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勇:李一身上避不开的“过去”
2010年08月03日 07:28东方早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已经过去的7月份似乎是“名人”受难月,先是唐骏,这个有着“打工皇帝”光环、在任新华都CEO兼副总裁被爆出学历造假,随后,在争议声中,力挺唐骏并出面为之辩护的西太平洋大学校友,同样拿了博士学位的地产大鳄禹晋永又被爆出涉嫌诈骗。而第三位被放置到曝光台上的人物就是道士李一,不过与前面两位不同,李一成为媒体关注焦点,却仿佛在经历一次过山车般刺激的过程,从造神到去魅……整个过程还没有最后完成,甚至结局如何还需拭目以待,但是无论如何,当年在水下呼吸的神迹,因为公证机关拒绝对除当事人外的任何人公布公证信息,只剩下一段不可证实,似乎也同样不可证伪的罗生门,除非,让李一道长在公众目光下再次演示一遍,当然,这种事情发生的可能性已经近乎于零。

不知道有没有人绘制一份李一道长的媒体路线图,从13年前在上海电视台的猎奇节目,再到后来的湖南卫视、凤凰卫视,《中国企业家》杂志一直到著名时政类杂志《南方人物周刊》的封面人物,李一道长几乎是伴随着媒体一路成长,也渐渐被涂抹上了神性的光泽。这很难说是谁有意为之,因为即使是形象营销天才,和媒体配合得如此合辙和韵,也是异常困难的事情。我更应该将之视为一个相互成就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其实也是李一道长成长的过程。

翻翻手头能找到的李一道长的人生经历,如果去掉记者有意为之的一些神化伪饰,或者用一种世俗的眼光,我们大致可以勾勒出一份成长的履历:1969年,李一道长,或者用他的本名,李军,生于一个有道教信仰的家庭,3岁时候,也就是1972年,“文革”中,遭遇一场大病,随后被父亲送去河北,如果记者没有撒谎,李军没有受过正规教育,而是受到“纯正”的宗教教育,并且学过民间的中医,在上世纪80年代初,他组织过一个类似杂技团的表演组织,靠卖艺为生,而且自己就是一个很好的艺人,曾经夺得过重庆一次比赛的冠军。随后,李军的舞台搬到了上海,1997年,他在上海电视台《天下第一》栏目露面,在密闭的玻璃容器中坐了两个多小时,现场观众见证了这一“表演”,或者叫“神迹”,更为奇特的是,还有公证人员现场公证,确保了事件的“真实性”。

与神通相伴随的是医术,与在电视台露面相去不久,李军在重庆市委机关大院开设了一个道医馆。据媒体采访到的信息称,当时的多位领导对李一的医术很信服,这难免会让人猜测为什么他能够在党政机关里面开设医馆,是否具有医师资格证。也就在这个时候,李军开始了他的事业,恢复缙云山上绍龙观,并以此为基地,发展壮大一个事业团体。而有了绍龙观,李军也终于可以不叫李军,而叫一个充满玄学色彩的名字“李一”了。

有篇报道中这样一段话读来颇有意味,不妨细细观之:“如今,李一轻易不以术示人——他已不再需要通过惊世骇俗的方式展示自己或者说服别人,虽然他的弟子还偶尔表演‘掌心煎鱼’之类的功夫。历史上道士有装神弄鬼的形象,他是个聪明人,不想被扣上这顶帽子。”

之所以说这段话有意味,是因为在我看来,这其实深刻解释了李一道长的某种转变,真正让李一道长头疼的,其实未必是今天不少媒体人所执著的那个问题:当年的表演究竟是真是假?因为只要李一坚持不表演,人们就无法验证。让他头疼的恐怕是这种“转变”本身,他常常矢口否认他的态度观点有什么变化,但事实上,今天的李一道长是一步步修炼来的,是随着中国社会变化和受众需要以及由此带来的“商机”一步步成长的结果。

从卖艺为生行走江湖,到显露神通吸引信众,再到在权力中枢里开设医馆通过治病扩大影响,一直到拥有道观经营事业,这就是李军转化成李一的过程。不过引人注目的是,与文化传播过程中的不断神化的同时,李一道长实际上在经历着一个去魅的过程,而且,神化与去魅形成一组相互支撑、相互呼应的二律背反:一方面是他的公众形象从“江湖术士”而“气功师”而“神医”而“养生专家”而“国学大师”(未来),而另一方面,他的个人形象却是“去魅”的,从能水下打坐两个多小时到以行医为主,再到后来医术高明也仅仅是一种传说,成为养生专家,一直到最后完全告别神迹,成为人类精神的守护者,这也是李一道长从社会底层不断突破阶层瓶颈,步入名流上层的过程,而这个轨迹,实在是非常高明而有效。

有评论针对今天追随李一修行者众多,且不乏富豪名流这一现象,提出中国富人,所信基本上是巫术的质疑。这个质疑自然不无道理,以人类文明发展观之,李一不少行为确实属于巫术范畴,不过另一方面,今天媒体的质疑由于过多拘泥于李一当年各种神通究竟是真是假,没有注意到李一其实一直处于变化的状态,比如,《南方人物周刊》与李一的对话《我没有明天,也没有昨天》,已经很难看出李一身上的巫术气质了,相反,现在的李一,已经成为现代社会所需要的精神教父。他的说法,已经极具现代宗教情怀。人类文明从巫术到现代宗教的演进,几乎就要在他身上完成了。而他今天的显赫身份,华中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兼任教授、马来西亚吉隆坡中医学院教授、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也预示着这个极度聪明的中年人灿烂的未来。就这一点,他和张悟本截然不同。

可是,李一身上的“过去”是他始终迈不过去的坎,今天他必须面对,而不是刻意回避,而对社会公众而言,理解李一,未尝不也是理解这个时代乃至我们自己的一条好路径。

(作者系广州高校教师)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谢勇 编辑:霍默静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