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哥哥劝弟弟自首 “谈话死”班主任一审被判6年半

2013年03月18日 15:34
来源:凤凰卫视

解说:老师柴会超被校领导安排住进一家宾馆,回避外人。第二天,焦虑的妻子在宾馆见到了他。此时,死者范鹏飞的父亲打来了电话。

郑文静:范鹏飞的父亲就说,柴会超为什么不出来面对,为什么不把事情讲清楚,为什么不出来面对。
  
    曾子墨:那柴会超在电话上是怎么回应的?

郑文静:柴会超说不是我不想出面解决这件事情,学校里已经组织了领导出面来解决,他说有什么问题,学校会解决的。

曾子墨:那学生家长满意吗?这样的回答。

郑文静:当时他的家长情绪很激动,所以说柴会超就给校领导打了个电话,就说范鹏飞的父亲给我打电话了,怎么说的,就告诉校领导了,那个领导说,以后不要再打电话了,不要再接电话了。

解说:之后柴会超被学校安排转移到淄博市,妻子郑文静很难再联系上丈夫,哥哥柴会群从外地赶来,打听到弟弟的下落,直接赶到淄博的宾馆,见到了受命陪同弟弟的学校年级领导。

曾子墨:学校当时准备采取什么样的态度,你知道吗?

柴会群:我当时跟那个级部领导,提出要跟学校领导见个面,当时他拒绝了,但是我说不行,这个事情我必须要听到你们学校领导直接的回复,他又给他的一个领导通了一个电话,然后让我听了一下,那么学校领导当时正在跟家属那边谈判,当时说已经开始谈钱了,就是谈赔偿的数额了,然后他嘱咐柴会超务必不能出去,不能有任何的,而且家属这个事情务必不能介入,这样我就更加相信我原来的判断了,就学校在试图隐瞒掩盖这个事情。

曾子墨:对学校的做法你怎么看?

柴会群:从道德上是错误的,就是你在学校发生这么一个严重的事情,人命关天的事情,结果你采取一种掩盖的方法,这是一种,再一种从法律上和从后果上,我都判断,这种做法很可能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特别是媒体如果介入的话,那就更加不可收拾了。

曾子墨:你确信在这个时候,学校是没有告诉学生家属柴会超打人了?

柴会群:我确认。我当时首先是劝他,我说这个事情你不能跟学校走,如果打人不对的话,那么你在打人导致这个事情发生之后,再进一步隐瞒,那就是错上加错了。

解说:此时,范鹏飞的父母,依然希望能听到老师对当时情况的陈述,但学校和妻子郑文静都不主张柴会超说出真相。郑文静希望学校的积极介入,可以更好地处理此事。柴会群和弟弟分析了投案自首可能出现的结果,按照柴会超的描述,他和学生单独相处的那十多分钟,他确实对孩子动手了,但没有用大力,不至导致孩子死亡,能证明这一点的只有监控录像,但监控录像在学校手中,学校并不主张他说出真相。

曾子墨:监控学校会如何处理他知道吗?

柴会群:是这样,这个事情发生之后,学校一直没有对外承认有监控这个事情,我们当时也分析,就是监控可能被销毁掉,这种判断实际上也是我们非常纠结的一个事情,因为我当时想如果动员他去自首,到了派出所说出实情来了,那么一旦他这样做的话,这个监控就非常、非常地重要,而他如果说出实情来,然后这个监控又消失了,我想这就是太糟糕的一个结果了,那他实际上就是有可能构成故意伤害,或者故意杀人罪,这是我当时做出的最担心的一个事情。

解说:而此时死者范鹏飞的家人,正在与学校商谈处理善后事宜,虽然学校并未向他们提及柴会超打过孩子这个细节,他们也对儿子的死因也耿耿于怀,他们在收到这样一条短信之后,找到了当时和儿子一同受批评的同学。

范鹏飞的同学:上自习的时候我俩没太认真上自习,因为这个被班主任叫出去的,然后班主任问具体情况他否认了,然后班主任当时挺激动的,就打了他一巴掌,领着他去了教学楼西边。

解说:柴会群认为必须让弟弟承认曾动手打人,否则更难获得对方家属谅解,也违背法律。

曾子墨:在你不知道监控录像是否还被保留的时候就劝弟弟去自首,你不怕要为他承担一辈子的责任吗?

柴会群:我非常怕,非常担心。就是突然自己陷入了一个非常、非常矛盾的一个境地,这件事情我也是他的哥哥,他又是一个成年人,这个事情我具体的细节,我又了解得不是很多,我如果强行干涉他的话,一个是有可能是错误的,再一个是,我到底能不能替他负起这个责任来,我当时心里也没有底。

曾子墨:那有了这样的判断,你接下来是怎么做的?

柴会群:我就是劝他,动员他,给他做工作,就是劝他,当时因为我毕竟了解一些法律,然后也认识一些律师朋友,也有一些好的朋友,我咨询很多人的意见,大家最后还是认为一定要自首,必须要自首。

解说:柴会群离开之后,和弟弟发了数条短信,让他在和校领导谈话时注意录音取证,万一监控录像被销毁,录音或许能有些作用。3月14日晚上,柴会超又被校领导带着去派出所做了笔录,按照哥哥的吩咐,在车上他悄悄录下了和这位校领导的对话,他再次表示自己曾动手,但这位校领导要求他不要向警方变更口供,还暗示他监控视频没有了。
  
(2011年3月14日柴会超和某副校长的对话

某副校长:你必须说的,那天和我说的,与跟办案民警说的完全一致,到时候如果你说得不一致了,出了问题你自己负责。

柴会超:监控到底有没有,万一和咱说的差了,万一要是有咋治。

某副校长:不可能。三天是72小时了,监控只保留24小时。

柴会超:想看也看不见了,也就是说。

某副校长:应该是这么个事,因为咱学校摄像头太多了,内存没有那么大,保持一星期,一个月的话得多大的内存啊,那个画面需要容量很大。

[责任编辑:PN038] 标签:社会能见度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