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安徽被毁容少女:作案者开庭看见我时笑得非常开心

2012年05月11日 02:33
来源:新京报 作者:张玉学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4月23日,合肥女孩周岩毁容案审理。周岩坚持听完全程。图/CFP

5月10日下午3时,被告人陶汝坤被带上法庭。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陶汝坤12年1个月有期徒刑。图/CFP

新京报讯“现在核对被告人身份!”5月10日下午3点,法官对着站在被告席上的陶汝坤说。

昨日,“安徽少女被毁容案”在合肥市包河区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陶汝坤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1个月。

去年9月17日,17岁中学生陶汝坤来到周岩家,将打火机燃油泼在周岩身上点燃,周岩多处烧伤。

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人陶汝坤与被害人周岩在交往中产生矛盾,陶汝坤产生报复心理。

法院审理认为,陶汝坤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法院予以支持。

据报道,周岩代理律师王亚林说,一审判决没有查明本案的基本事实、定性错误、量刑畸轻。“打火机油量没查清楚;法院依然以综合伤残评定为五级作为依据。”江淮律师事务所律师郑继能说,据最高院量刑标准,重伤六级起点刑为11年,等级增加一个等次加刑一年,结合本案手段,即使减轻处罚,还是量刑偏轻。

王亚林说,将申请抗诉,抗诉不成将申诉,“要穷尽法律允许的一切手段。”

陶汝坤称会考虑之后再决定是否上诉。

■ 现场

十分钟宣判少年已瘫软

昨日下午,还未到宣判时间,周岩的父亲和小姨就到了法院。王亚林说,因为周岩要注射生理盐水,无法参加宣判。

在开庭审理后,王亚林在微博中透露,“估计判决结果周岩家人应该不满意”。

据现场的媒体记者介绍,陶汝坤的父母也在现场,但最后并没有记者看到他们走出,也没有接受任何一家媒体记者的采访。

审判长宣读完11页的判决书后,分别询问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被害人的法定代理人对此判决“有什么意见”,陶汝坤说“要回去想想”,陶汝坤的父亲也表示“回去考虑考虑再做决定”。

被害人周岩的父亲当即表示“有意见”、“不能接受”。

在现场一名记者称,整个宣判前后仅用时10来分钟。陶汝坤被带下法庭时已几近瘫软,是被法警搀扶着带出了法庭。

■ 释疑

判刑12年是否较轻?

已充分考虑案件犯罪事实、犯罪情节和后果

庭审时,公诉人认为陶汝坤犯罪时未满18周岁,应当从轻处罚,建议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但周岩的代理人认为,陶汝坤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应判处无期徒刑。

对法院的判决结果,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认为,已经充分考虑了案件犯罪事实、犯罪情节和造成的后果。也考虑了他犯罪时未成年以及犯罪之后,被告人和被告人的监护人减轻犯罪后果,挽回犯罪造成的损失这样一种积极的态度。

洪道德说,对未成年人犯罪不适用死刑,未成年人的犯罪造成后果再严重,最高也就是无期徒刑;第二,法律明确规定,对未成年人应当从轻减轻处罚;第三,我国刑诉法对未成年人有相对独立的诉讼程序,明确规定未成年人诉讼方针是“教育、挽救、感化”,实行“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

何时再提民事赔偿?

受害人曾提出200万赔偿,双方未达成一致

昨日宣判只涉及刑事部分,对民事赔偿原告方将会另行提起诉讼。

案件审理过程中,被害人周岩申请撤回了民事起诉。

王亚林解释,从公安机关进行鉴定到法院开庭审理的两个月时间,他们对检察院提出,向嫌疑人父母转达对民事赔偿进行调解的意愿,而陶父母或律师却都没有联系过周岩的父母,提出商谈赔偿的问题。

之后,一条“‘官二代’横行霸道,恋爱不成将少女毁容”的微博在网络上风传。

据悉,周岩另一位代理律师李智贤说,第一次庭审结束后,周家提出一次性赔偿200万元。但陶家答应最多赔偿120万元,最终双方未能达成一致。

“我们觉得民事诉讼不可能被全部支持,所以撤回诉讼准备另行起诉。”王亚林说,“而且下半年医疗费用发生后,我们也会再另行起诉,走民事诉讼讨要费用。”

■ 对话

周岩:“希望再开庭能公开审理”

受害人称,昨日已提起抗诉,正等待检察院受理

昨晚,受害人周岩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电话采访,她说,昨日已提起抗诉,正等待检察院受理。

对于伤害自己的陶汝坤,周岩说:“自从上次庭审之后,我就觉得不可能再原谅他了。”

希望再开庭能公开审理

新京报:为何没去宣判现场?

周岩:因为现在左边背部安装着扩张器,至少要安装三个半月,一个星期要打几次吊水,所以去不了。

新京报:下一步如何治疗?

周岩:扩张器慢慢变大,然后撑开皮肤,下面将进行植皮手术。治疗的希望是有的,但是医院这边也不敢说进行到什么程度,只能说尽量。

新京报:对判决有何意见?

周岩:对判决结果很失望,庭审结束之后我们就想提起抗诉,今天也正式提起了,现在就等检察院受理,看检察院是否同意了。如果申请抗诉成功,希望法院再开庭时能够公开开庭审理,也相信法院能公正审判。

“他看到我笑得非常开心”

新京报:会原谅伤害你的陶汝坤吗?

周岩:只要他们家可以真诚地向我道歉,我是多少还会原谅他的,但上次庭审后,我就觉得我不可能再原谅他了,绝对不可能!而且还会要求对他重判。

新京报:为什么?

周岩:因为他们家在法庭上的那些态度,让我觉得不能接受,而且当庭他也没有对我道歉,直到法官问他是否道歉,才对我道歉。

新京报:你觉得他没有一丝歉意或内疚吗?

周岩:没有!包括我看到他时都被吓哭了,我在被推出去时,他笑得非常开心。

新京报:为什么会被吓哭?

周岩:因为看到他会害怕,因为以前的伤害一直释怀不了,我不敢面对他。

“这么多人关心是我的重生”

新京报:现在这么多人关心你,母亲也为你付出这么多,你什么感觉?

周岩:我很感谢大家对我这么关心。在我没有人管,没有人问的时间里,我心理上确实也有落差,但是后来这么多人帮助我关心我,也算是我的重生吧,不幸中也有幸运。

新京报:如果伤没有按预期治疗的效果,你会接受现实吗?

周岩:不接受又能怎么样呢,这也是我考虑过的,我相信医生会尽全力来帮助我治疗。

本版采写(除署名外) 新京报记者张玉学

 
[责任编辑:PN006] 标签:周岩 12年1个月 毁容案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