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深圳不孝公务员:没处理好农村人的天然自卑心理

2011年10月27日 11:10
来源:长城在线 作者:刘勇 陈铭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正在加载中...'

在派出所,看到左胳膊上被儿子咬开的血肉,廖父非常伤心。

廖父的衣服也被扯破。

躲避媒体整整48个小时之后,因为殴打父母而闻名于网络的公务员廖某昨日首度开腔,对自己的行为做出解释。昨日下午4时20分,经过短信沟通,廖某接受了南都记者电话采访(他称现在在外地),他承认自己道德层面有欠缺,打父亲行为百分之百是不对的,应该得到社会的谴责。但他也认为自己和父亲的矛盾是家庭内部矛盾,“谁没有一点道德上的问题呢?在我阅读网络上大量网友评论之后,我想到了鲁迅小说里围观者的形象,围观者看到两个人打架,想的不是去拉架,而是巴不得两个人打得越厉害越好。希望网友能够对我宽容一些。”

廖某说,接受采访之前,他首先有三个观点要向公众阐述:首先因为他的个人事情给单位、母校、朋友、亲人带来的各种负面影响表示道歉,他身上发生的一切,是个人问题、家庭问题,因此否定他所在的单位和学校,都是不公平的;其次,他今年30岁,从学校毕业不过四年时间,成家结婚也很快,处理家庭事务经验欠缺,在婆媳发生矛盾时处理也不够圆滑,因此有时控制不住自己,对家人有拖拉动手行为,他也因此表示歉意;第三,最近几天他一直在关注各类报道,他和父母的矛盾不是敌我矛盾,而是人民内部矛盾、家庭矛盾,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媒体可以谴责他的错误,但是新闻报道的目的不是毁灭一个人,希望媒体也要有职业道德。

这里有我的责任,也有父亲的责任

南都:很多人都想知道,24日早上你为什么会动手?

廖某:这里面有我的责任,也有我父亲的责任,最主要的问题是沟通不畅,父母来自农村,很多观点都和我们有冲突,反复吵过,积攒一段时间之后就出现了最后的局面,如果我是冷静的时候肯定不会动手,但是在当时情况下言语冲突之后,血液往头上一涌,头脑发热了,总之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南都:一次可以说是冲动,但又怎么解释你和母亲的多次肢体冲突?

廖某:我和母亲的肢体冲突不存在主观动手成分,母亲和我吵架以后,老人家要走,我就拉着她,沟通不畅的情况下难免出现推来推去、拉来拉去的行为,比如我要把她手里的东西抢下来,她可能以为我是要打她,我没有打她耳光。

南都:是怎样的沟通不畅,导致你失控的呢?

廖某:主要是很多生活琐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比如为了宝宝好,我希望母亲在带孩子的时候不要说家乡话,让孩子尽量规律吃饭,但是老人的很多习惯不能改变。沟通中有时说话太急,声音太高,冲突就升级了。

不能把问题推到妻子身上

南都:你的父亲、母亲,包括姐姐,都提到了你在结婚以后人发生变化,妻子有影响到你的行为吗?

廖某:不能把问题推到妻子身上,我认为自己有责任,父母有责任,但是和婚姻、妻子没什么关系。我们是自由恋爱,不存在相互欺骗,夫妻之间肯定有吵架,但也是床头吵架床尾和,妻子没有给我什么压力,即使有时发些牢骚,那也是拌嘴的气话,不能当真。

南都:你姐姐提到,妻子娘家给了5万元,你自己的父母却拿不出来,妻子因此责怪你?

廖某:首先我的家庭经济上没什么压力,我太太在深圳工作时间比我长,也是学校的在编人员,我只能说可能农村人有一些天然自卑心理没处理好。

咬伤这个情况比较复杂,我不想说

南都:事情发生后,你第一时间为什么选择了躲避?单位、父母、媒体都找不到你。

廖某:一开始的时候我是非常责怪我父亲的,我以为是他报料到媒体的,看到单位的电话,我也以为他到单位去告状了,我当时在想虎毒不食子,父亲真的是要毁我吗?所以我躲起来了,觉得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好累,我不能接受父亲这样偏激行为的事实。但是过去这两天我反思了一下,父亲就只有我一个儿子,他可能是在气头上说一些不利于我的话,但还是爱我的(注:廖某的姐姐说,前天晚上廖某给父亲打了电话,一是表示道歉,同时也是报告平安)。至于对媒体和单位的躲避,我有责任,毕竟总是要面对。

在这里,我想对媒体说的是,我父亲在对我怨恨最大的时候说过的话,并不百分百是真实的,你知道人在说气话的时候,肯定掺杂了个人感情在里面,因此我认为媒体报道应该再调查清楚后才发表。

南都:可是记者找你去求证的时候,你只回应了几句话就关门不理人了?

廖某:我当天的状态确实不对,你说我本来一早要上班去参加培训,结果出了这样的事情,父亲走了,还有9个月大的小孩在家要照顾,所有安排都变了,而且我认为这是家里事,不应该和媒体说。

南都:那记者报道的事实中,比如扯破衣服、咬破肩膀等你承认吗?

廖某:有拉扯是肯定的,但是咬伤这个情况比较复杂,我不想说。

网民痛打落水狗不是在帮我父亲

南都:绝大多数的网络评论都是在谴责你,这几天有看吗?

廖某:我一直在关注事情的变化,我必须说,我父亲不管有多生气,情况多窘迫,我相信他也不想把这个家拆散。网民的围观心态,痛打落水狗并不是在帮我父亲。我相信你们媒体也应该有自己的道德准则,报道新闻出发点应该是良好的愿望,是以挽救人而不是毁灭人为目的,不是以拆散别人家庭为目的。我这个人即使有80%的坏的方面,肯定也有20%好的一面。人人都要踩死我,我认为媒体和网民都是不善良的。

我和我父亲的所有问题是父子之间的问题,没有原则性冲突,没有敌我矛盾。我也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但也不是一个完人,你可以从我的同事同学那里了解到,过去30年我是一个比较真实的人,和老师同学同事相处都不错。

南都:这也是很多人的疑问,对父母姐姐,和对同学同事,为什么似乎看到两个不同的你?

廖某:期望不一样,我举个例子你可能就明白了:我想吃个糖父母不给,我可能就会哭;但是我想找同事要个东西,对方不给我也不会有什么别的行为。

南都:可以理解成,因为父母宠你爱你,可以更肆无忌惮一点吗?

廖某:我觉得很多人都应该是这样,你在你父母面前和在外人面前,是不是也是两种行为呢?作为儿子,无论在农村还是城市,都是父母的心肝宝贝。

我希望年轻人以我为教材

南都:现在是正面对待的时候,你为什么还不露面,只愿意电话联系?

廖某:我现在想找个地方睡觉,太辛苦了,过去这几天我是社会的反面教材,我打人确实有道德问题,但是这个社会有太多人存在道德问题,小悦悦事件足够证明。因此对于犯错的人,批评教育谴责同时,希望能不能多一份宽容,宽容才能最终解决问题。我以前伤了父亲的心,而媒体的报道是想把我这棵树挖断,这肯定不是父亲的目的。如果父亲原谅了我,这个社会能不能原谅我呢?我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我父母培养我这样一个大学生不容易,网友如果把我们这个家庭非要整得支离破碎,是不是也有道德问题呢?希望大家多一点善良之心,宽容也是对我父亲的慰藉。

南都:如果认识到错误,你打算向社会公开吗,包括向父亲当面道歉?

廖某:给我一点时间,我肯定会站出来的,但是我需要一点时间,希望你们不要对我穷追猛打。我和我的父母都是事件的引起者,也是受害者,我们身在其中。我希望在我站出来之前,所有的网民也好媒体也好,不要因为我的错误去惩罚我的家人。这个事件的严重后果已经超出我们的预计,我愿意承担所有后果,我承担的代价也已经够高,请不要再围观我家里的其他人,把他们挖出来也没什么意义。

南都:你现在计划怎么做?

廖某:睡觉,思考,我希望年轻人以我为教材。深圳确实是一个压力很大的城市,工作节奏、生活成本、人际关系,社会应该更加关注这个城市里的人的生存。在这里我缺少朋友和压力的倾诉对象,如果我是在老家工作生活,可能就不会与父母发生这样的冲突。

采写:南都记者 刘勇 陈铭

廖某言论摘录

如果父亲原谅了我,这个社会能不能原谅我呢?我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我父母培养我这样一个大学生不容易,网友如果把我们这个家庭非要整得支离破碎,是不是也有道德问题呢?希望大家多一点善良之心,宽容也是对我父亲的慰藉。

给我一点时间,我肯定会站出来的,但是我需要一点时间,希望你们不要对我穷追猛打。我希望在我站出来之前,所有的网民也好媒体也好,不要因为我的错误去惩罚我的家人。这个事件的严重后果已经超出我们的预计,我愿意承担所有后果。

[责任编辑:PN013] 标签:廖某 父母 南都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