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少女毁容案疑犯父亲:我要是能干预 儿子早取保候审了


来源:北国网-辽沈晚报

人参与 评论
00
2月24日,合肥,只因求爱不成,某中学一名17岁的中学生陶某竟然强行闯入民宅,将汽油泼向一名16岁的少女,并点起打火机将其烧成重伤,或致终身残疾。此后,伤情鉴定迟迟未做,女孩的医疗费用遭停止支付,嫌犯要求取保候审,几乎将受害人家庭逼上绝路。图为17岁的周岩正躺在床上,母亲李聪正在为其擦拭膏药,周岩的小姨李女士站在一旁,鼓励孩子要坚强。张致成/摄

昨日上午,合肥市瑶海区政府联合公安机关发布通告,称该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犯罪嫌疑人一直羁押在合肥市第一看守所。记者同时从合肥市寿春中学孙副校长口中了解得知,2010年6月,陶汝坤初中毕业,“中考的成绩是420分,并不是很理想。

周妈妈在给女儿涂药膏。 记者 朱嘉磊 摄

周爸爸在给女儿洗疤痕贴。

本报特派合肥记者 陈志强文并摄

昨日上午,合肥市瑶海区政府联合公安机关发布通告,称该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犯罪嫌疑人一直羁押在合肥市第一看守所。官方同时表示,坚决支持受害人依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在沉默几日后,肇事者的父亲陶文相继在微博和论坛上道歉,而周岩母亲也对论坛内容进行了回应和回击,我们所知道的事实是陶汝坤伤害了周岩,但其他事实究竟如何,双方各执一词。本报记者昨日独家对话肇事者父亲陶文,陶文介绍,陶汝坤好动,自制能力差,同时陶文承认,“我的教育肯定有问题,我也很迷茫。 ”究竟是什么让这个17岁的男孩对自己喜欢的女生痛下毒手?本报记者寻找曾经在他身边的人,为您还原一个可能并不完整的陶汝坤。

初中副校长:

“这是家庭和学校教育的悲剧”

从该伤害案被曝光后,关于陶汝坤的讨论就一直没有停止过,是什么让这个17岁的男孩对自己喜欢的女生痛下毒手呢?

合肥市寿春中学,在当地人的眼中,是数一数二的初中,而2010年6月之前,陶汝坤和周岩二人的初中生活都在这里度过,二人同级,但不同班。

下午三时,记者见到了匆匆下课的王老师,王老师曾经是陶汝坤初中三年的班主任,对于陶汝坤,王老师告诉记者:“出现这个事也是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 ”“这孩子平时交流沟通少了,行为习惯有些问题,学习自主性不强,听课不专注,但接受能力很强,”王老师同时称,“对于这个事情,我真的特别震惊。他在学校的时候并没有违反过校纪校规。 ”

2011年9月10日,教师节陶汝坤曾经到母校看望过自己的班主任王老师,王老师问陶在哪个高中,陶汝坤告诉王老师自己在合肥二中,而后来寿春中学核实,陶汝坤并不是合肥二中的学生。

记者同时从合肥市寿春中学孙副校长口中了解得知,2010年6月,陶汝坤初中毕业,“中考的成绩是420分,并不是很理想。 ”

在陶汝坤三年的学习生活中,学校的多位老师接触过陶本人及其家长,对于陶汝坤父母的背景,孙副校长表示并不了解,但孙副校长介绍,“陶汝坤主要就是文化课成绩不太好,上课爱打瞌睡,不认真完成作业啥的,但没犯过什么原则性的问题。 ”

孙副校长认为,“这是一个悲剧,家庭教育的悲剧,学校教育的悲剧。学校教育努力使孩子平衡发展,素质教育比学习教育更重要。 ”

因为周岩当年的班主任怀孕,记者并未能了解到更多周岩的情况,学校的另外一位负责人介绍,“周岩还是个比较听话的孩子,学习成绩中上,是班里的纪律委员。 ”

陶文同事:

“官二代”这词不合适

昨日上午,经过一个小时的等待,记者走进了肇事者陶汝坤父亲的工作单位合肥市审计局。

在陶文的办公室里,记者并没能见到陶文,合肥市审计局党委副书记朱卫详说,在此前的5个多月里,“陶主任上班一直很正常,也没听他跟同事讲过,这个事情曝出来之后,陶主任也请假专门处理这件事情去了。 ”

因为同处一个机关单位,朱卫详介绍,自己曾经见过几次陶汝坤,“他从小到大不是什么调皮捣蛋的孩子,应该还算正常吧,谁知道出现这样的事情。 ”对于孩子的教育问题,朱卫详称,“他们两个工作确实很忙,但家里孩子谁管不知道”。

对于网友引述的官二代一词,朱卫详称:“这个词我觉得不太合适,他们夫妻两个虽然一个叫做主任,一个叫做处长,但都是正科级干部,这样容易引起网友误解,可能引起司法不公正”。

朱卫详说,“希望按照司法程序来办事,给双方一个公正满意的结果,也给社会一个交代”。

周岩家的床上摆满了她的照片,明显的反差让人心疼。

独家对话

“我们都是正科级干部,官二代这个词没有明确的划分”

昨日下午1时,记者辗转联系到了陶汝坤的父亲陶文,电话中的陶文很是疲惫,并不停的打着哈欠,陶文表示,压力很大,他同时证实,微博以及合肥论坛上的道歉均为自己所发。

“出事后再没见过儿子”

记者:多久没见儿子了?

陶文:从9月17日出事后,当天一晚上都在医院里,第二天一早上被警察带走,一直到现在都没见过。

记者:现在有网友说你儿子是官二代。

陶文:我和我爱人都是公职人员,我们都是正科级干部,官二代这个词没有明确的划分,个人有个人的评价标准,我不好说。

记者:你们夫妻双方平时工作忙吗?

陶文:嗯,工作确实比较忙,可能跟我这个工作性质(办公室主任)有关系吧。

记者:平时孩子是谁照顾,网上说你们工作忙,孩子是爷爷奶奶带大的?

陶文:从小上幼儿园的时候,是他妈妈带着他去姥姥家住,但是后来上学了,就到我们身边了,寒暑假的时候他也会经常过去看望爷爷奶奶,我觉得这应该很正常。

相关专题: 安徽少女被毁容事件  

最新报道:

警方通报:

早前报道:

相关评论:

[责任编辑:王尚喆]

标签:陶文 周岩 陶汝坤

人参与 评论
少女毁容案疑犯父亲接受采访称教子无方 http://img.ifeng.com/itvimg//2012/02/28/924de498-b63f-4b7b-bcf8-1723ad66aa74.jpg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