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官二代求爱不成毁容”案五个月后得以曝光

2012年03月01日 18:57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严友良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被烧伤后,周岩的人生顿时陷入一个灰暗的深渊。

本报记者 严友良 发自合肥

看着床上铺满的照片,妈妈李聪忍不住抽泣了起来。上面一排照片中,女儿周岩托腮凝眸、楚楚动人,下面一排的照片,则绷带缠身、疤痕累累,照片中的周岩面部、颈部、上身、双手以及大腿等多处呈现严重烧伤后的赤红色。

2月27日上午10点15分左右,陶汝坤的辩护律师沈律师来到周岩家中。该律师称,他是受陶汝坤的父母陶文夫妇委托前来看望周岩的,并代陶家向周家致歉。而在此前25日凌晨和晚上,陶文分别在新浪微博和当地一家论坛表示,自己的儿子和周岩早恋,可后来“不能正确妥善对待”感情问题,“在2011年9月17日晚对周岩实施了伤害”。

“她还有未来吗?”周岩小姨哽咽难言。此时,一只耳朵被烧残缺了的周岩,双手僵硬地蜷缩着,躺在沙发上休息,只露出两只眼睛和脖子。一旁的爸爸周峰在不停地清洗着疤痕贴,这是女儿去年12月份从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回家之后周家人每天做得最多的事情。

中午12时,两个女中学生从桃园路电缆厂宿舍楼前欢快地走过,这时从5楼上传来了喊疼声,周岩的妈妈在给她换药,她很想知道自己何时能重返校园。而另一位当事人,据其律师称,目前他在看守所还算平静,但是皮肤病严重。

不堪回首的瞬间

2月27日晚,合肥市瑶海区政府通过其官方网站将当地公安机关办理该案的有关情况向社会通报:2011年9月17日晚,犯罪嫌疑人陶某某(男,1995年4月1日生,合肥市某学院学生)因追求被害人周某(女,系陶某某初中同学)不成,产生报复心理,来到被害人周某家中,将事先准备的灌在雪碧瓶中的打火机燃油泼在周某身上并点燃,致使周某面部、颈部等多处烧伤。周某家人闻讯赶来后将火扑灭,随即周某被送至安医一附院烧伤科救治。

周岩妈妈告诉记者,如果可以她希望永远不要回到2011年的9月17日。“那天下午,我准备出门取点钱,发现陶汝坤坐在下去的楼梯口,我知道他是找大宝(周岩在家里的小名),我就骂了他,把他赶下楼。5点多的时候,我准备去上夜班的时候,看见陶汝坤在小区门口吃东西,当时,我就有种不好的预感,以为陶汝坤又来打骂大宝,我就发信息提醒女儿要注意安全,没想到悲剧还是发生了。”

据周岩妈妈讲,两个孩子是同学,一开始还因为学习方面的原因相处得不错,但后来发现女儿经常被陶汝坤打,她希望陶汝坤离女儿远点。“陶某和我女儿初中都是在寿春中学上的,同校不同班,一直缠着我女儿。为了躲避陶某的骚扰,2010年9月,我把女儿转学到撮镇中学去读书,但这也未能阻止男孩的骚扰,此后我女儿只好休学在家。”

原来,初中毕业的周岩考取了合肥市区一所比较好的高中,但为了躲避陶汝坤,2010年9月转到了教学质量相对较差的合肥郊县肥东撮镇中学,甚至还一度休学。即便这样仍未能阻止陶汝坤对其的骚扰,更令周家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伤害要让他们的女儿付出一辈子的代价。

“那天下午我和小姨在家,妈妈出去了,陶汝坤跑来我家,进门就问我小姨什么时候走,我讲‘你不要再来骚扰我了,我要好好学习’。但是他叫我答应他高中三年不要谈恋爱,要是被他发现有男孩子追我,我就死定了。”周岩告诉记者当时他没有点火,告诉陶汝坤自己没有必要听他的。

这时只见陶汝坤拿出了包里面放着的雪碧瓶子,把瓶里的油往周岩头上浇,随后点火。疼痛中的周岩大叫了起来。

“听到那种惨叫声,我就很快地冲进来了。冲进来以后,我就傻了。周岩在这里站着,两只手蒙着眼睛,满头上下都是火。”看到外甥女变成了火人,周岩小姨赶紧抱起一床被子,把周岩盖住。“没有蒙灭,火还是着得很厉害,我就紧接着又把垫絮掀起来了,又蒙。”

在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烧伤科经过7天7夜的抢救治疗,周岩终于远离了死神,可伤势极为严重,整个人面目全非。在该医院的诊断书中写道:一只耳朵被烧掉了,头面部、颈部、胸部等严重烧伤,烧伤面积超过30%,烧伤程度达二度、三度。

“我小姨把火扑灭后,要求陶汝坤打电话叫救护车,他不同意,还讲:‘你自己不会打啊’。”周岩事后回忆,当时她并不知道陶汝坤从包里掏出来的瓶子里装的是打火机油。

2月27日的政府通报中称,犯罪嫌疑人陶某某于去年9月18日被合肥市公安局瑶海分局依法刑事拘留,9月26日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检察院批准对犯罪嫌疑人陶某某执行逮捕。据周家人称,事发后陶汝坤跟着他们下楼并准备打车走,是周岩小姨拉着没让他走掉,直到第二天陶汝坤在医院被警察带走。

“女儿看着以前的照片对我说,妈妈你看我以前多漂亮,想拍艺术照你还舍不得掏钱,现在怕是一辈子都拍不了了。”看着女儿昔日的照片,周岩的妈妈精神几乎崩溃。

5个月后曝光的隐情

2月24日,一则“官二代求爱不成将少女毁容”的微博引来无数人关注,几天之内转发和评论居高不下。与此同时,陶汝坤父亲陶文和母亲许丛笑的身份先后被搜索出来,前者系合肥市审计局办公室主任,后者是合肥市规划局计划财务处处长。很快,关于这个案子的新闻登上了国内新浪、搜狐、网易、腾讯等门户网站的首页。

既然事情发生在5个月之前,为什么之前一直没有外传出来,直到现在才在网上公布?周家坦言他们如此做法实属无奈之举。

原来,2011年9月17日事发之后至12月20日周岩住院期间,为了救治孩子,周家和陶家关系还算融洽,后者一直在治疗和生活上给周岩和周岩家人提供帮助。

“每天下班后到医院看望孩子和她父母,询问病情,及时足额缴纳医疗费用,唯恐耽误孩子治疗。考虑到她父母往返不便,我特地在安医对面租房给她父母居住,好照顾孩子,还另外支付周岩父母1万元用于日常开支。随着季节变换,我们及时给周岩和其父母购置衣物及生活用品。”对陶汝坤的父亲陶文2月25日提到的上述情况,周岩妈妈李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诚恳地表示了感谢。

 
[责任编辑:PN013] 标签:周岩 大宝 陶文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