悟本到李一,几乎同穿一条裤子,走同一条道路,只不过所穿的“外衣”各有不同罢了,真可谓“我的成功可以复制”。

李一,曾被宣传成养生专家、学问大师,号称有3万名弟子,现在却被曝光其履历和“神通”多有虚假,且还是多年不执行法院赔付判决的被执行人。8月14日,李一的弟子到有关部门举报他涉嫌强奸等不法行为,15日,重庆警方介入调查。

近年来,养生舞台丑剧频出,“排毒教父”林光常、“太医后人”刘弘章、“食疗专家”张悟本等刚刚谢幕,“成仙”李一又成为公众人物,只不过今天他从《世上有没有神仙》中的“神位”上被拉了下来,还孙悟空本来面目——一位道行不深,甚至污迹斑斑的人被各路人马捧成“神仙”,并以“神仙”之名,行敛财之实。从张悟本到李一,几乎同穿一条裤子,走同一条道路,只不过所穿的“外衣”各有不同罢了,真可谓“我的成功可以复制”。

追寻张悟本、李一等的“奋斗史”与“发迹史”,我们会发现他们“绝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有一个利益集团在协同作战。张悟本从一个江湖骗子到“神医”,完全拜强大的幕后操盘手之功。李一的“造神运动”亦如此,以有经济实力的商人作坚强后盾,借助炒作力量,骗取公众信任,如某电视台不但让他在水下做“闭气超过两小时”的表演,还请来公证处证明其真实性,某位名导夫人还为其撰写了《世上有没有神仙》一书。

那边厢,利益集团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不惜动用一切资源,实施“造神工程”,频频制造“神仙”,骗取公众钱财;这边厢,公众一再被牵着鼻子走,一次次地上当,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何以至此?

盲从与跟风,是一种见惯的社会集体焦虑症,有深厚的历史因缘与现实根基。张悟本事件之后,卫生部新闻发言人说,中国只有6.48%的居民具有健康素养。盲从与无知是“孪生兄弟”,超过90%的居民都缺乏健康素养,人云亦云,跟风上当也就不足为奇了。更何况,从众的传统文化、教育文化及心理,已经销蚀了不少人独立思考的习惯与能力。心理学实验表明,人们从众的比例为33.3%,而当有人站出来表达相反的意见时,从众的比例就会下降至5%。而在张悟本、李一等红极一时之际,我们诸多“事后诸葛亮”式的专家、学者都跑哪去了?

信息资源如同其他社会财富一样,是一种稀缺的资源。在信息获取成本居高的情形下,人们选择成本最低的、最容易接触到的信息,被这些信息所左右,正如老年人容易相信医疗传单的虚假宣传一样。此时,炒作机构炮制的“专家”乘虚而入,占领公众的头脑,影响他们的生活。哪怕是绿豆汤治百病这种荒诞不经的观点,也能蒙倒一大片。

“神医”事件频发,更折射公众的深层焦虑——对现行医疗体制之焦虑。医疗改革步履维艰,导致“看病难、看病贵”,医疗成为当今社会“三座大山”之一。而假药横行、某些医护人员医德沦丧、唯利是图等又极大地折损了公众对医疗机构的信任,礼失求诸野,浇旺了“求人不如求己”的养生这堆火。

正如赵本山小品《卖拐》揭示,忽悠者生存,忽悠的与被忽悠的都有“病”。“悟本堂”关门大吉之后,“悟本堂”常务副总吴威非常自信地声称:倒了一个张悟本,我们马上可以捧出李悟本、刘悟本。此言非虚,只要土壤还在,种下张悟本,不是又长出李一了吗?李一走了,谁是李二?同类事件,警醒社会,管理者与公众都需要深切省思。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霍默静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