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陈光标对话美国青年慈善家:想去美国敲锣打鼓发红包

2011年07月11日 00:06
来源:京华时报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陈光标送给马修一幅字,“慈善是一种私权力,私权力是不受社会监督的。”本报记者李晋摄

去年9月,“暴力慈善家”陈光标宣布死后将捐出全部财产,同月,全球规模最大的对冲基金之一桥水联合基金创始人、总裁雷蒙德·戴利奥也宣布死后将捐出财产给盖茨基金会。今年6月26日,雷蒙德·戴利奥的儿子马修来华与陈光标会晤对话。本报记者独家全程见证并参与了这次对话。陈光标称,由于4月的负面报道风波,打乱了他去台湾开演唱会和去美国敲锣打鼓送红包的计划。

我要带中国锣鼓队到美国华尔街,让政府把穷人组织到一起过圣诞,活动就叫‘敲锣打鼓发红包’,我要邀请盖茨和巴菲特一起参加。我打鼓,比尔·盖茨敲锣,巴菲特打镲。

陈光标

■对话人物

陈光标: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董事长。

马修·戴利奥(简称马修):中国关爱基金创办人,全球规模最大的对冲基金之一桥水联合基金创始人、总裁雷蒙德·戴利奥之子。

珍妮·布朗(简称珍妮):美国半边天基金会执行主任。

■对话实录

高调让我树立了敌人

陈光标:今天非常高兴和马修因慈善走到一起。由于我从小做好事就喜欢告诉别人,长大做慈善也喜欢高调地做,让更多的人知道。因为我的高调,树立一部分敌人。

马修:我也很高兴见到您,但这很不可理解,您是这么善良的人,他们有什么可说的?

陈光标:这种人是一少部分,他们就是吹毛求疵,在我身上鸡蛋里挑骨头。比如,今年4月份,一些媒体认为我对慈善事业推动没有任何影响,对我进行了负面报道,但五六月份,我又捐了2700万,我下个月还要捐500万。我捐了我就要说出去,要找更多的媒体报出去。做好事为什么不能说呢?我认为一个人做一件好事,你能传播给十个人,等于你做了十件好事,你能传播给一万个人,等于你做了一万件好事。

人做坏事儿孙遭报应

马修:在美国,慈善有着悠久的传统,很多美国人通过各种方式做着慈善事业,但是在中国,还没有这样的传统,陈光标先生做慈善的与众不同之处就是——他在想怎么把慈善的影响做大。他向人们展示了如何做慈善,而且能带动别人,非常有特点。中国现在有这么多富人,我觉得陈先生的做法是最特别的。

陈光标:你主要做什么?

马修:我虽然很年轻,但我也一直在做公益。我建立的“中国关爱之家”,给予病残孤儿医疗救助,有的孩子后来还找到了收养家庭,这些收养家庭对我说,他们听说了我们做的事后很受感动,想要收养这些孩子。所以,好事传天下,一定会有好的结果。

珍妮:我想讲讲马修的故事。他在11岁时就被父亲送到北京的一个家庭里生活了一年多。他在中国的学校上学,在中国的家庭生活,所以他对中国建立了很深的感情,想为中国人做点事。

陈光标:中国有句俗话,是孔子说的:“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积善之家”就是多行善的家庭,“必有余庆”就是以后儿孙一定会有好的结果;“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就是一个人经常做坏事,以后儿孙一定遭报应,这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如果您在中国继续有善行,我们可以联合起来,不在乎捐多少,我们结合一起做,肯定会产生很大影响。关爱之家是怎么运作的?

珍妮:关爱之家的资金主要由关爱基金赞助,关爱之家暂时没有注册,但是十三年前,我在中国民政部下注册了半边天基金会。半边天主要是给孤儿们建立亲情,进行教育,关爱基金会是给病残儿童治病、医疗,这两个是很好的结合,一起做了十三年,现在遍布51个省市。

想去台湾开演唱会

陈光标:你们共捐了多少?珍妮:差不多4个亿。

陈光标:在中国有4个亿了?您的捐助帮助了很多中国儿童摆脱困境。虽然中国慈善文化比西方落后了上百年,但是世界的慈善根源来自中国,慈悲为怀在中国有五千年的文化,是我们祖先把这个文化弘扬了,而我们新发展的慈善却不如西方国家快。中国有句俗话,“枪打出头鸟”,“人怕出名猪怕壮”,做好事就是不喜欢说出去。

今年,我本来有两个动作,一是打算八月十五到台湾万人体育馆开陈光标个人演唱会,每个来听演唱会的观众可以拿到三四千块台币(折合1000元左右人民币)或同等价值购物券的红包,我唱歌不好,那么来我演唱会领红包的都是贫困家庭,富人他不会来听。一个人能拿到一千元人民币,一万个人就相当于拿到一千多万人民币,这是我第一个构思。

第二个是中美文化交流,计划圣诞节期间,我带着锣鼓队到美国华尔街,让政府把华尔街的穷人组织到一起过圣诞,活动就叫“敲锣打鼓发红包”。关键不是发多少,是通过中国人帮助穷人的行为,唤醒华尔街那些没有良知的富豪们。我不是带着锣鼓队吗,为了带动更多富豪参与,我还要邀请比尔·盖茨和巴菲特一起参加。我打鼓,比尔·盖茨敲锣,巴菲特打镲。

马修:您策划得真好。

慈善是一种私权力

陈光标:这两个计划由于负面报道,我决定把它往后推了。

记者:您以后会低调一些吗?

陈光标:我不会因此而改变,我依然会坚持自己的方式做慈善,只不过(负面)报道出来后,让我家人也跟着一起担心,这让我很难过。而且我想了一下,是应该先把更多的精力放到公司的业务上,只有公司搞上去,才能有更多的能力去做慈善。我对媒体讲,批评和责骂要有一颗包容的心,很正常,没有这些我还不习惯。实际上我还有许多先进的慈善理念,不但推动了中国慈善的发展,还推动了世界慈善发展,还是有好多人不适应我这个创新思路。

马修:您应该跟我父亲见面,他特别喜欢新的想法。

陈光标:我非常愿意和美国的富豪慈善家来往。我认为慈善是一种私权力,私权力是不受社会监督的,是一种自愿行为,我这句话讲得有没有道理?我把它写下来,送给你好不好?

本报记者李晋

[责任编辑:PN018] 标签:发红包 盖茨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