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周岩:将来想做编辑或主持人 痊愈后还要上大学

2012年02月29日 13:03
来源:新闻晚报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周岩儿时照片。CFP供图

案发前的周岩。资料图片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

被毁容的合肥少女周岩终于拥有了梦中的“公主房”。乳白色的“韩式”家具,碎花窗帘,崭新的墙纸,镂花的单人床。小书架上立着她最喜欢看的 《红楼梦》、《红楼梦诗词注解》。不过,对周岩来说,这只不过是一堆美丽的道具。这些“道具”花去2万多元,好心的商家非常同情这个家庭的遭遇,打了最低的折扣。母亲李聪觉得,这是这个家必须做的。

在与来访者的简单对话中,周岩总会尽力回答,但有时也会礼貌地提醒:“我能不往下说了吗?嗓子疼。”“我想做一个杂志编辑,或者电台的主持人。等我好了,肯定要上学的,还要上大学。 ”

周家人一直庆幸的是,毕竟活了下来

在ICU病房抢救了7天7夜,周岩终于脱离生命危险。医院诊断显示,她一只耳朵残损,头面部、颈部、胸部等严重烧伤,烧伤面积超过30%,烧伤程度达二度、三度。直到今天,周家人一直庆幸的是,毕竟活了下来,如果小姨不在家,孩子就没了。

烧伤科病房没有镜子,周岩从未看过自己。 “回到家,是不是也让她避开镜子? ”为此,一家人想了好几夜,最终作出一个残酷的决定。 “迟早是要面对现实的,不能逃避,只能让她学会接受。 ”

2011年12月20日,出院后,父亲背着一身新衣的她,沿着逼仄的楼梯,爬上了5楼。父亲有些不敢进门,因为6平方米的客厅的左侧镶着一面落地镜,躲不过去。

周岩还是被背了进去。

看到自己的样子,她没有哭出声,只是不住地流泪。她对母亲说:“妈妈,我完蛋了。”接下来,她被扶到床上,从此再未看过镜中的自己。为了方便换药和护理,周岩现在只能躺在隔壁房间的大床上。公主房成了“道具”,房间里崭新的摆设,她根本没见过,只能听听母亲的口述。甚至,因为脖子不能动,她都无法向里面张望一眼。

母亲悲痛地说:孩子的美丽太短了

“公主床”上,如今摊满了打印出来的相片,家人只能在光影中追忆女孩曾经的美好容颜。留着童话头的周岩穿着米白色的线衫,有时顽皮地对着镜头撅起小嘴,完成一张 “大头照”;有时背靠着墙壁,故作忧郁地凝望远方,做出一种“文艺范儿”。这是2011年5月留下的最后纪念。母亲说,拍摄的地点是附近的一个高档小区。

“去景点旅游要花钱,这些小区里有山有水,景色也不错。 ”她指着相片中女儿脖子上的一条银色链子说,“这是几块钱买的,她就喜欢这些东西。 ”翻看床上的这些照片已经成了全家人的习惯。不过一不小心,触目惊心的烧伤照片就会露出来。

母亲李聪悲痛地说:“孩子的美丽太短了。如果是28岁发生这个事,我们也好过点,至少多看几年。”“上学的时候学过‘心如刀绞’这个词,当时念着就过去了,今天终于知道了它的涵义。”说罢,李聪后仰起头,重重地靠在墙壁上,放声大哭。隔壁床上的周岩不知道听没听见。事实上,即使听见,她也做不出表情回应。

鲜红的疤痕像绳索一样紧紧地捆住了她,只露出相对完好的眼睛、鼻子和嘴巴。她习惯一动不动地昂着头,眼睛盯着上方的天花板,一言不语。

周岩曾向母亲埋怨过,“我的手为什么不能长得再大一点呢?那样就能护住更多的皮肤。 ”

如今,这家人每天都在与“像婴儿一样”飞速生长的疤痕战斗,不让它们侵占女儿残存的美丽。

周岩的梦一直没有被破灭

去年的这起案件,直到今年2月24日,才在网上以惊人的速度传播。很多爱心人士和记者的电话、造访,打乱了这个家庭往日的节奏。一些细节渐渐浮现。但行凶者陶汝坤的家人拒绝了记者采访。周岩就读的是当地一所不错的民办初中。正是在这里,她遇到了陶汝坤。

“初三的时候,我看到她脖子上青一块紫一块,有时候头上还有一个包。 ”李聪回忆说,女儿一开始不敢吐露实情,后来说,有一个男孩经常“追”她,有时候还打她。周岩与陶汝坤并不同班,只是同一年级。关于周岩,很多老师都没有太深的印象。对于陶汝坤,一位老师回忆,“学习习惯不怎么好,听课不怎么认真,有时候作业不按时完成,但是没有大的违规违纪的行为。 ”

“本来以为这样可以躲开他了,可是他不知怎么又找到了她。 ”李聪说,陶汝坤经常威胁女儿,为此女儿患上了抑郁症,不得不休学一年。据李聪回忆,这期间,女儿还是经常接到陶汝坤发来的骚扰短信,其中不乏很极端的话。

 
[责任编辑:PN013] 标签:周岩 肯定要上学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