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古惑”青春——合肥“少女毁容事件”

2012年03月09日 20:14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作者:赵佳月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作为死党,小东(化名)有一年未见陶汝坤。陶把周岩“烧”了这消息“全国都知道了”,他们这群朋友还蒙在鼓里——“周岩让陶汝坤换了手机号,还把我们几个在QQ上拉黑了,我们联系不到他。”

网络和媒体的叙述,与他们所了解的事实迥异。然而,他们要再见陶汝坤,“起码得等十年以后了。”

3月5日,深三度烧伤的周岩,在经历了为期两周的网络求助和媒体高频曝光后,从南京转乘高铁前往北京,开始接受免费治疗。截至3月1日,其家人在网上公布的各界捐款数已达83万多元。

这一天,合肥警方将案件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一场青春残酷物语由此进入理性法律程序,一对爱情幼苗,将被迫去面对各自的冷峻现实:一个要面对一次次血肉模糊的身体和心理修补,一个要身陷冰凉铁窗十多年。

强光灯下的周家

过去两周里,去往周岩家探望的人在路口一问:“哪里是20幢?”便有5米远的邻居回头,指指身边一座几十年老楼说:“这里,505。”持续多日媒体热炒,让周围的人们熟悉了她家的门牌。

五六平米的客厅里,每一天都架满了摄像机,周岩的父母像祥林嫂般对媒体重复着同样的话。家人和律师频繁进出房间,他们的眼神尽量不去扫视门外的记者。显然,他们并不喜欢拥堵在屋内的记者,但又不愿他们扬长而去。

手机躺在微波炉上无力地震动着,这是前几日他们公布在网上的号码。压在手机下面的练习本上,凌乱地记着这些天里打来的电话,“有些是要捐款让发卡号的,有些是打来慰问的,有些是要联系采访的媒体。前几天有个妈妈打电话来,在电话里哭得可伤心了,最后只好我们安慰她。”负责接电话的周岩小姨夫说。

父亲周峰将洗了一遍又一遍的纱布用烧开的水烫了,把纱布摊在一块硬板上,等着热气散去。然后将女儿换下来的疤痕贴浸到一个粉红色塑料盆中,在清水中晃几下,将黏成一堆的疤痕贴小心撕开……

3月1日这天并不是人流量最高的时候,但是连日的人来人往,不得不让周家人把房门关起来——有一些安静的休息空间,周岩才不至于太烦躁。但这导致了空气难以流通,直接后果是她的伤口开始溃烂发炎,急需重新住院。

来了很多医院,大多是整形美容方面的。周家很清楚,医院的到来是借机做品牌推广,但如果能帮女儿,他们也认了。江苏卫视的“梦想成真”节目介绍了一家北京的美容整形医院,一家子都接受了。方案前后研究了3天,周岩有些不耐烦了,第二天便哭起来,“她嫌家里人多,太烦,想赶紧出去。”而前一天哭闹则是因为晚饭做得迟了。

湖南卫视联系了她喜欢的演员,在拍广告的间隙致电加油鼓励。镜头前,被包裹得面目全非的周岩听着电话,电话是被人按在耳边的,她只在末尾艰难地吐出“谢谢”两字。那头的演员欢呼雀跃地挂了电话。

前几日,正在合肥做活动的“抗震小英雄”林浩来看周岩,“呼拉拉一群人,送了500块钱就走了。”频繁的人来人往,让周岩家几乎成了一个小型秀场。

大多数时候,小姨李云更像是事件的“新闻发言人”。她一次次出现在镜头前讲述经过。

来的记者多了,母亲李聪开始半推半就接受采访,问多和问细都会引来她的不耐烦。严重时甚至会爆发:“你们问这么细干嘛?!”转而开始激动:“我真的是恐惧,非常恐惧,然后才是愤怒!”

曾经的残酷现场

周家那五十多平米的小屋,也是残酷青春的现场。

在2003年左右,周岩家买了这套50多平方米的房子。这是城市里普通不过的一套住宅,父母都是联合利华工厂的工人,依靠3000元左右一个月的收入维持生活。

恶果,在2011年9月17日傍晚酿下。

当日,目击者有4位:周岩小姨李云——按照惯例,李云在姐姐李聪上夜班、姐夫周峰尚未回家的傍晚,到周岩家准备晚饭。“周岩回来,我去开门,她进门换了鞋子,我就进厨房继续做菜。”

还有李云10岁左右的女儿以及两名当事人:16岁的周岩和16岁的陶汝坤。陶汝坤的进门过程,在周岩全家的话语中均语焉不详。网络和相关报道中曾出现过“尾随周岩”和“破门而入”两种说法。

结果是,李云听到周岩一声尖叫,然后冲进房间,发现外甥女“全身是火,我穿着裙子,怕自己也着火,拖起一床盖被蒙住周岩,又拿起垫被。周岩被扑倒在地上……这时候的陶汝坤就站在旁边”。

之后是报警和抢救。

在周家叙述中,周岩“在安医大附院重症病房经7天7夜的抢救治疗才脱离生命危险,但伤势已极为严重,其头面部、颈部、胸部等严重烧伤,一只耳朵也烧掉了,烧伤面积超过30%,烧伤深度达二度、三度,整个人完全面目全非”。

母亲李聪一遍又一遍地指引媒体看家门口,“被陶汝坤拽走了牛奶箱”后,留下一个被灰尘描摹的箱子轮廓;“楼梯拐角处的牛奶箱被他几次点火烧着,烟雾弥漫了整栋楼,直到有人来灭火。我还不好意思说是他做的,假装说:是谁不小心扔了烟头吧。”

被拽掉的牛奶箱旁,是明显的刀痕,“周岩”两字还有“石”这部分未及刻完。显然,“早恋”是周家极其忌讳的一个词语。倒是陶汝坤的父母这样表述了:“我儿子陶汝坤2010年初和周岩产生早恋,虽我们极力反对,但感情一直较好。案发前一周左右,因周岩另有男友,陶汝坤不能正确妥善对待,在2011年9月17日晚对周岩实施了伤害……”

2011年12月20日,经过3个月治疗,周岩回到东七里的家中。做家具生意的小姨李云为了不让事发现场给周岩带来阴影,花了两万块钱换了橱柜,“一个朋友送了整套的家具,墙壁也重新粉刷了”。

没有变的是镶嵌在厨房与卫生间之间的一面落地镜子。“她爸爸背着周岩到家,在镜子前放下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母女俩抱头痛哭。”周岩拒绝进自己的房间睡觉,“她不愿再进入当初事发的现场。”

事已至此,除了陶周两家持续多日尚未达成一致的赔偿谈判外,这或许就是一起普通得连合肥本地媒体都没怎么关注的社会新闻。

“官二代”的力量

转折在今年的2月22日,晚10点,小姨李云首次在天涯和猫扑论坛上发表曝光帖《“官二代”横行霸道,恋爱不成毁容少女》,指责“安徽审计局高干”和“合肥市规划局高干”的儿子陶汝坤因“求爱不成”烧伤周岩。起初,有网友对此帖言辞激烈,然而并未引起更多人关注。

2月24日早晨,就在帖子要被淹没的时候,合肥“万家热线”的当值人员偶然看到了。在征得周家同意后,“万家热线”在万家论坛上转载了这个帖子,“我们的一个编辑随手发了链接和图片,同步到微博上去了。大概发完帖子后半个小时吧。”

微博的反响出乎周岩家人的预料。

当天晚上,注册名为“安徽李聪”的ID也发布了带有事件前后对比图片和完整事件描述的微博,原帖更名为《请广大网友救救孩子!官二代求爱不成,将花季少女凶残毁容,官父母周旋包庇,贫父母状告无门》,希望能得到更多的舆论关注。

在帖子里,周家人称,“陶汝坤父母身居高官,周旋于相关各个部门机关,阻碍司法公正,并叫嚣不管你签不签字,我依然会争取让他出来。导致案发已经五个多月,我们依然不能做伤情鉴定……”

帖子随后被大量点击评论,微博被疯狂地转播。滴入大海的一滴水,在“官二代”以及花季少女被毁容的双重作用下,就此卷起了千层浪花。

 
[责任编辑:PN013] 标签:合肥168中学 周岩 陶汝坤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