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安徽“少女毁容案”庭审9小时无果

2012年04月24日 03:59
来源:信息时报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周岩坐在轮椅上,被家人和医护人员搬进法庭。

周岩在去法院的路上,包着纱布,戴着口罩,只露出双眼。(小图为她被烧伤前的照片)

双方在刑事量刑、民事赔偿上分歧较大周家申请重新伤残鉴定

信息时报讯备受关注的合肥少女因拒绝同学求爱被泼油烧伤的“少女毁容案”昨日在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因涉案双方均属未成年,法院未公开审理此案。在长达9小时的庭审中,双方分歧较大,在刑事量刑、民事赔偿等方面均未能达成一致,法院将择期宣判。

周岩从北京返回合肥出庭

2011年9月17日晚,犯罪嫌疑人陶某某因追求被害人周岩不成,产生报复心理,来到被害人家中,将事先准备的打火机燃油泼在被害人身上并点燃,致使被害人面部、颈部等多处烧伤。周岩代理律师介绍,当前伤情补充鉴定和伤残鉴定表明,周岩颈部和双手的伤情构成重伤,全身的烧伤构成五级伤残。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行为涉嫌故意伤害罪。

当日开庭之前,本在北京求医的周岩在家人和医护人员的陪同下,返回合肥参加庭审,是坐在轮椅上被抬进法庭。周岩家人表示,前来参加庭审是周岩的心愿。在整个庭审过程中,因为双方在刑事和民事方面分歧较大,庭审持续了9个小时,这期间周岩身体多次出现不适。周岩的亲属介绍,再加上双方在庭上的激烈争执,周岩的情绪不是很好。

被告道歉周家不接受

据了解,从去年9月17日案件发生至今,周家人一直在四处求医,今年3月周岩前往北京一家整形医院接受免费治疗,4月10日做了背部安装扩张器手术,此次回合肥出现在庭审现场,对于刚刚手术不久的周岩来说非常辛苦。周家人介绍,在社会各界的关心支持下,目前已经收到各类捐款逾80万元人民币。未来周岩还将重返北京继续面对漫长的系列康复性治疗。

当日,被告人陶某某向受害人周岩道歉,但周家人认为陶某某的道歉“已经晚了”,表示不接受。周岩的代理律师王亚林介绍,庭审双方在刑事量刑、民事赔偿等各方面都未能达成一致,法院将择期宣判。

中新

庭审争议

伤残鉴定

合肥与北京结果不一致

由于双方争议很多,法院里双方辩论激烈,主要围绕案件的细节,打火机油的量成为争论的焦点。

周岩的代理律师李智贤告诉记者,陶某某供述,他携带的打火机油的量只有100ml。这点公安机关也没有查实,而且100ml的量不足以让周某从上身到大腿都烧伤严重,就连桌子和书包都烧着了。而且陶某某的父亲作证表示,他家里只有2瓶机油,一瓶剩下五分之一,一瓶剩下三分之一。“两个瓶子都是125ml的,这样加起来只有70ml。”

李律师说,在法庭上,关于陶某某是否积极参与救治,主动归案的问题以及伤残鉴定等问题都存在很大的争议。

据介绍,周岩的伤残鉴定结果,目前合肥公安机关的结论是一个5级,一个8级,而周某在北京第三方鉴定的结论是两个5级,一个8级,两个9级。陶家的代理方认为,周某不应去北京治疗,应在安徽治疗,他们对于票据的合法和合理性以及在北京的鉴定是单方委托,都不认可。

李律师说,“在这种情况下没有达成任何结果。我们已经向法院申请重新鉴定,如果法院同意鉴定的话,还会有第二次开庭。”

定什么罪

故意伤害还是故意杀人?

据了解,公诉机关对于陶某某的认定是故意伤害罪,周岩的代理律师认为应当构成故意杀人罪,陶某某的代理方认为故意轻伤,过失重伤。他到底是构成伤害还是杀人,什么罪名对他的定性更准确,成为争论的焦点。

陶某某在法庭上供述,打火机不是故意按的,是自己不小心。所以从这点上对方认为应该是过失重伤,但由于带打火机油是故意的,就应该为故意轻伤。

但李律师认为,陶某某是有预谋地把家里的2瓶火机油放到一个瓶子里,周岩颈部和双手的伤情构成重伤,全身的烧伤构成五级伤残。法律规定六级以上即属于严重残疾,周的伤残构成严重残疾,《刑法》第234条规定,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死刑。

据李律师介绍,目前,检察院的建议量刑是10~12年,并且可以从轻,这样陶某最后的判决应少于12年。

合肥江淮律师事务所的郑继能律师认为,从犯罪准备看,打火机油易燃、一雪碧瓶的量足够多,浇在头面部点燃后极有可能造成受害人窒息死亡,已经超出毁容的手段。据周某的讲述,陶某某有阻止施救的情节,放任可能死亡结果的发生,这也是本案后果严重的原因之一,可以定性为故意杀人。

广州日报记者陈庆辉

 
[责任编辑:PN025] 标签:少女毁容案 周岩 9小时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